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五十二章 锻炼与偶遇
    虽然没有落雪,拉波勒冬日的早晨仍给人天寒地冻的感觉。在这片丘陵地区,来自北方的寒风畅通无阻地狂奔向南,遗留下遍地透骨的寒意。

    一股热气从口中呼出,李坊举起一柄成人巴掌宽厚的巨剑,挥动间带起空气尖锐的撕裂声。

    剑刚从铁匠铺买到手不久,按照拉波勒的戒律,并未开锋。

    随着锻炼的持续,几近透明的汗水开始从炙热的身体里渗出,但他的动作不仅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加快了一丝速度,仿佛有着用不完的体力来肆意宣泄。

    他的每一个动作也在这过程中渐渐变得熟练了不少。

    “声音小点,要是吵到了客人,你可得自己去道歉。”房间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米黄色加厚冬衣的女人,她手里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

    安娜贝尔的声音并不大,轻易就被掩盖在巨剑带起的嘶鸣之下,但李坊的动作很快缓了下来,空气中富有节奏响起的声音也随之收敛。

    “知道啦,刚才只是一时忍不住。”停下动作,李坊接过安娜贝尔递过来的毛巾,擦去身上汗水。

    “觉得有些憋屈么,在这里连好好锻炼一下也做不到。”安娜贝尔倚靠在门边,双手抱胸。

    “这哪说得上憋屈,只要不像今天这样把全部装备都放在自己身上就好了。”李坊将湿热的毛巾捏在手里,开朗地笑道:“今天突然就想试试全力以赴的感觉,一时忘我了。”

    安娜贝尔一副拿他没办法的表情:“可别太沉迷那种力量,你得要有能驾驭它的技巧和精神。而且我们刚开业不久,可不要胡来。”

    “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李坊举起右手向安娜敬了个礼,这是向城里守卫军们学来的。

    安娜贝尔被这动作逗得一笑,她转身拉开房门,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问道:“那件装备你做出来了吗?”

    “啊,哪件?”

    “别装傻,就是能让人复活的那个。”

    安娜贝尔突然有些严肃的语气,让李坊轻叹口气,回答道:“恩,已经买了。”

    “那你觉得……它有没有可能让我回到觉醒前的样子?”安娜贝尔的眼神移向一旁,故作平静的语气已经难以掩饰她现在非常在意的心情。

    “难说难说,讲道理人都死了怎么可能再活?而且还是回到以前的状态。”

    在以前同行的时候,李坊就给安娜谈起过一些计划做出来的装备,复活甲自然也在其中。

    李坊从安娜身边越过,走出房门,就要走上楼去。这里是地下室。

    可一只柔软的手紧紧拉住了他的手臂。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忍不住觉醒者的冲动了,让我试一试好吗……”

    不用回头,李坊就能想到她的表情一定是沉重的,一如自己此刻的心情。

    “现在,不也蛮好的吗?”

    有遮风避雨的屋子,每天都有经营旅店要做的很多事情,而且远离那些强大的敌人,难道不好吗?

    “可我始终有那种危险的想法,”安娜平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虽然能一直克制住行动,但它偶尔也会突然从我脑子里冒出来。”

    “说实话,我多少有些害怕它,害怕失控。”

    反手握住安娜的手腕,李坊转过身看着她的眼睛,“就算是普通人,脑子里偶尔也会有危险的想法,甚至毁灭世界的都有,所以安娜你不用太过担心,你只是脑子里多了个拿你没办法,只能不时冒头出来恶心下你的小丑。”

    “我相信你能战胜它的,所以,不要再想那件装备了,我真的没把握。”

    松开紧握的手,李坊说完后转身就要上楼。

    “既然没把握,那你为什么要做出它?”背后,安娜的声音刺破了他的伪装。

    “……要用的话,也不能让你第一个用。”李坊逃也似的快步下楼,而在他身后,安娜贝尔面露无奈,缓步跟随。

    ……

    没用几天,李坊就得到西德尼的认可,和安娜贝尔一起经营这家旅店。

    度过开始的冷清后,店里渐渐有了些人气,或许是柜台里坐着安娜贝尔这样美丽的女人,才吸引了客人?

    李坊一直是负责打杂的,没事就跑上跑下的服务,当然其实空闲的时间还挺多。每天清晨在长街那边集市热闹起来的时候,他就会开始锻炼剑术,用安娜贝尔的话来说,他现在只需要不断的重复,将那些学会的普通剑技熟练掌握就好。

    旅店里供给客人的饭菜都是从附近的餐馆订购,不过除了早餐,李坊吃的都是安娜贝尔亲手所做,而味道不说多么好吃,但也会比一般的饭菜好不少。

    因为刚和安娜说过那些话,李坊没有老实待在厨房里吃饭,他随手捡起几份早点,就对着刚进厨房的安娜打声招呼,出门去了。

    靠在门旁的墙壁上,李坊几口吃完早饭,拍拍手就准备回去再找安娜好好谈谈,至少也和她商量下怎么测试复活甲的效果。

    可身侧不远处传来了有几分莫名有点熟悉的声音。

    转身一看,是三个穿着黑白风格修女服的人,从身型和声音可以推测她们年纪应该不大。

    为什么会觉得熟悉?是幻听了?

    “没办法了,再去碰碰运气吧。”其中一位修女说完,转身就向旁边一家旅店走去,而迎面的看见的,是一个满脸惊讶的少年。

    “坎蒂丝?”

    “李坊?”

    虽然有一年多点没见了,但那双湛蓝的眼睛在脑海里还有几分印象。

    ……

    “所以你们是在给城外贫穷的人家募捐?。”

    原本再过两天,等旅店里的生意稳定下来后,李坊就打算去位于城内中心的巨大修道院里打听下坎蒂丝的消息,但不想竟然在今天就遇着了。

    简单交流两句后,李坊得知坎蒂丝与她的同伴们是出于善良,自发的为拉波勒城外正在忍饥耐寒的人家募集善款,想要买些被褥送过去。

    她们一家一户的上门求助,可做了两天也没有收到多少钱。

    “恩,修道院里的邦司祭非常很支持我们的做法,只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有做好。”

    坎蒂丝露出遗憾的笑容,双手自然互牵枕于小腹,显得很得体。与一年前相比,她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对了,你跟着的……那位呢?”坎蒂丝突然问道。

    “嘛,这个说来话长。”李坊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你有空进去坐坐么,这家店现在就是我和安娜一起在打理。”

    不能告诉她事实,但她都走到这里了,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们现在还要继续去募捐,就不去了。”

    拒绝了邀请,坎蒂丝说服同伴们越过眼前的这家旅店,向下一家点走去。

    路过李坊身边时,她细声说道:“我不会把你和安娜姐姐的事情说出去的,但现在不方便,晚点我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