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五十九章 五年
    阳光明媚的早晨,安娜贝尔一如往常早起,简单洗漱后走进厨房。

    橱柜里那两副刀叉已经用旧了,像这房间里很多东西一样,时间不知不觉就在这里铭刻了他们五年的痕迹。

    熟练地将早饭准备好,端上饭桌,安娜贝尔转身来到一处房门紧闭的房间前,叩响了木质的房门。

    “早餐已经好了,懒虫快点出来,别忘了今天你还要去大圣堂值班。”

    “等等,正在穿衣服!”房门很快被打开,一位身材高过安娜贝尔大半个脑袋的年轻男性从里面走了出来,李坊的模样比从前硬朗了不少,“最近因为大圣堂妖魔的事情一直都没睡过好觉,真是给自己找罪受啊。”

    打着呵欠,李坊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脸,自觉去洗漱。

    两年前差不多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他就应当初格古的邀请,加入了圣都守卫军队,现在是大圣堂的警备兵,顶头上司就是格古和薛度。

    也因为如此,平时过得还不算太拘束,只是最近因为一件事不得不特别忙碌起来。

    修道院里出现了妖魔,并且已经有人遇害……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么?至少我可以帮你们把它找出来,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无辜死去了,毕竟你现在也能轻松解决了它。”

    安娜贝尔坐到餐桌一边,看着迅速洗漱完毕的李坊坐到对面,心里久违地不理解李坊的想法。

    从第一人遇害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难道要一直拖下去么?虽然现在消息还被封锁的很好,但总不可能一直隐瞒。

    “不用你出手,我们想以普通人的方式去对付它。”李坊大口嚼咽安娜做得越来越美味的早餐,因为食物填满了嘴巴,他瓮声瓮气的说:“而且拉波勒和平太久了,这次妖魔事件对他们是一次宝贵的磨炼机会。”

    “可藏在大圣堂里的那个家伙可比普通妖魔厉害很多,就像当初我们遇见坎蒂丝那次讨伐的修道院里的妖魔,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起上恐怕也很难取胜。”安娜贝尔能感知到那股比一般妖魔强大很多的妖气。

    “这次警备军们要锻炼的只是防备妖魔和寻找妖魔的能力,而且我一直有在暗中注意他们的安全。另外我已经让那只妖魔连续两周都没有进食,估计它现在已经快饿得发疯了也说不定。”

    拉波勒大圣堂出现妖魔的事件是一个重要的标志!

    李坊还记得原著中就是因为接二连三的有神职人员死于妖魔之手,司祭和警备兵们却都毫无办法,所以最终才由文森特司祭出面向组织下了委托,让大剑前来清除妖魔。

    而接受委托前来执行任务的,就是当年泰蕾莎带着的小女孩,如今组织排名no.47的克蕾雅。

    她是整个大剑故事的主角。

    为了让这段比较重要的原剧情不会有太多改变,李坊一直忍着没有动手,只是不停阻止那只妖魔因为饥饿在夜晚越来越疯狂的行动。

    “好吧,你们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处理掉那只妖魔。”安娜贝尔大咬了一口餐盘中的煎蛋以示不满,在她心里妖魔就应该第一时间解决掉才对。

    “另外看你这么累,把‘霸者重装’给你自己吧,我几天不用也没什么。”

    “疲累属于精神方面的,霸者对这个没用,”李坊眼里显露出笑意:“而且不用担心,对付一只妖魔我还用不上霸者,倒是你,万一身体又缩水了怎么办?”

    五年前,他护送坎蒂丝的任务完成后,回到旅店不久,就发现安娜整个人渐渐变小了,像是十六七岁还很稚嫩的少女一样。察觉到这个变化后,李坊猜测这应该是因为安娜一直没有进食,导致觉醒后的身体依靠这种方式来减少消耗。

    于是他尝试用霸者重装这件可以将身体在物质上恢复到满状态的装备,结果真的有用!

    依靠着霸者重装的特殊效果,安娜贝尔现在才能保持二十岁出头的模样。

    “偶尔变年轻一下也不错。”她移开视线,听语气就是在嘴硬。

    “但我觉得现在的你最好看。”李坊趁机撩了一句,可安娜却照例摆出一副拿你没办法,我就当做没听见吧的样子。

    这些年相处下来,两人之间的默契更深了,但李坊知道,安娜心里始终有那根名为‘我是觉醒者’的刺……

    他接着说:“好了,需要的时候会用它的,反正我随时都可以换过来。”

    吃过早饭,李坊背负上巨剑就准备出门,因为他被归属于那种注重灵活性的士兵,所以没有被发放沉重的制式铠甲。

    如同以往一样,安娜贝尔也跟着来到门口送他出门。

    却不料李坊突然转过身来,凭着如今高过安娜贝尔的身高,抬手轻放在她头上。

    发丝柔顺,指间还有她的温度。

    果然没有躲开么,李坊心里涌出喜悦的情绪,他真的没有丝毫介意安娜是觉醒者。

    但美好不过一瞬,下一秒,他就感到肚子一沉,被一脚踹出了门……

    他看不见突然紧闭的门后,安娜现在是什么表情,但他自己站起身拍拍沾灰的裤子,嘴角带着笑往大圣堂的方向走去。

    今天又是和那只妖魔愉快玩耍的一天。

    ……

    大圣堂内还是有很多信徒前来活动,仿佛和往常的日子没什么区别,但长期来这里的人会发现,这几天负责安全的警备兵们都有些变化了,精神和气势都比以前要好很多。

    刚从侧门进入大圣堂,李坊就感到自己的右肩被人不轻不重的锤了一下。

    “这么紧张的时候,你哪来的心情笑得像个猴子一样?”

    薛度从身侧走了过来,他身后当然少不了格古的身影。

    “找不出妖魔,我和格古这些天急得要死,你这小子倒没心没肺的。”

    “哪有啊,你们负责找出它,我负责结果它,这分工很明确啊。”李坊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一截的薛度,玩笑般说道。

    “得了,今天还是一样,你四处多走走,要是那头妖魔还来偷袭,”薛度说到这里语气加重了几分:“兄弟们的命就交给你了。”

    “可现在是白天啊?”

    “它已经超过两周没有进食,饿极了什么事都可能会发生。”格古穿着一身重凯,走起路来却不失灵活。

    五年的时间,让他们两人也有了不少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