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七十章 来自西方的命令
    都宵禁了怎么还有人来敲门?不会是格古薛度他俩又来蹭饭吧。李坊刚准备起身前去打开房门,却被安娜贝尔的眼神制止住。

    “外面站着的,是妖魔。”

    不是吧,还能有送上门来的妖魔?李坊起身抓起放在身边的巨剑,和安娜点头示意无碍后走到门口,已经准备好开门给这只自投罗网的可怜虫一份来自世界的满满的恶意。

    然而他刚准备扭开门把手,就听见门外的人说:“抱歉深夜打扰,我是受西边那位大人的命令,前来联系你们,可以先开一下门吗?”

    见鬼,有这么礼貌的妖魔吗?而且西边的大人是什么鬼?

    等等,不会是莉芙路吧。

    李坊惊疑回头,与安娜贝尔对视一眼,两人都意识到门外这个妖魔来者不善,很可能会带来大麻烦。

    已经有点年头的木门缓缓打开,烛光从房间里逃跑出来,铺撒一地。

    一位衣着得体的帅气青年站在门外,脸上还有着温和的笑容。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这么有礼貌的妖魔,不过这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只有吃了这个人的大脑,你才能模仿出他的一切。”站在门口,李坊冷眼看着他:“快进来,在我忍不住动手之前,赶紧把你带来的消息说清楚,然后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就算这妖魔曾经是人类,或者是被某只妖魔吃掉后占据了身体,无可否认的是它现在不仅已经不是人类,而且还会以人类内脏为食。这是无法改变的可悲事实。

    妖魔青年脸上浮现愠怒的表情,被一个人类挑衅到如此地步他还是第一次经历,但当他看到眼前这人手中提着的巨剑时,很快就收敛住了自己的不满。能使用这种武器的人,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还敢这么放肆的人,一定没那么简单。

    而且这次他真正要来找的那位可是真的惹不起,就算事后动手杀了它也只能算它自己倒霉。

    “好的,我这就进去。”妖魔青年勉强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走进屋里。

    这家旅店并不大,不过里面装饰得却很顺眼,从侧门进入的厨房里还传来食物的香味。走过去一看,桌面上摆放着几道没有吃完的饭菜,一位留着长发的美丽女人正坐在桌旁,丝毫没有在意它的样子。

    “就在这里,快说吧,莉芙路派你过来是要让我们做什么?”李坊靠在墙边,语气冷淡。

    “那位大人只让我带来一句话,‘北面那人的手下越界了,但我不方便出面,如果你还没忘记当初说过的话,就回来替我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妖魔青年在安娜贝尔面前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将莉芙路的话复述了一遍。

    “要带的话我已经说完了,如果你们愿意回去的话,就前往赫梅尔镇旁扎克罗山里的一座古堡,那位大人会在古堡里等着你们。”

    房间里的气氛似乎突然变得压抑起来,没有犹豫,它立刻告辞离开。就是因为这份机灵劲它才能被莉芙路委派这份任务。

    “莉芙路这是要我们去当炮灰啊,”待妖魔青年离开后,李坊收回目光,眉头皱起:“不,她没可能是要安娜你一人独自面对北方的觉醒者们,我想要么对面只是几只试探的杂鱼,要么就是还会有别的觉醒者与你一起完成任务。”

    经过这些年的准备,北边的伊斯力应该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而他手底下的觉醒者们越界到莉芙路的地盘上来,只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进食。

    就像是在做战前动员一样,让手底下的人吃饱饭,然后准备南下开战。

    因为李坊知道原剧情,所以知道伊斯力这次发动战争的真正目标,但莉芙路、组织和露西艾拉不知道啊,万一目标是自己怎么办?

    所以莉芙路才会急忙将安娜贝尔召集回去,在这次来自北边的挑衅中,她应该闻到了战争的气味。

    “该来的终究会来,我并不担心与别的觉醒者战斗。”安娜贝尔吃过饭,用巾帕擦拭嘴角,神情安定:“虽然很危险,我想你还是会决定和我一起去,不过你能告别现在的一切吗?”

    “当然没问题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不过是在你身边。”李坊刚才还带着几分沉重的表情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笑意。

    “准备启程吧,我明天会去和他们道别的,不告而辞总归是不好。”

    安娜贝尔亦是微笑以对,即使是将去面对西之深渊,或者还要加上隶属于北之深渊的觉醒者们,但若是两人在一起的话也不必惧怕吧,回顾起来,能过上这几年的平静日子已经该知足了。

    就是不知道这幅久已不战斗的身体,还能不能保护他。

    突然到访的妖魔带来的是不得不遵守的命令,如果置之不理,没准感到颜面扫地的莉芙路就会来拉波勒逛一逛,然后顺手毁了这座城市也说不定。

    李坊心里认为,就算是出满六神装的安娜贝尔,现在最多也就只能稍微阻挡下她的脚步吧,所以没有选择,两人只有打起十二分的警觉,前往扎克罗山。

    不过和北之深渊伊斯力手底下全是觉醒者比起来,会顿时感觉手底下大都是普通妖魔的莉芙路弱了好几个档次……

    花了两天的时间,两人才将离开前的准备工作做好。

    一方面是李坊和格古薛度他们道别时解释费了一番功夫,还被拉着去和其他士兵一起吃吃喝喝了一顿,用了不少时间。不过坎蒂丝这边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只是提了一句,她便没有多问,只是说了几句要注意安全的话。

    至于文森特祭司那边说要将他晋升的事情,以及自己将要长期离开拉波勒这件事,当然是拜托格古他们处理一下,就算晋升最后告吹了也没事,反正现在拿来也没什么用处。

    另一方面,因为店里留下的东西和记忆太多,凭借着这些年赚取积攒的钱,两人商量后终于决定将这间旅店从西德尼手里买过来。出了高于市场的价格,安娜贝尔很快就和西德尼签好了契约,这家角落小屋终于算是完整归属于两人。

    虽然购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知何时为止的关门停业……

    在拉波勒,碍于觉醒者的身份,安娜贝尔没有关系比较好的普通人,平时打交道的基本都是些来去匆匆的客人,所以也没有特别需要道别的人,但若要真的要算上一个的话,就是不时会来旅店的坎蒂丝了。

    也许是因为当初救了她一命的缘故,坎蒂丝对安娜贝尔很是亲近,她不知道觉醒者这回事,只将安娜贝尔当做一个特殊个例。

    总之因为各种事情拖了两天之后,李坊和安娜贝尔两人终于带上不多的行李,在城门处告别前来送行的格古、薛度和坎蒂丝等人后,迈出了离开拉波勒的第一步。

    包括格古他们在内,来往的行人里也没人知道,李坊和安娜贝尔将去面对的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三人之一,但牵挂的目光和祝福将一直伴随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