<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七十八章 南归与她
    距离李坊和安娜贝尔两人离开扎克罗山再次北上,已经过去刚好一个月。这段时间里,两人并没有无所事事的闲着,反而过得很忙碌。

    首先是这一路北上,安娜贝尔带着李坊逐个探查了路线附近所有的小镇村庄,以期能够发现隐匿于人群中里妖魔。虽然这些搜索过的地方中绝大部分都和平无恙,不过两人最终总共发现14只妖魔,然后它们自然统统变成了李坊出装界面里的金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有组织的情报,也没有大面积感知妖气的能力,如同当初在拉波勒周边做的一样,两人只能挨个造访每个地方,然后让安娜贝尔在小镇或者村庄外感知有没有妖气。

    若没有则前往下一个地方,若有则等夜色降临,潜入妖魔身边取其性命。

    莉芙路只是希望安娜贝尔帮她监视北面有无大的动作,并没有禁止她在这靠北的区域四处走动,而且这段时间闲着也是闲着,所以两人商量后就决定对西方靠北的这片区域进行一次“梳理”。

    可没想到这片区域人口不多,不仅妖魔数量很少,而且竟然连一个潜藏的觉醒者也没有碰见,只能说是真的运气不好。

    这一个月来的不停奔波让两人都有些疲惫,即使安娜贝尔不知道李坊这么努力与她刷金币的真正原因,但北方那已经岌岌可危的形势已让她心里感到压力。

    若北之深渊伊斯力的目标是莉芙路,那么她可能就要去面对那群数量众多的觉醒者军队,虽然看起来每个觉醒者都很很“值钱”,绝大部分的实力也比不上她,但要数量多了,除非有深渊程度的力量,否则还是难逃一死。这是安娜贝尔自己不愿意体验的事情。

    虽然得益于打野刀被动的效果,安娜贝尔身为觉醒者,也能够依靠杀死妖魔和觉醒者来增长妖力,打破了大剑觉醒后自身实力就再难增进,只能磨砺战斗意识和技巧的桎梏,但若是想依靠这种只间断式的妖力增长,去攀上深渊的层级,那就太难达到了。

    所谓深渊者不仅仅是以深渊级别的妖力量来衡量,而且还要有与之相匹配的深渊级的战斗意识和技艺,甚至包括敏捷、臂力、硬度和智慧。

    以安娜贝尔现在的综合实力,就算加上李坊给她装备的六件大装,也还和深渊者有着本质上的差距……

    季节不知不觉已经进入深秋,走在泥土压平的土路上,迎面而来的冷风已经颇具威力。

    北方现在应该落雪了吧?李坊挎上简单收拾好的行李,告别安娜,走出了两人暂时落脚的村庄。

    是时候回去看一看莉亚和斯科特夫妇,还有自己这具身体的父母了。

    六年多前,刚到这个陌生世界时,是莉亚夫妇给了李坊一点温暖,让他不至于太过狼狈,只是后来他们不幸都为妖魔所杀害……李坊和自己承诺过,今后每年都要回去祭拜他们。

    附近的城镇几乎都被李坊和安娜贝尔两人光顾过,加上两人都感到有点疲累了,而北面一直很安静,所以李坊觉得可以抽空回去一趟。

    安娜贝尔对李坊每年这段时间都要做的这件事已经很习惯了,只是走之前仍叮嘱了几句,要李坊每隔两天就要和她报平安。

    因为安娜她能感受到体内妖力的变化,所以只要将霸者重装按照一定规律从她身上卸下再放上去,她就能知道李坊要告诉他的简单信息。

    比如连续卸放两次,就是平安无事,快速操作三次就是遇到了麻烦事,四次就是有生命危险……

    具体的暗号两人还约定了不少,通过这些,安娜贝尔就能知道李坊的情况,美中不足的是李坊这边就不能得知安娜情况如何了。

    ……

    为了不显得太惊世骇俗,李坊一般都是在荒野无人的地方才放开速度,只不过霸者重装在安娜身上,他体力有限,做不到一直这么赶路,当然这样的速度也很快了。

    半个月后,李坊回到了当初的小镇。

    小镇外,一片枯草荒树的北坡,安葬着莉亚夫妇和李坊这具身体的父母。

    这里的春天和夏天应该会很漂亮,只是因为生长的植物都是会在秋天凋零的种类,所以仙子阿才显得有一抹枯黄的凄凉。

    李坊每年这时候都要前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适,早已粗壮异常的神经已经不会轻易被环境影响。

    来到这里的小径一年比一年狭窄,蔓延的杂草渐渐侵占了少人问津的道路,这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走近了才发现,莉亚夫妇的墓前异常的干净,就像刚被打扫过一般。

    除了自己,还会有谁过来吗?这里可是只安葬着小镇里死于妖魔的人。

    “埃塔哥哥?”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不过李坊对这声音完全没有印象。

    带着疑惑转身看去,李坊十分惊讶,自己身后站着的竟然是位大剑!

    她的身高和安娜差不多,脸颊属于很典型的瓜子脸,并不长的头发在额前三七分的向两旁收束,整齐地拢压在耳后,不过脖颈后的短发就显得有些毛刺刺的。她的眼睛稍显狭长,和纤细的眉毛一起尾端上挑,看外表似乎有些难以接近的样子。

    她现在的表情却一样带着几分惊讶与喜悦,而且当她见到李坊的面容后,眼中竟然有泪光晶莹。

    她难道是……李坊脑海中闪过一个小姑娘的身影,却一时记不起来她的名字。

    “是你吧,埃塔哥哥?”见李坊看向她的目光中露出疑惑的神色,她连忙解释,声音中带着几分言不达意的慌乱和难过:“我是琼妮啊!小时候我们经常待在一起玩的,你难道忘了?”

    “你是莉亚表姨家的那个小妹妹?”李坊还记得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确实是埃塔,而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一点的大剑,莫非真的是琼妮,当初那个在深夜给自己送来食物的小姑娘?

    “是的!”听见李坊认出自己,琼妮娇小的脸颊上顿时露出非常高兴的表情,只是这份美好的情绪没能持续多久,她再开口时表情一滞,眼神不由得下沉,缓缓说道:“真过分啊,竟然没有认出我,明明是你更大些的。”

    “是因为我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变了么?”金发银眼的琼妮,眼眸中有掩不住的黯然,映出她与李坊相见后,喜悦与伤感掺杂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