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二十四章 改变
    破旧的草屋外,雪后的阳光初现。

    原本李坊打算寻一个小镇或者村庄,让安娜贝尔有好的环境养伤,可提神水晶意外的强力,竟然让安娜的伤势一夜之间就稳定下来,恢复了基本的行动能力。

    于是李坊放弃了原本的计划,选择在这座草屋一直待到她彻底痊愈。毕竟大剑长住在人类城镇也会有很多麻烦,而最重要的事,李坊算了下随身的零钱,照安娜完全恢复所需要的时间,怕是不大够……

    另一方面,先前李坊信誓旦旦的说要在这些天照顾安娜,但显然只有右臂没有生长出来的安娜贝尔并不需要别人照顾,反倒是李坊在一些地方仍然依靠她。

    今早李坊才意识到,要是没有安娜贝尔在身边,他连吃饱肚子都难。

    见安娜贝尔那边不需要自己,其实李坊心里是有些失落的,不过他也没让自己再像以前那样闲着。

    也许是经历过那天在女觉醒者手下命悬一线的恐怖后,意识到了实力的重要性,李坊变得开始非常勤奋的学习剑术。他自己认为,即使还是累赘,也要更强一点,即使奇迹一直没有发生,也要坚持下去!

    不把自己训练到精疲力尽,李坊不让自己停下来,而因为提神水晶一直在安娜贝尔身上,他只有忍受过度训练后的种种不适。

    疼痛无时不纠缠着他,但同时也在磨砺他的意志。

    对李坊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的努力练习剑术,安娜贝尔起初有点惊讶,但她对这种变化乐见其成,她不想李坊最后成长为一个拥有强大能力的普通人。没有与自身力量相匹配的精神,拥有的力量越强,越容易伤到自己。

    所以在休养的这几天,安娜贝尔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经验和技巧讲解给李坊,虽说不知道李坊真的能学到多少,但至少他的进步确实在一点点体现。

    ……

    这样简单而充实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十一天,因为那天基米尔找到了他们。

    安娜贝尔的手臂用了九天时间才完全恢复原样,因为太过关心恢复的情况,李坊曾拿着她新生的右手,与左手一起仔细打量。他发现,虽然一直用着沉重的大剑,但安娜的双手不仅没有老茧,还意外的柔软。

    就像大剑们明明力气极大,却都生得体型苗条,对常人来说很不可思议。

    停下练习的动作,李坊看向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只见基米尔背着个大箱子,身上略微有些像经过长途跋涉一样的痕迹。

    “要找你们还真不容易,这里已经是你负责区域的边缘了。”基米尔就地放下背后沉重的大箱子,掸去身上一路的风尘,“见到沃利镇的惨状,我也有些吃惊,所有的尸体都被冻成一片,我本以为你们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可调查现场后却没有发现你们的尸体,只有一只紧握着大剑的断臂,说实话当时我差点就以为你们已经死无全尸。”

    “可那一直延伸向远处的血迹给了我提示,没想到你竟然能带着一个人从觉醒者手下逃脱。”

    基米尔看着完好无损的安娜贝尔,疑问道:“可没记错的话你是攻击型战士,应该不擅长恢复,那现在你的右臂为什么还在?”

    这个家伙真是难缠,果然对安娜的手臂有疑问,李坊心里想到,不过他并不慌张,这些天他早已和安娜贝尔对好了台词。

    “或许是因为逃跑的时候释放了很多妖气?我也不清楚,当时甚至以为自己会觉醒的,不过最后不知怎么却变了回来。”安娜贝尔极力表演着。

    她以为这只是李坊编出来的理由,却不知事实上真有其事

    “哦?”基米尔若有所思,“那可真是罕见的例子,几乎没有战士在超越极限后还能回来,没想到这样奇迹般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你身上。”

    李坊看基米尔思索的表情就觉得问题不大了。因为他知道,组织应该有类似的记录,解放妖气超越过极限的战士由于未知原因竟然没有觉醒,并且之后不仅妖气的质和量会有明显提升,觉醒的界限变得模糊,甚至会拥有一些需要解放到觉醒界限的妖气才能使用的技能。

    比如伸长四肢,还比如超级恢复……。

    组织在这方面的情报和研究还没有头绪,只能暂以“半觉醒”这个名词来定义这种状态。经历过半觉醒的战士,在未来的“七剑”中有四人,包括克蕾雅。

    基米尔露出思索的神情,证明应该是知情的。

    “这件事情我会向总部报告,具体会怎么处理要看上面的想法。”基米尔没有太深究,转身从带来的箱子里取出一整套大剑服装,包括铠甲和那柄印着安娜贝尔剑印的大剑。

    “我特意绕路把补给带来了,稍微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我猜你们现在一定很需要。”基米尔将所有装备都放到地上,然后看着安娜贝尔毫无波动的神情,说道:“现在,我需要你将遭遇觉醒者的全程都报告一遍。”

    这本就是安娜贝尔想做的事情,她希望组织掌握自己提供的情报后,能派一队大剑前去讨伐那个女觉醒者。

    不过报告的内容自然是隐瞒了一些事情……

    “我知道的情报就是这些,希望能有帮助。”安娜贝尔补充道:“如果组织决定讨伐她,讨伐队里请加上我,断臂之仇我不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等等!”李坊忍不住发声:“不能去,很危险会死的!”

    李坊心里发急,他和安娜贝尔事先说好的内容里可没有提及要去找回场子!毕竟再弱的觉醒者,都绝对有吊打下位大剑的实力,而他们遇到的那位,怎么看也不像是最弱的货色。

    “不自量力。”基米尔轻蔑的哼笑一声,“讨伐觉醒者的队伍里,一般都是排名小于30的战士,你去了只会是别人的累赘。要想寻死还不如当初不逃,直接死在那个觉醒者手里岂不是都方便了。”

    “……难道就让那个怪物继续横行下去么?”安娜贝尔想起逃跑前看见的血腥场面,广场上所有人都被觉醒者刺穿了身体,温热的血像雨水一样洒落,融进了雪里。

    “记住,组织对觉醒者的态度和对妖魔一样,没有委托,就不主动讨伐。”基米尔态度强硬,组织培养出来的战士可不会轻易损耗在普通觉醒者身上。

    “比起个人的想法,你还是多考虑组织的利益为好。”基米尔背起箱子,转身缓步离去,“既然你已经没有大碍,那去执行下一个任务吧,在南边的一个村子出现了两只妖魔,两三天就能到。这次希望你别像这次一样倒霉。”

    他的侧脸显露出充满恶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