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十九章 来去
    回答完安娜贝尔的问题,李坊收拾好餐具,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安娜贝尔和辛西娅则趁着夜色,相约到小镇外面去切磋一番。

    因为自己“腿短”,而且也没兴趣大晚上的出去,所以李坊就没去凑热闹。

    回到自己的房间,舒服的把自己扔到松软的床铺上,李坊想到,辛西娅给出的消息其实还有更多的解读。

    没记错的话,组织现在已经开始了第二次的“双子计划”。

    因为作为半人半妖的大剑,个体的战斗力是很难匹敌觉醒者的,就算是组团前去讨伐,也是以命搏命,难说每次都能无人死亡。

    所以组织在研究如何才能让他们的战士做到可控制的觉醒。

    “双子计划”就是这种想法的产物。

    第一次实验是在泰蕾莎时代以前进行的,结果实验失败,作为实验体的姐妹两人,由于妹妹没能承受住姐姐觉醒的精神压力,使姐姐彻底觉醒,把组织搅得差点崩溃后前往南方,成为南方的深渊,就是露西艾拉。

    妹妹名叫拉花娜,在实验中伤到左眼,因深感自责而放弃恢复眼睛,之后作为被剥夺排名的大剑,替组织做一些黑活,以此换取姐姐的情报,和有朝一日亲手弥补错误的可能。

    现在,第二次“双子计划”应该已经开始了,因为知道剧情,所以李坊知道这次可以说是成功的,最终让组织拥有了匹敌深渊的高端战斗力。

    而组织投入巨量资源去做这件事,就是因为普莉西亚的觉醒,一个最顶级的深渊的诞生。

    她甚至被称为“超深渊”。

    她与北方的白银之王伊斯力在一起,形成了足以打破原本三位深渊之间平衡的力量。

    不止其他两位深渊感到不安,寻法应对,组织方面也采取了措施,冒着不小的风险,成功在高端战力上培养出了深渊级别的力量。

    当然,现在那对双胞胎女孩应该还是训练生。

    而白银之王伊斯力自从觉醒以来,一直在招揽实力足够强的觉醒者,时至今日,怕是麾下已经有二十名以上的觉醒者。

    克蕾雅时代的北伐,表面上就是因为北方伊斯力麾下的二十多名觉醒者南下。

    组织一方面筹备着双子计划,另一方面加快培养更有潜力的大剑。李坊猜测这可能是组织的两手准备,万一“双子计划”再次失败,组织也会有一批集合起来实力足以对深渊产生威胁的战士。

    只要一个深渊受伤,那肯定会被其他深渊盯上,特别是南方的露西艾拉,对地盘扩张甚为热衷的她一定会出手。

    实力强、受控制的大剑数量越多,组织对其他三个深渊的牵制能力越强。

    但这几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风波,李坊心里想到,分别位于大陆四角的四股力量,目前都在默默积蓄实力,等待着导火索的到来。

    ……

    第二天李坊醒的很早,起身才发现,安娜贝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她正靠着大剑休息,仔细看会发现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新的。

    李坊尽量安静的下床,不想吵醒她。

    “休息好了么,我们要赶路了。”原来是安娜贝尔在等李坊休息好。

    “恩,我昨晚已经收拾好了。”李坊穿上外套,带上行囊,动作十分麻利。

    “辛西娅那边呢?要和她道别吧?”

    “不用,她昨晚回来修整下之后,就离开了。”安娜贝尔也换上自己的铠甲,“我们昨晚就接到了任务。辛西娅说早点赶到会有更多的人得救,就急匆匆地走了。”

    “对了,她还让我向你道别。”

    李坊点点头,表示理解。

    今天是个适合赶路的天气,启程后再往东边走一段距离,就是安娜贝尔现在负责的区域。

    李坊一想到安娜所说,这片区域里一次任务妖魔的数量一般不会超过三只,就感到压力大减。

    如今安娜身上随时有增加20%伤害的打野刀,必要时还有学识宝石5%的移速,就算正面对上三只妖魔,只要解放妖力,赢面就很大。

    而且只要再有两百多金币,就能出打野刀进阶装备“追击刀锋”。

    虽然似乎安全了不少,但李坊还是决定要继续发扬猥琐发育的精神!

    ……

    辛西娅马不停蹄的赶路,可也将近一周后才到达任务地点,再加上代理人身上耽误的时间,她想那里的情况恐怕已经非常危急。

    辛西娅站在小镇入口,放眼望去,白天的街道上却行人寥寥,所有店面都关着门,安静得有些可怕。

    她刚进入小镇就感受到了四股妖魔的气息,怀着尽量挽救的想法,她拔出背后的大剑,不顾一路的疲惫,就奔向最近的妖魔的位置。

    一只,两只,三只……

    血液顺着剑身滑落,昏暗的房间里,辛西娅俯视眼前倒在地上的最后一只妖魔,终于松了口气。

    她上身衣服有两处破洞,露出了雪白的肌肤,这些都是因为急躁而被妖魔造成的伤口,但幸好她是防御型战士,释放妖气后便很快痊愈,不留痕迹。

    这个小镇的噩梦已经结束了,辛西娅随意甩掉剑身的污血,想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小镇的居民们。

    但阁楼上突然传出了重物落地似的砰的一声重响。

    这房子里难道还有活人?

    辛西娅上到阁楼,推开门,眼前的场景让她瞳孔一缩。

    倒在地上的凳子后面,是一个廋小的小女孩,她被束缚在墙壁前,凌乱汗湿的栗色头发下,是一双惊恐无助的眼睛。

    辛西娅心里一紧,这个小女孩是被妖魔禁锢着,遭受到了妖魔的折磨吗?

    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她赶忙上前解开了女孩手脚上的束缚,见到女孩手脚都有明显的勒伤,她抱起浑身无力的她就往室外走。她得赶紧找到镇上的医生。

    ……

    不久后,站在远处小山上,看着渐渐恢复生气的镇子,辛西娅心里的抑郁消散了很多。

    她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衣的光头,是她的代理人辛加,他的眼睛像失明了一样是全白的。

    “相信你也体验到了,这里的任务会比之前更加艰难,你可要再加把劲才行。”辛加视线扫过辛西娅上衣的破损,用毫无感情的沙哑声线说道。

    “恩,我会的。”辛西娅微微点头,接着问道:“这个小女孩你准备带回组织么?”

    那个被束缚在阁楼上的小女孩除了一些勒伤,原来只是已经饿久了,并无大碍。吃饱又包扎好了身上的伤口,她就恢复了些活力,只是眼睛里满是晦暗,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

    “组织最近缺乏新鲜血液啊,像这种变成孤儿的少女,发现了都是要送回组织的。”

    辛加又说道:“这个镇子听说前不久才刚经历过妖魔的肆掠,没想到才隔不久又有妖魔看上了这里,住在这里的人真是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