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六十八章 决定与收尾
    如果没有那些强到变态的怪物,李坊也会希望能和安娜一起,一直待在拉波勒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可谁也说不准一切会不会按照剧本来演,而且不管承认与否,他已经对剧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些由他生出的变数,是好是坏现在还说不清楚。

    不过能确定的就是他已然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道路。

    原本李坊是偏向一直跟在克蕾雅身边,靠着现在已经有的十多件装备,尽力向好的方向努力。可这样做就不得不和安娜贝尔分开。

    身为觉醒者,安娜贝尔虽然已经尽力减少自己身上的妖气,但要说能一直瞒过身边的大剑,这就太天方夜谭了。

    如今克蕾雅身上已经有复活甲和抵抗之靴两件装备,加上她成功半觉醒,除了在奥菲利亚和莉芙路这两关有可能出事情,北伐之前应该都没大碍了。

    而且就算她真的翻了车,通过复活甲的冷却倒计时,李坊也能知道她那边出了事情,之后再给她换一件复活甲就好。

    没错,复活甲的冷却是标记在装备而不是使用者身上!

    一件复活甲使用过后就会进入长达一年的冷却,复活倒计时期间效果已经发挥作用,所以是能取下装备的,而且刚使用过复活甲的人还可以再次使用另一件复活甲!

    如果冷却标记是在人身上,那李坊就要大松一口气了。因为这样的话,一件复活甲给一人用了以后,马上转到另一个人身上岂不是又能用了?

    然后理论上只要一件复活甲,整个北伐大概就不会有大剑死去……

    现在李坊手里有四件能用的复活甲,怎么想也够克蕾雅用的,那么跟着她还有意义吗?

    昨晚和安娜贝尔一起回到角落小屋后,李坊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心里渐渐有了答案:不跟克蕾雅。

    在克蕾雅身边,他的一举一动造成的影响就会更大,而凭他现在出装界面里的装备数量,除去要给安娜贝尔预留的装备,连让克蕾雅六神装都还不够。

    而且就赚金币来说,跟着克蕾雅混剧情还不如和安娜一起去刷妖魔甚至觉醒者来的快一些。虽然这样会有吸引来更多组织视线的风险,但现在剧情已经开始,估摸着一年内就会发生北伐,那时候可就是各方角力,组织人手严重不足的时候。想来一部分妖魔的死亡不会引起太严重的后果,顶多派某位大剑前来查看一下。

    最可能是组织的“眼”,拥有最广妖气感知范围的嘉拉迪雅,记忆中她是个还挺好的大剑。

    所以不管怎么选,在拉波勒悠闲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啊。李坊想通后在心里发出叹息,他本是来自和平世界的人,说到底还是不喜欢过充满杀戮与血腥的生活,可惜事与愿违,这世界就是处于乱世,只能披甲执锐,去搏一条生路了。

    ……

    第二天一大早,李坊就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叫醒,一只男人的粗糙手掌拍了拍他的脸。

    是谁?

    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套行走的盔甲,哦不,是格古,他太高了让躺着的李坊第一眼没看见他的头。

    还穿的动这身行头,看来昨晚的伤势并不重。

    “快点起来,我们一起去送一送那个女人。”

    就我俩?李坊看向他身后,靠墙站着一脸不爽的薛度也在。

    “是格古决定要这么做的。”薛度打了个呵欠说道:“我们可是忙了一夜还没合眼,你这家伙倒是轻松得很,还要我们来叫你起床。”

    其实你们可以不来,我真的不介意……心里虽然这么想想,李坊其实还是挺乐意去送一下克蕾雅,这之后不知要多久才会见面了。

    “原来你以前和某个大剑生活过,说实话真的很意外,不过想来也挺合理的,那种剑技也只有她们才使用的惯吧。”

    那就像是专门为了斩杀体型巨大的对手而开发出来的剑技,杀伤力格外的大。

    在店里蹭过早餐,格古和薛度两人就拖着李坊往城门那边赶去,克蕾雅一大早就和拿基去了文森特祭司那里,应该是处理一些手尾。他们只要在城门处等克蕾雅过来就好……

    昨晚大圣堂内的战斗并没有影响拉波勒白天的平和繁华,川流不息的行人与马车昭示着这座城市的活力。

    城门一旁,一位穿着藏蓝色长袍年轻貌美的女人正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起,向面四个前来送行的人道别。

    文森特司祭也特意赶过来为克蕾雅送行。

    临走前,克蕾雅多留意了李坊一眼,这个样子还很年轻的男人肯定还知道一些东西,但既然他不愿意说,就只有自己去寻找答案了。

    道别过后,她转身缓步离开,脚步轻盈没有回头。

    不过拿基倒是活力满满的向众人挥手告别,然后跟上克蕾雅的背影渐行渐远。

    他执意要一直待在克蕾雅身边,拒绝了文森特司祭说可以让他留下来的承诺。

    要是让当初的我来选择的话,估计也会是这个结果吧。李坊看着他们已经走远的身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目送他们远去。

    今天李坊是要去大圣堂值班的,所以送别克蕾雅之后,他就得返回店里换上值班的那身行头,前往大圣堂。

    和格古他们告辞时,文森特司祭却开口和他说了一通关于荣誉啊、鼓励的话,总之听意思就是李坊不久后就要晋升,而且还有不菲的金钱奖励,而这个事情主要就是由被他救下来的那几位司祭推动的,算是回报他的救命之恩了。

    李坊没有多在意这个,这种程度的奖励还打动不了他,比起手里实际能用掉的钱,他更希望出装界面里的金币多一点。

    但他还是露出还是一副很高兴的模样,就像一个被天降馅饼砸中的小年轻。

    在文森特司祭走后,格古和薛度就用那种我已经看破一切的眼神看着李坊。两人都非常不理解李坊的无动于衷,要知道他们可是过了这么多年才站在如今的位置啊,而且晋升后确实会有很多便利和好处。

    不理两人越来越像看傻子的眼神,李坊换上“工作装”,来到大圣堂内。

    昨晚战斗的痕迹已经在天亮之前掩饰住,洗礼圣殿还是正常接纳前来瞻仰的信徒。只是其中一具石棺内空空如也,里面某个伟人的干尸已经消失不见。这个该怎么对外解释就是文森特他们该考虑的事情了。

    李坊本想老老实实地值一天班,可没过多久,就看见穿着一身修女服的坎蒂丝走了过来。

    “现在方便吗?可以的话有些事情想问问你。这里不方便,跟我来一下。”

    坎蒂丝双手捏着修女服的裙子,显得很有几分紧张,这让李坊看得心里直冒问号,不过他还是点头同意。

    “恩,好吧。”

    忽视掉一旁一起值守,眼神别有深意的士兵,李坊跟着坎蒂丝走进一间用来休息祷告的房间,坎蒂丝见李坊也进来后,转手就把房门关闭,里面除了他俩空无一人。

    什么事情需要这么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