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六十二章 疏忽
    夜晚的大圣堂守卫严密,每道可供出入的门都有复数的士兵值守,另外还有士兵在里外不停巡逻,走正常通道很难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进入。

    克蕾雅站在附近的房顶,一双如夜色冰凉的眼睛注视着大圣堂的布防。她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

    取出挂在腰部的飞爪,她将其掷出,准确的扣住了高耸钟楼上的石栏杆。以深浓的夜色为遮掩,克蕾雅一步跃出,从士兵们都没有关注到的头顶上荡过。

    文森特司祭已经在钟楼内等候多时,只听见身后突然传来脚步落地的声音,他转过身凭借微弱的月光,看见来者正是下午与他见面的大剑。

    “受命首领列莫托,因受到位于斯塔夫之地的组织命令而来,处理来自拉波勒的委托……没有错吧。”

    克蕾雅的银眼在夜晚仿佛透着微光,秘药的药效已经过了。

    她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真的是站在人类这边的吗?

    文森特司祭心生几分畏惧,只得谨慎地点头,然后整理好语言,将发现第一个受害者以来的所有事情,都告诉这位银眼魔女。

    “只有一人死于妖魔之手?”听完经过,克蕾雅脸色充满怀疑:“按正常妖魔的食量应该不止,难道还有死者你们没有发现?”

    “应该不会,妖魔只在大圣堂内活动,而且警备兵晚上巡逻的时候多次发现过它的踪迹。”

    “那妖魔为什么没有猎食?”

    “其实也有司祭报告被妖魔袭击,但都被一位名为李坊的青年警备兵救下了,多亏他我们才有勇气一直待在大圣堂,等待你前来除掉妖魔。”

    “是么,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克蕾雅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诧异:“仅凭人类之躯不可能是妖魔的对手,他能做到这点应该已经是极限了。”

    “虽然如此,但侍奉神明的我们,纵然不幸身处绝境,果然还是会有来自神明的眷顾,不至于束手无策地静候末日。”

    说话间,文森特司祭双手十指相握做祈祷状,表情很是虔诚。

    事实上对妖魔来说,只要身体里塞满内脏,那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我想请求侍奉神明的司祭阁下一件事,”克蕾雅顺着文森特司祭的话说到:“这件事结束后,能否请你收留我带着的少年?不必担心,他只是由于家属都被妖魔杀害才跟着我的普通少年。”

    能被普通人拦住的妖魔应该不会很强,克蕾雅是这么认为的,但以后的任务中难免遇到危险。她没有像当初泰蕾莎那样的实力,不敢保证能一直保护好拿基,所以不如现在就为他寻找一个好的容身之所,过上普通人也许平凡但不会有太多危险的生活。

    “让他做什么都好,那孩子现在举目无亲。”她补充道。

    文森特被克蕾雅的话惊到了,他没想到传闻中半人半妖,连踏入拉波勒都被禁止的大剑,竟然会对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普通少年这么着想。

    而反顾自己,没得到其他司祭的认同就私自向组织下委托,请大剑前来对付妖魔。现在扪心自问,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挂心自己的性命安危?

    感悟良多的文森特司祭答应了克蕾雅的请求,他对大剑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抱歉……我欠你个恩情。”而这份恩情难说有再还上的时候,因为她是为人忌讳的银眼魔女。

    ……

    纤细有力的双腿在房檐上飞速交替,迎面的风将披风上自带的兜帽紧紧压在克蕾雅的头顶,遮掩了她的面容。

    告别过文森特司祭后,她正在返回的路上。

    纵身一跃,她准备跳到下一栋房屋屋顶,可半空中无法腾挪的时候,突然有三枚匕首从不起眼的角落里射来,击中了她的背部!

    克蕾雅身形一滞,但仍落到房顶,正当她准备抬头看清是谁偷袭,背后却传来一个男人粗犷的吼声。

    “啊!”

    重剑力劈下来,却扑了个空,激起一小片烟尘,将屋顶砸了个小坑出来。克蕾雅灵巧的闪身躲过了这一击。

    没有妖气,是普通人么?习惯了感知妖气,与妖魔作战的她一时不慎竟被普通人偷袭。

    “你知道夜间的外出戒严令吧,”全身铠甲的格古手握长剑,对跟前四米外藏在斗篷下的人说道:“若无视此令,被视为妖魔也不得有怨言。”

    “那家伙很厉害嘛,他躲过了你刚才的一击啊,”薛度轻佻的声音也从紧邻着的另一处屋顶传来:“不过我的匕首应该是射中了吧。”

    面对两人的挑衅,克蕾雅保持沉默,组织严厉禁止战士伤害普通人。

    但她这种态度却让这些天来一直因为妖魔而绷紧神经的两人心里极为不爽,薛度配合着格古,一远一近地向克蕾雅攻去,配合得极为默契。

    只是这些进攻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毫无作用。

    克蕾雅仅用一枚来自薛度的匕首,就挡下了格古的重击,而且同时闪避了薛度的进攻。

    他们的进攻唯一奏效的,就是让克蕾雅露出了兜帽下的面容,两人这才惊觉原来对手是个女人。

    没过几回合,克蕾雅就抓住机会抽身出来,迅速几个跳跃,远远拉开了距离。

    已经打出几分火气的薛度还想追上去,但一个人伸手挡住了他。

    “李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薛度疑惑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旁的青年。

    “就在刚才。”李坊向格古点头打了下招呼,然后接着说道:“你追不上她的,放弃吧。我在旁边看得很清楚,她要是想取你们性命可以说简单到不废吹灰之力,但她现在只是‘逃走’了,所以我想她应该没有恶意。”

    “恩,而且你们看,这是你刚才射中她的匕首,”格古拿出一把匕首,上面光洁如新,完全没有血迹。

    “切,那女人究竟是什么怪物啊。”

    薛度嘴上说着,眼神却不自禁地瞟向了李坊,这也是一个身为普通人但实力强得变态的家伙么。

    是同类吗?

    格古竟然也顺着薛度的视线看了过来。

    “喂喂,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啊。”李坊摊手表示毫不知情,但格古薛度都一脸嫌弃。

    “认识也好几年了,但抱歉,已经不相信你的保证了。”格古将长剑归鞘,嘴上毫不留情。

    “你看连格古都不相信你了啊。”薛度眉梢翘起,有掩饰不住的笑意,“没关系,等你觉得合适的时候再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吧。”

    “至于现在,快回大圣堂值岗,至于你擅离职守这件事我就当没看见了。”

    “……好。”

    告别两人,李坊没耽搁直接赶回大圣堂,向门口值守的熟人们打过招呼后,他走了进去。

    本以为自己出去这段时间一切正常,却不料迎面就是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不是吧,才出去这么一会儿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