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五十八章 一个选择
    “咦?身体,好像有些不对劲?”坎蒂丝迈出的脚步落在地上,却没能站稳,幸好李坊眼疾手快过去扶住了她。

    “感觉,就像刚生了一场大病。”近在咫尺的少女的声音显得很虚弱,然后她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忙伸手抚摸上自己的脖颈。

    那里虽然包裹着几层干净的白布,但触感却能确认完全没有伤口存在。

    对了,这是李坊替我包扎好的,我亲眼看见的……等等,真的是我“亲眼”看见的吗?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坎蒂丝疑惑地抬头看向李坊,和面前一时说不出话来的众人。

    “大家都安然无恙啊,难道是我做了一场梦吗?”

    坎蒂丝的眼中充满疑惑,她明明还记得刚才经历的事情。一伙强盗截下了他们,然后其中一个强盗破开了车厢门,将一个同伴拉了出去……身体不知怎么就扑上去,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像做梦一样,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格古和薛度也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李坊。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不过这双手是温热的,她真的活过来了。”李坊回过头,看向脸色有几分苍白的坎蒂丝,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把她扶到一旁比较干净的石头坐下。

    “诶,我死过?”她一脸不知所措。

    “亲眼确认……抱歉,没能像说的那样保护好你,所以现在你能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比什么都好。”李坊缓缓说道:“也许是你的的行为感动了神明,才赋予了你第二次生命吧。”

    神明?第二次生命?

    格古和薛度沉默不语,他们确实看见了坎蒂丝为救同伴不惜牺牲自己,但这种事情并不是非常罕见,为什么偏偏是她?

    而且他们能看出,坎蒂丝那缠着白布的脖颈已经痊愈了,所以肯定不是眼花看错,她确实死过一次,然后安然无恙的复活……可是对他俩来说,话题一涉及到神明,似乎就有些插不上嘴。

    “没,没可能的事,我刚才明明还感觉到是你替我包扎的伤口,虽然现在好像已经……没事了。”坎蒂丝将系在脖子上的白布取下,不可思议地按揉自己颈背,而传来的触感完全没有异常。

    怎么可能在我身上发生这么幸运的事情?坎蒂丝看向脸上微微带笑的李坊,默默将手里的白布捏紧。

    上次也是这样,明明被冻到昏迷,醒来后却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到底是神在注视我,还是另有原因?坎蒂丝低下头,一对浅眉不自禁地皱在一起。

    而被她救下来的见习修女突然走上前抱住了她。

    “不管怎样,能再看到活着的你真是太好了!”她这么说着,眼泪竟然滑落。

    坎蒂丝惊讶得一时忘语。

    ……

    虽然路上经历了这么离奇的波折,但众人还是按期到达了预定的地点,坎蒂丝她们将要去进行晋升正式修女考核的修道院。

    在和修道院里的司祭长简单汇报的时候,格古和薛度将这一路的经历说了出来,但除了一行几人的说辞和一套血迹斑斑的见习修女衣服外,没有任何无可辩驳的证据能让人相信,死人复活这种事情会真实的发生。

    而且那个被称作死而复生的见习修女,除了比较勤奋聪慧一些,其它就如同常人一样,看不出哪里有神眷之人的特征。

    所以司祭长始终不相信此事,甚至出言训斥他们,于是格古和薛度再没有纠缠,看起来是放弃了这个事情。

    接下来十多天坎蒂丝她们一直很忙碌,努力应对她的考核,李坊则和格古、薛度两人待在一起,等待着考核结束后送她们回拉波勒。

    救了坎蒂丝一命后,复活甲就进入了漫长的冷却时间,这次不再是明明白白的倒计时,而是复活甲整个装备暗淡了下来,然后像时钟旋转一样灰色的部分一丝丝消失。

    看着就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冷却的事情。

    这空闲下来的十多天,李坊原本打算安心锻炼,在野外好好熟悉穿上装备后的状态。可事与愿违,薛度这几天总是找各种理由拉他出门吃吃喝喝,你请一顿我请一顿的,连格古这种看起来老实刚正的家伙经常也会默不作声的跟上来。

    修道院所在的镇子几乎被他们吃了个遍,不过这一番相处下来,倒是相互熟悉了不少。

    就这样胡混一段时间后,坎蒂丝她们的消息终于有了,考核最终顺利通过。

    结束那天,一行人就高高兴兴、迫不及待地收好行李,坐上马车,返回拉波勒。

    这一路很平安,经过那个被强盗肆掠的小镇时,能看见他们已经基本恢复平时的生活,只是街上多少还是让人感到有些冷清。

    抵达拉波勒城下已经是出发的三天后,因为城门口有收缴武器的规定,而且身边就有两位拉波勒的士兵,所以李坊乖乖下车,准备将身上的武器寄存。

    “等一下,先别过去,”格古叫住了李坊,表情突然有些郑重,“有想过以后找点事做么?”

    “恩?什么意思?”

    李坊不明就里的回头看着他。

    “以后年纪到了就加入我们吧,我和薛度都会为你引荐,”格古看了眼身侧的坎蒂丝,说出了早就有的想法:“成为士兵后你就能随身携带武器,还可以进入大圣堂值守。不过最重要的是,拉波勒是我们人类最繁华的城市,需要更强的人去守护。”

    “……你们这么相信我?”

    “这大半个月我们都在一起行动,你要是妖魔的话早就忍不住进食了,”薛度也插话进来,他笑着说道:“而你肯定也不是传闻中的大剑,所以不管你的力量来自哪里,都没关系。”

    “毕竟,我们身边还有一个死而复生的修女啊,相比起来,你那点事情也不是很奇怪了……”

    “请不要再提那个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啊,”坎蒂丝苦恼地和薛度说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再传出去了,不然总害怕会被别人当成怪物看。”

    “哈,好吧,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们也不会再说了。”格古和薛度也点头。

    李坊接着说道:“我会考虑的,但现在这两年还是想让自己好好过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恩,有这个想法就好,”格古取过李坊的巨剑,用布条包上放到背后,“走吧,进去后我再还给你。”

    “虽然外界传得很厉害,但这座城市其实并没有与之相称的力量去保护她的繁华,所以如果你也觉得她值得我们为之付出的话,等年纪到了就来找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