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五十五章 斩人
    “这世道还真是乱啊,不仅要担心妖魔,还得提防同类的猎杀!”薛度侧眼望向小镇里令人绝望的混乱场景,“除了拉波勒就没有一个能让人安心睡觉的地方吗?”

    控制着缰绳,薛度一边让马车艰难地在狭窄山路中掉头,一边祈祷小镇里的强盗晚点注意到他们。

    这个转弯处略高于小镇的地面,从这里能看清整个小镇的全貌,但同时也能被小镇里的人看到。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格古察觉到事情不对,但受限于车厢的遮挡,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唯一能了解到的,就是耳边那充满不详感觉的声音,犹如魔鬼在耳边低语。

    “前面的镇子有一伙强盗,数量太多,只能逃了!”

    薛度满含焦急的话让众人都是心里一紧,李坊伸手取来自己的巨剑,一边拆掉缠绕上面以防误伤的布条,一边打开出装界面,默默将所有装备都放自己身上,随之而来的膨胀的力量感让他心里的紧张感迅速转化为一股兴奋……

    如果对手是只是人类的话,没问题的,我应该能对付。

    “我们会平安无事吧?”见习修女们都在向信仰的神明祈祷,但坎蒂丝却很快睁开眼睛,看向李坊和格古。

    她明白神明能给予的只是冥冥中的庇护,而眼前能保护她们的,只有李坊、格古,以及车厢外的薛度。

    但来不及回答,众人就又听见薛度的声音。

    “被发现了!他们有马!”

    而直到这时马车才掉过头,往前奔去。

    “不容乐观啊。”格古紧咬牙关,取出了一柄长剑。

    跑不掉的,只能迅速除掉跟上来的强盗,然后趁他们同伙没有反应过来,远远逃走。

    “如果有事,也是我们在前面。”李坊也意识到接下来不可避免地有一场战斗,他和格古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战斗的觉悟。

    沉重杂乱的马蹄声迅速从车厢外越过,逼停了马车,强盗们的怪叫声、辱骂声已经听得清晰。

    “迅速解决他们,我们应该还能走掉。”

    “这么自信么,不过我也是这么想的。”格古一把推开车厢门,率先跃下马车。

    “拜托了,一定要活着回来。”在关上门之前,坎蒂丝鼓起勇气说道。

    “……不用担心,比这更危险的情况我都遇到过。”

    坎蒂丝的话让李坊觉得很熟悉,好像同样的话他曾经也和安娜说过。

    只是现在只能靠自己了么。

    ……

    追上来的有八人,两人一马,或残忍的狠笑,或面无表情地挡完了前路。

    他们还处在释放欲望与兽性的状态中,根本不理会想花钱买路的薛度,看到手里拿着武器的格古和李坊出来后,更是怪笑不止,像是在嘲笑对方的不自量力。

    对面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半大的孩子,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嘛!

    “别多费口舌了,路要我们自己杀出来!”

    格古话音刚落,就见三枚飞刀飞过,准确地插在对面一个强盗的胸口,战斗瞬间变成3对7。

    李坊回头一望,对了,薛度是擅长用飞刀的。他记得这两人在原剧情中也有出现,那时他们的战力已经能够和妖魔交手。

    “对啊,也只有上了。”按捺下心里的惊慌,薛度双手再从衣服里取出六枚飞刀,他走到格古身边,稍稍侧头对李坊说:“别拖后腿啊,我们可没空照顾你。”

    “不用管我,快点结束战斗吧。”李坊也站在身材高大的格古身旁,双手握持巨剑。

    从瞬间被杀掉一人的恍惚中回过神,强盗们如同被激怒的野狗,迅速下马,咆哮着冲了过来。

    因为场地限制,众人都是战作一团,场面一时很是混乱。

    格古和薛度现在虽然年纪不大,但战斗技巧和配合都是很好,虽然在处在包围之中,却勉强能应付几下。

    本是怀着拼死一战的心情,但他们很快发现,围着他俩的强盗越来越少。

    地上什么时候躺着四个人了?

    直到他们看见四个血流一地、垂死挣扎的强盗前面,站着一个手握巨剑的少年。

    李坊手里的巨剑在临行前拿去开锋过。

    “喂喂,我不是在做梦吧?”薛度对眼前的情况不敢相信,一个比他们小好几岁的少年,却拿着一柄巨剑所向无敌?

    “现在还剩三个了,但可别大意。”李坊视线转向剩下的三个强盗。

    他们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格古,还行吗?”薛度握紧手里的武器,退到格古身边,刚才格古替他挡了一刀,甚至还有血液溅在他脸上。

    “没事,”负伤的格古仍然充满战意,“还有三个吗?一人一个?”

    “嘿,你要是再手慢点怕是抢不到了。”薛度脸色复杂,他已经看见李坊提剑主动进攻过去。

    如意料中的那样,李坊干净利落地动作强盗们根本抵挡不住。巨剑从肩膀劈下,切开了最近的强盗的上半身,然后又跨步追上另一个强盗,一剑横斩,直接断掉了他的脊柱。

    李坊的脸上沾了点猩红的血液。

    这本是用于狩猎妖魔的剑技,用在普通人身上自然创口非常恐怖。

    前两个强盗的死让最后一人有了逃跑几步的时间,他慌忙地攀上马背,狠拉缰绳掉头就走,丝毫不敢停留。

    三枚飞刀忽地追上来,刺入他的肩膀,但并不致命。

    “切,要逃掉一个了么。”薛度脸色满是不甘,格古身上的那一道刀伤的主人好像就是他。

    “逃不掉的。”

    李坊将手中的巨剑用力抛出,剑身划过一道几乎笔直的线条,最终从强盗背后没入,带着的力道让马匹都整个一顿。

    最后一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格古眉头紧皱,比起身上并不严重的伤口,他更在意眼前这个不知来历的少年为什么会拥有那么恐怖的战力。视线扫过遍地血腥的地面,一个少年真的可以造成这种程度的战斗痕迹吗?而且他的表情丝毫没有动摇,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格古心里闪过一些不好的猜测。

    刚结束战斗,就听见后方突然传来少女的尖叫声!

    “啊!救命!”

    发生了什么?三人都猛地回头。

    却看见,一个男人已经用斧头劈开了马车车厢的门,三位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女暴露在眼前!

    原来跟来的强盗不是八人,还有一个!

    强盗们的行动一般都是如狼群一样,总有人负责从侧翼或背后发起突袭,但这第九个强盗刚冒头,就发现其他人已经倒在血泊里。

    不怕,拖一点时间后面的兄弟们就会赶上来,三个人杀掉两个,人质一个就好!

    在小镇里已经杀红了眼的强盗就近一把抓出一个少女,手中早已染血的斧头无情劈下。

    报仇!报仇!这口恶气一定要加倍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