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六十一章 接触
    耳旁又有两个人的脚步声。

    哎,这么多人去洗礼圣殿,就不知道体谅下那只妖魔现在忍住进食的欲望有多么辛苦吗?

    李坊睁开眼看向一旁,前往洗礼圣殿的道路拐角处,很快出现一位身穿藏蓝色长袍的年轻女人,她身后跟着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

    金色的短发么,还有这左眉眉角有一道伤疤的少年,总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像是当初的我和安娜啊。李坊哑然失笑,他对那段日子还是很还念的,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什么。

    等等,难道是克蕾雅?

    李坊惊讶地睁大眼睛,虽然过了这么些年,不过所有能想起来的关于大剑世界的信息,他都有好好铭记,而现在他越看越觉得,眼前走来的女人和少年很有可能就是克蕾雅和拿基。

    要不要上去打声招呼?

    不不,还是算了,那样就像突然去搭讪一样,现在最好再确认一下。

    李坊按捺下心中的几分兴奋,转过身,先一步通过还有两位警备兵把守的入口,进入洗礼圣殿。

    如果真的是克蕾雅的话,那等下她就要去找文森特司祭,也就是向组织下委托的人……

    在旅店放好行李后,克蕾雅就带着拿基前往大圣堂。按照她的代理人提供的情报,拿出准许进入洗礼圣殿的证明交给把守的警备兵,穿过曲折向下的通道,她和拿基终于来到目的地。

    只是半路上遇到的那个青年警备兵有些奇怪,虽然只有一瞬,但看过来的眼神中好像有些惊讶和高兴?

    他转身走下石阶,也走进了洗礼圣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克蕾雅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只当是个奇怪的普通人。

    洗礼圣殿的模样也是由很多方形石柱撑起的宽敞空间,不同的是这里没有窗户,而石柱间摆放的不再是石像,而是保存着过去伟人干尸的石棺。

    待在这里的人大都是修道士、司祭等神职人员,但也不乏有信徒。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有一只饥肠辘辘的妖魔就潜藏在他们身边。

    对这些充满宗教氛围的东西,克蕾雅并不感冒,她没多作停留,径直走向最里面的洗礼台。

    拿基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一边紧紧跟在克蕾雅身边。

    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李坊的视线一直跟着疑是克蕾雅和拿基,前往洗礼圣殿另一头,他记得洗礼圣殿的事情现在是由文森特司祭负责。

    说是洗礼台,其实只是比地面高出三个台阶的半圆平地,但有阳光从斜上面的天窗飘落下来,使这里多了几分庄重圣洁的味道。

    “若是来受洗的,请来这边。”一位光头无须的司祭站在洗礼台上,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显得很和蔼。

    他就是文森特,克蕾雅这次任务的委托人,但因为秘药和身边跟着的拿基这样的人类少年,文森特没有看出来眼前的这位是传闻中冷血危险的大剑。

    在接下来简单的受洗期间,克蕾雅低声表露了身份,文森特司祭大惊失色,不过在克蕾雅提醒下立刻掩藏了下来。

    即便是神职人员也是普通人,也会惧怕身体一半是妖魔的大剑。

    因为邀请大剑前来清理妖魔是他的私人行为,在这里不方便交谈,所以他和克蕾雅约定今晚在大圣堂最高的钟楼见面,还特意叮嘱了克蕾雅拉波勒有宵禁的事情……

    看来真的没错了。

    刚才发生的一幕幕李坊都看在眼里,包括文森特刚才的惊慌失措的表情。他已经十分确定,正转身缓步离开的那个年轻女人就是克蕾雅。

    她比想象中要漂亮不少,而眉宇间那股冷漠也深重得多。

    毕竟背负着不惜一切也要打倒普莉西亚的仇恨与命运,当初那个跟在泰蕾莎身边笑容渐多的小女孩最终主动选择了成为组织的战士。

    虽然目前她排名是最末位的no.47,但这并非说她天赋不好或者努力不够,只是因为她体内融合的血肉并非像其她战士那样来自妖魔,而是来自泰蕾莎!

    只有四分之一血统的的战士,自然在基础属性上要差很多。

    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总算是等来了这位,而且除了一开始邦司祭的死亡实在是没有防备,之后妖魔的数次袭击都被自己成功阻拦,到现在终于是可以松一口气了么?

    李坊视线往一旁扫去,不禁连连摇头。

    这只妖魔藏匿得很好,对现在感知不到妖气的克蕾雅来说,是很棘手的存在。

    还是要帮忙啊,不过有些东西还是不改变为好。

    入夜。

    因为宵禁的存在,拉波勒街道上很快就空无一人。

    角落小屋的一间客房里,烛光明亮,为两位容貌身材具是上佳的女人更添一份柔美。

    “今晚的饭菜看来很合你们的口味,都吃得这么干净。”安娜贝尔一边缓缓收拾起独脚圆桌上的餐具,一边微笑着说:“另外提醒一下客人,这座城市夜晚有严格的宵禁,因此请不要外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的,我会铭记在心。”克蕾雅露出甜美的笑容,像个温柔的姐姐一样看向躺床上的休息的拿基:“而且一路旅行这孩子也累了,今晚我们打算早些休息。”

    “那就好,令弟真是懂事。”安娜贝尔浅笑颔首,别有深意的说道:“我也有个弟弟,名字叫李坊,虽然不省心得很,但现在是大圣堂的警备兵,听说在士兵中还挺受欢迎的。所以如果有什么麻烦他能够帮上忙的话,请不必客气。”

    “非常感谢,能来这家旅店果然是选对了。”克蕾雅回过头面带笑容,看向眼前美丽热心的旅店老板。

    “不用感谢,别怪我太多话就好,”安娜贝尔端着收拾好的餐具,侧身准备离开,“时候已经不早,那么请好好休息。”

    门被轻轻拉上,脚步声渐行渐远。

    克蕾雅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和一直在装睡的拿基交谈、嘱咐几句后,就换下长袍,露出里面紧身露肩的棕色皮甲。

    系上黑色披风,她走到窗边。

    “克蕾雅……一路小心。”拿基以为她是去和妖魔对战,不由得担心,因为她现在还处于黑瞳的状态,妖力被秘药压制着。

    “没事的,不用担心。”克蕾雅微微回头,没有多做解释,她今晚只是去见文森特司祭。

    推开窗户,在夜色掩护下,她轻盈地跃出,身姿如同漂浮的羽毛般从一路的房顶上轻轻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