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六十七章 心思
    妖气卷起的烟尘一时遮住了众人的视线,在不安的静默中,李坊、格古和薛度都紧张地注视着克蕾雅的方位。

    那里一直没有动静传来,不知道情况怎样。

    直到烟尘逐渐散开,银白的光线从窗户边投射进来……勾勒出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的轮廓。

    皎洁月光笼罩着的,是克蕾雅素净的脸庞,带着浓浓的惊讶。

    “真的……回来了。”她喃喃道。

    太好了,就是这样!

    “这应该就是半觉醒,恭喜躲过一劫。”李坊走到克蕾雅身边,忍住心中的喜悦,伸手将她扶了起来,但克蕾雅起身后却表示不用了。

    她现在浑身上下,除了衣服有些破损,伤势已然痊愈。

    “抱歉,刚才说大主教不要那孩子的事情是我瞎编的,我可不想亲手杀死刚刚一同战斗的人。”

    克蕾雅轻轻摇头,说道:“没事,多谢你最后的提醒,不然我可能没那么强的意志要回来。”

    “你对‘半觉醒’还有什么了解么?还有我刚才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在竭力控制妖力暴走的时候,克蕾雅突然感觉自己承受的压力突然减轻了很多,然后体内暴走的妖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安静了下去。

    虽然很疑惑眼前这个人为什么知道这种事情,但克蕾雅此刻非常想明白,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我只知道经历过半觉醒后,实力会有很大的提升,其他的就不清楚了,毕竟半觉醒本身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总之没变成什么怪物就好,而且这次拉波勒的妖魔总算是解决掉了。”

    李坊回望格古和薛度,两人都没有大碍,克蕾雅的半觉醒也达成,而她身上的复活甲和抵抗之靴李坊准备就放在她那里了。

    复活甲是一个保障,而抵抗之靴增强韧性,也就是变相增加精神力量的属性,会对她学习使用高速剑有帮助。

    克蕾雅能看出李坊是有意隐瞒,不愿说出更多的事情,可在她感知中,李坊确实是一个没有妖力的普通人。

    “那你能告诉我,你曾经跟哪位战士一起生活过吗?”克蕾雅心中蓦地浮现一个人影,泰蕾莎。难道这人也有和自己类似的经历?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她的名字,但她是在一次任务中救下了我,然后因为很多原因,我最终和她一起度过了一段日子,”李坊不自觉地露出笑容:“那段时间虽然并不长,但直到现在也很怀念。”

    “好吧,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么多。”因为有和别的战士一起生活的经历,所以他才对同样身为战士的自己很友好么,刚才还主动过来搀扶……不过能知道有半觉醒这回事就已是很大收获了,克蕾雅准备自己去搜集这方面的资料。

    之后克蕾雅就告别离开,背影很快融入深浓的夜色里。

    简单收拾了现场的一片狼藉后,李坊也提出了告辞,接下来的善后事情不管是汇报还是通知一些应该知晓此事的人,都很麻烦,他可不想因为这些琐事又熬通宵。

    对此格古和薛度两人都是很无奈,这次妖魔事件中李坊因为救下了好几位司祭,名字已经被很多人知晓,再好好表现一下的话,就更有把握被提拔到更高的军职,可偏偏他本人却很不上心……

    走出大圣堂,刚拐过一条街角,借着今晚的明月,李坊看见安娜贝尔坐在一处休息用的长椅上向他挥了挥手。

    这是他回边角小屋的必经之路。

    李坊走了过去,挨着安娜坐下:“我们回去再说怎么样?这里可能会有巡逻队。”

    “可她刚回去,在店里说话会很不方便的,而且也不会耽搁太久。”安娜贝尔开口道:“今晚发生的全部我都看到了,作为普通人而言,那两人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那个后辈虽然战斗起来还很有几分新手的样子,但动作很果断这点很好,不过最让我惊讶的是,她越过极限后竟然可以回到人类这边,我可是一直以为那就是我俩胡诌出来事情!”

    “是不是只要意识还在人类这边,那变回人类的可能就不是零?”

    安娜贝尔越说眼睛里期待的光芒越是掩藏不住,她有些激动地抓住李坊的手问道:“你说我会不会也可以办到?虽然身体已经觉醒,但我的意识还在人类这边啊!”

    “……”她果然很在意自己是觉醒者,即使不用进食人类内脏,也一直没有接受这个身份么。

    李坊微微低头,伸手将安娜轻轻揽进怀里。

    “这些年的忍耐辛苦你了,如果你真的希望这样,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试一试。但我想让你明白,不管你是人类是半人半妖还是觉醒者,我都会在你身边,像这几年的日子,我们会一直继续下去的。”

    虽然抵抗之靴能大大减轻安娜贝尔对人类内脏的渴望,但并不是完全抹去……只是她一直忍耐着,从没显露出来。

    李坊能感受到,怀抱中的人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温软的身体似乎让他的心灵找到了存放的地方。

    脖颈后的皮肤还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多想能一直这么陪着她。

    安娜贝尔埋首在李坊肩上,这么近的距离,她能清晰感受到那年轻有力的心跳。

    “你好像很在意那个后辈,为什么?”安娜换了个话题。

    “她叫克蕾雅……感觉她和我们刚见面那段时间的你有些像,所以不由得多注意了她几眼。”

    抱歉,关于她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真的?”安娜贝尔突然笑出声来:“其实我也觉得她挺像的,特别是身边带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鬼这一点,特别像。”

    李坊苦笑,右手向上抚上她的头发,怀抱稍微紧了下表示不满,“一年前我可就比你高了。”

    “可有时候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需要人照顾。好啦,还要像个孩子一样抱着我多久?”安娜贝尔躲闪着眼神推开了李坊,站起身缓缓说道:“关于想要变回人类这件事,就当我没说过吧,现在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开门营业呢。”

    无视拉波勒宵禁的戒律,两个略显孤单却又紧紧相依的身影行走在月光素白的夜色里。

    李坊陪着安娜贝尔一步步走过寂寥无人的街道,月亮将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让他看得出神。

    这样子,让我怎么舍得离开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