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二十五章 路边捡到的少女
    寒冷的风呼啸着从北方倾轧而过,两个模糊的人影自飘摇不定的雪幕深处走来。

    他们的目的地是不远处一个有妖魔隐藏的城镇,从接到委托到现在,两人已经跋涉三天,甚至半日前的大雪降下,也没有停止赶路。

    身为一个普通人,冒着强风大雪赶路是很艰难的事情,但李坊已经把提神水晶放到了自己身上,总算没有什么严重的冻伤。

    经历过那天在觉醒者手下挣扎逃生,李坊和安娜贝尔都感受到他们现在的弱小,而目前这个区域的任务频率和妖魔数量让他们开始感到不够了。经过商量,他们决定换到排名更高的区域,一个人口更加密集,同时妖魔数量也更多的地方。

    而更换区域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组织面前显示出能够被认可的实力。

    这也能让之前在代理人基米尔面前编的谎言有后续事实支持,即安娜贝尔经过“半觉醒”后,实力突然增长了很多。

    眼前这次任务,已经是两人离开破旧草屋后执行的第四个任务,因为前面几次任务都是故意无伤且迅速解决战斗,所以基米尔也应有所察觉,而他上次所说的组织对安娜贝尔觉醒的反应,应该也会在最近得到结果。

    希望能上升到和原来排名差不多的程度,刚好在安娜现在能力范围内,又能比现在快得多的积累金币。李坊认为这是最好的情况,再高就有些风险了。

    小镇入口处是一面覆满飞雪的碎石墙,有比较宽敞的拱形开口。两人站在墙下,抖落身上的积雪,这次任务地点的模样终于清晰的呈现在他们眼前。

    如同大多数潜藏着妖魔的地方一样,这个镇子里人们的神情都有几分不安。

    李坊和安娜贝尔没有浪费时间,经过简单的伪装,穿着带有兜帽的宽大斗篷后,安娜贝尔在路人看来就没有大剑的样子。两人随即进入小镇。

    他们先找了家安全的旅店住下,等到夜晚,街面上再没有行人,安娜贝尔才着一身黑衣,从窗户跃出,开始狩猎妖魔。

    这是李坊能想到的最安全有效的方法,一是白天就满大街的寻找妖魔很容易惹人怀疑;二是李坊现在跟着安娜只能是个累赘,万一有遭遇战就会身陷险境,所以待在较为安全的旅店房间里等待,是最好的选择。

    雪在夜晚慢慢小了些,李坊趴在窗前,看着旅店门前寂静的街道,有些出神。他无法若无其事的去睡觉,每次安娜贝尔出去执行任务,他总要亲眼看她完整无缺的回来才能睡得着。

    黑夜里,不管是不远处的修道院还是正对面的杂货店,每栋房屋模糊的线条都很冰冷,街面上寂静无声,视线里的景色仿佛永远都不会发生变化。

    但有趣的事情出乎意料的很快出现了。

    一个穿得比较单薄的身影敏捷的从修道院的围墙翻了出来,在街道上的积雪上留下一连串脚印,来到斜对面一间房门紧闭的小商店前。

    朦胧的月光落在那人的脸上,竟然是一个少女?

    李坊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可能是出来猎食的妖魔,但看着她接下来的动作,却觉得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

    她从店门前的门环上取下了一直挂在那里的一小袋东西,然后小心翼翼的快步返回,也许是被冻得有些僵硬,她翻过围墙的动作比之前吃力多了,不过也很快消失在围墙的另一边。

    尽管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想当做等待安娜回来前的消遣,但李坊最后也没看明白这女孩的行为到底是在做什么……

    另一边,虽然寻找妖魔用了不少时间,但安娜贝尔清理掉它们却很快,她甚至没弄出太大的响动。

    这次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她挥剑甩掉粘附的血液,金色的披肩长发自始至终没有丝毫散乱。

    如今等闲一两只妖魔,安娜她就算不解放妖气也有很大把握无伤杀死,但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

    在组织里,比她强的战士有很多,甚至对那些上位大剑来说,妖魔连当做猎物的资格都没有,清理各自区域内的妖魔,可以说是一分不得不完成的工作而已。

    除非有大量妖魔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把整个城镇当做它们的猎场,组织才会派出复数的战士前去清理,而这也只是为了不会有漏网之鱼而已,并不是说一个排名很高的大剑不能做到一人面对几十上百只妖魔。

    趁着夜色尚浓,安娜贝尔悄无声息的返回旅店。本以为这是一次毫无波折的任务,她心里还比较放松,直到看见一个蹲在街角瑟瑟发抖的身影。

    看样子这个人并不像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安娜贝尔走上前去,那是什么原因让他忍着严寒也不回家?

    走进了看,才发现这人原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可能因为不堪严寒,少女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安娜贝尔叹了口气,上前抱起少女,将她带回了旅店。

    ……

    拍落一身雪花,安娜贝尔从窗户回到了旅店里的房间。

    李坊惊讶的站在窗边,看着安娜怀抱中仿佛奄奄一息的少女,这衣着和容貌,不就是他不久前看到过的那个奇怪的女孩么?

    “回来路上捡到的,不知道还有没有救……”简单解释了一下,安娜就掀开房间里床上厚实的被褥,将少女身上单薄冷湿的衣物解下,丢在一旁,然后将她放到床上。

    李坊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去,将窗户关得只留一条小缝,收拾起地上有些凉手的衣服。

    随后,安娜贝尔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躺上床,用被褥裹住自己和少女的身体。

    她默默用妖力将自己的体温升高,来“加热”身旁这个已经冻得不能言语的少女。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

    李坊收拾完地上的衣服,眼角余光扫到她们已经裹在被子里后,才问道:“我刚才看见过她,从旁边修道院的围墙里翻出来又回去,刚才还好好儿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我在路边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安娜有些担心的看着怀抱中仍然毫无知觉的少女,虽然还能感知到有细微的心跳,但她的情况似乎不见好转。

    “不行。用你的能力救她吧,这样下去可能不行。”安娜贝尔说道。

    没有拒绝的理由,李坊回答道:“好,我试一试。”

    李坊走到少女身边,拿出小刀,先在自己左手手掌下侧割开一道血线,然后安娜贝尔挪动被子,让少女露出一点肩膀,李坊随即在女孩右肩也小心的切开了一个小口子,最后他将两个伤口贴在一起,血液交融。

    整个过程,李坊在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注意,那被褥里隐约可见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