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三十五章 监视与对练
    “最后四人都幸存,只是……”

    “哦?发生了什么连你也不确定的事么。”

    在安娜贝尔一行人讨伐觉醒者的山涧远处,在重重叠叠的密林下,一位高挑美丽的大剑正和她身后一个黑衣人说话。

    这个黑衣人头上戴着黑色小圆帽,鼻梁上还有小墨镜,一身黑衣黑裤,身材略显消瘦。

    “觉醒者死后,两股强大的妖气里几乎已经耗尽妖力的那个战士,在短时间里就完全恢复,然后另外两股较弱的妖气也陆续迅速恢复。”长发及腰的美丽大剑缓缓说出自己感知到的全部情况。

    “最让我疑惑的是,另一股强大的妖气就像有用不完的妖力,战斗中的消耗很快就能补充,而战斗中她一直在抑制自己的妖力,直到最后才解放。”

    “不愧是组织大力栽培的‘眼’,”鲁鲁,站在大剑身后的黑衣人以让人捉摸不定的语气说:“距离这么远也能感知到这么详细的内容,真是厉害得让人害怕啊。”

    “如果你只想说奉承的话,那我就告辞了,我的代理人艾鲁米达还在等我。”美丽的大剑皱眉,丝毫不留情面,转身欲走。

    “难道你就不好奇她们为什么能够做到这点吗?”鲁鲁低头,一只手捏住自己额前的帽檐,以一种蛊惑人心的口吻对美丽的大剑煽动道。

    “你知道?”她停下了脚步。

    “不确定信息准不准确,但让你很疑惑的那个战士似乎有超过妖力解放界限后又安然回来的经历。”

    嘉拉迪雅,就是这位高挑美丽大剑的名字,她怀疑道:“我可从未听说过有战士超越界限后还能保持人类的身份。”

    “所以说人真的是一种潜力巨大的生物啊,”鲁鲁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微笑:“目前组织对这种事件发生原因的研究还没有什么进展,只暂且将它称为‘半觉醒’,所以这次才让我和你来观察获取情报。”

    鲁鲁抬头望向几重山外的远处,说道;“就算是组织也不是什么都能了解掌握,但肯定藏有很多就算是身为‘眼’的你也不知道的秘密。”

    “以往的例子中,半觉醒后就能获得让自己和其他战士迅速恢复妖力的技能吗?”嘉拉迪雅轻柔的长发发梢在山间微风中浮动,她也回头看向那个方向,讨伐觉醒者的地方。

    “这种程度的情报我可不知道,不过那个战士应该是目前唯一一个经历过半觉醒而且仍存活着的个例。”

    “好了,这次行动获得的情报我会整理交给组织,那么这个任务就到此结束,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见面。”鲁鲁说完一通话后主动结束了任务,略显消瘦的背影很快隐没在密林下的阴影里。

    ……

    夜晚,明亮的火焰上正炙烤着一只不知名的小野兽。

    在跳跃的火焰不断舔舐下,烤肉表面很快渗出晶莹的油脂,浓浓的肉香很快飘散出来。

    “安娜,今晚也吃点吧。”

    李坊拿着一截烤好的后腿肉,递给卸去铠甲,正在闭目养神的安娜贝尔。

    简单的吃了一点,她脸带微笑的评价道:“比上次略有进步,味道已经很不错了。”

    “是吗,嘿嘿,我这么觉得。”

    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安娜贝尔又一次被他这理直气壮的自夸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相处的越久,安娜贝尔就越发现一年多来一直跟着自己的这个少年,脑袋里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总有些稀奇古怪的点子和想法,甚至有时说起话来会让她轻易就笑出声。

    “吃完饭就好好准备下,今晚我会和你对练。”安娜贝尔板起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李坊刚才还得意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和安娜对练?不,只是单方面被虐而已。因为有霸者重装的超强回复,以往对练时安娜下手可真是没轻没重的!

    吃饱喝足后又休息了阵子,觉得身体已经做好准备,李坊站起身,稍微做了下热身,然后双手持剑摆开架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经过连续接近一年的学习,李坊现在的剑术已经有模有样,只是限于身体还是太年轻,只凭自身力量的话,还不具有什么能入眼的战斗力。

    不过那身上的肌肉轮廓倒是初步显现出来了,整个人看上去比当初挺拔了不少。

    但没有丝毫悬念的,今晚李坊又被安娜贝尔狠狠虐了一次。虽然安娜她手里用的只是随手捡来的木棍,但很轻易就在李坊身上留下一道道青紫的痕迹。

    疼得李坊龇牙咧嘴。

    “如果这种程度的疼痛都忍受不了,那你还是趁早放弃,一直跟在我身后就好。”

    在第一次经历这种地狱式的对练后,被打傻了的李坊坐在地上,不解的看向安娜贝尔。

    但她是这么说的:“我在训练生时代每天要承受的痛苦可比你现在多得多,如果你觉得连一群女孩子都比不上的话,就放下你手里的剑吧,以后我不会再这么严格的要求你。”

    安娜贝尔一直指导着李坊的剑术,并且觉得他还学得不错,可没有经历过实战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战士。

    尽管现在的生活还算安定,但她并不觉得自己能就这么一直保护李坊。只有真正经历过实战的考验,在无数的痛苦磨砺下成长起来的他,才能洗掉身上那些作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不该有的天真,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立足。

    上次觉醒者讨伐任务结束后李坊的突然出现,让安娜贝尔意识到,这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少年并不只想永远躲在她身后。虽然直到现在他还没有遇到过需要独自面对的危险,但总有一天,或者是自己的一个疏忽,或者是其他的天灾人祸,这种危险总会到来。

    她希望到那时李坊有能力安然度过,至少也能拖住一点时间,让她能及时赶到。

    所以在李坊拥有一定剑术基础后,她就开始训练他的实战能力,事实证明这也有用,不断地挨打让李坊渐渐也能接住几次她控制力道后的剑招。

    第一次对练后,那时安娜贝尔的几句话真的把李坊听懵了,不能再循序渐进一点吗?直接就这么简单粗暴真的好?

    即使李坊明白自己迟早要经历这关,但心里却一时软弱了点。

    直到他脑海里浮现那个被组织带走的栗色头发的小女孩,和修道院里那些被自己亲手推向组织的孤儿们……

    她们现在,应该经历着比自己痛苦得多的日子吧。

    “等我三分钟,然后再来!”还是有几分骨气地,李坊握紧手中的剑站了起来。

    霸者重装真的是个好东西,效果真是谁用谁知道……我这又是花钱买罪受吗?恢复伤势期间李坊在心里这么自嘲,上辈子读书时好像也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