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七十二章 向北
    莉芙路和达夫都是以人为食的觉醒者,进食内脏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安娜贝尔和李坊两人还是会感到非常反感,甚至一直伪装的表情也露出了不适。

    莉芙路注意到了他们脸上的细微变化,笑着邀请道:“安娜你也饿了么,不然等下你也来吧,我看中一个村子已经好久了,这次正好用来替你接风洗尘。”

    “不必了,谢谢您的好意,还是说正事要紧。”安娜贝尔正色道。

    “别这么见外啊,”莉芙路将双手支在下巴,眼神里透露着深邃的意味:“还是说,你直到现在也还没有真正吃过内脏?”

    当年安娜贝尔刚刚觉醒的时候,莉芙路就对她的情况抱着浓厚的兴趣,明明有进食的欲望,出去一趟后却不带丝毫血腥味的回来,不仅如此,精神上还突然增强了不少。

    而现在这种好奇更加的强烈了!

    距那时候已经过去五年,这五年的时间里,一般觉醒者没可能忍住不进食,就算以无比强大的意志抵抗了身体的本能,也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甚至在这个过程中丧命。

    可现在安娜贝尔的情况非常奇怪。

    她身边还能跟着一个看起来正常的人类青年,就表示她在这五年内极可能一直没有进食!并且保持了身体的强度,没有丝毫虚弱的感觉。

    这世上难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觉醒者不进食内脏也能好好活着?

    想到这里,莉芙路不禁在心里对自己刚才的天真想法感到好笑。这件事就像天方夜谭一样,觉醒后怎么可能不进食也能活下来。

    “您说笑了,我没吃过的话怎么可能还活到现在,只是非常不想让他看到我那副样子。”安娜贝尔看了李坊一眼,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庆幸。

    若是没有遇到他,自己可能早已死在某一次任务中,或者觉醒成为一只食人的怪物了。

    “恩,那好吧,我就先说召集你过来的原因。”因为还需要安娜贝尔替她做事,莉芙路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事情的少女一样,瘪瘪嘴哼声道:“我想你也应该差不多猜到了,当初和你说过的,是因为北方的那个男人”

    “前不久他的手下组团到我的地盘上猎食,已经有八个靠近北面镇子村庄沦陷,真是气焰嚣张呢,可是我为这种事情出面的话就太给他们面子了,而达夫不适合这种任务,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需要我做什么,把他们驱逐出去么?”安娜贝尔问道,如果只是面对普通的觉醒者的话,就算是复数过来她也不发憷。有霸者重装在身,加上她觉醒后身躯娇小且灵活,其实非常擅长骚扰加消耗的战斗。

    “这么有信心是好事,可是对面也不全都是杂鱼哦,”莉芙路指了指身边的达夫说道:“在最初的男性战士时代遗留下来的觉醒者中,伊斯力是no.1,也是第一位深渊者,达夫是no.3,从战士时期就和我在一起。而no.2的那位名叫里卡鲁多,银眼的狮子王,觉醒后和伊斯力打赌决斗,谁输了就要听命于另一人,于是他现在是在为伊斯力效命。伊斯力和我一样,轻易不会露面,但里卡鲁多很可能就在那里。”

    “所以我要你去做的,不是击退他们,而是带去我的警告,告诉他们到此为止了,要是胆敢再前进一步,就要准备好迎接我的报复。当然若是有不开眼的继续挑衅,你杀几个给他们看看也可以。”

    以深远的身份来讲,她对北方的挑衅真是容忍。

    李坊更深入的想了想,很快理解到了莉芙路的用意,最重要的一点,就战力来说,是她这边劣势。

    虽然同为深渊者的她和伊斯力之间孰强孰弱还需打了才知道,但是就前世的印象来看,伊斯力是更强一点的,而且在深渊以下的战力当中,莉芙路身边只有达夫尚可一战,不过他遇上里卡鲁多就难说了,更遑论还有其他觉醒者为伊斯力效命,恐怕莉芙路是不得不忍下这口气吧。

    另外这一切战力对比都是不论普莉西亚的。

    达夫有时候智商会掉线,派他去做这件事若是出了事情,怕不是要逼莉芙路和伊斯力先打一场。而这种使者一般的任务,不可能派遣妖魔去,必须得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下属,所以莉芙路将安娜贝尔召集回来。

    “知道了,我会将任务完成好的,不会辜负您的信任。”安娜贝尔向莉芙路微微弯腰,而后直起身等待下文。

    “都说了不要这么见外啊,虽然当初强迫你觉醒是我不好,但我们现在可是站在一边的同伴哦,”莉芙路站起身走到安娜贝尔身边,牵起她的手,非常关心的说:“去靠北的齐格鲁镇吧,他们现在就在那里。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可都要活着回来,我身边也就你和达夫可以依靠了呢。”

    莉芙路的脸颊非常细腻,近距离细看,就如同白里透红的玉石一般美丽,但李坊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可惜了,她是以人类为食的觉醒者,而且真的是切开头里面都是黑的……

    交代完事情后,安娜贝尔就带着李坊向莉芙路告辞,没有多说什么,直到走出阴暗的古堡后,两人才一同松了口气。

    没有预料中的坏事发生,莉芙路只是想让安娜贝尔替她给北方的那位带去消息,告诉他们适可而止就好。

    “嘛,现在觉得,没用上那件东西可真是太好了。”李坊握了握背后的剑柄,这样会让他的心情快些平复下来。

    和深渊者见面后还活着,简直就像是劫后余生一般。虽然感知不到妖气,但一直克制着那种源自本能的恐惧还是让李坊很难受。

    “恩,有没有效果以后再找机会试验也可以,现在我们要向北方赶路了,”安娜贝尔稍微屈膝歪腰,一双巨大的肉翼从她背后伸展出来,她的衣服在背后有专门破开两道长缝,不过平时站立着很难发觉。

    “我们早去一天,可能就会有很多人不用死去。”

    李坊点点头,同意安娜贝尔的话,他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交颈微笑,将头埋在她的发丝间,嗅着那一种熟悉的淡香。

    安娜贝尔也双手环抱李坊,而后肉翼一震,狂暴的风顿时扑向四方,两人已脱离地面,逐渐变成天上的一粒小点。

    而在半空中却隐隐传来安娜贝尔有些羞恼的声音。

    “手给我安分点,在乱动我就扔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