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十八章 不远的未来
    李坊经常会向安娜贝尔暗示一些组织的隐秘,希望能以此她把对组织的“态度”往坏的方面扭转。

    这种行为是李坊思考过的。

    毕竟安娜身为一名下位大剑,如果一直安稳的活着,这很难不引起组织高层的注意。

    若发生这种情况,会有两种可能,一是安娜被安排去讨伐实力远超自身的觉醒者,被组织间接杀死;二是被组织深入研究,查出为什么这个实力卑微的大剑能够那么长命。

    而这就很可能让李坊自己暴露在组织面前。

    对于组织来说,这群正值青春芳华的大剑既是他们的实验对象,也是敛财工具。虽然平时她们很少有机会相聚,但只要活得够久,总会有人发现一些端倪,看到组织竭力隐藏的另一面。

    所以“会在适当的周期下死去的战士,才是最优秀的战士。”

    组织不会让任何一个大剑活得太久。这就让李坊觉得应该提前做好一些准备,比如隔段时间就向安娜透露一些浅显的隐秘,降低她对组织的观感,以防有被逼叛逃的时候,还比如以后的出装方向……

    毫无疑问,在大剑世界里高端的战力只有觉醒者与高排名的大剑。

    所有大剑都是以后推翻组织的潜在力量,而觉醒者基本都是根本对立的敌人。以李坊自己人类的身份,对觉醒者毫无拉拢的可能,反而应该尽量杀死它们,因为李坊猜测,觉醒者应该“值钱”很多……

    所以李坊逐渐明了,自己今后的出装方向,应该是以体积庞大、能力多样的觉醒者为假想敌。针对觉醒者的通性和那几只深渊的特性出装。当然另一方面,还要考虑不同的大剑适合不同的装备。

    虽然李坊真不觉得满神装的安娜贝尔就能够单挑由个位数大剑变成的觉醒者,但既然一直受到她的照顾,那就有必要用自己的方式尽力保护她。

    而原著中的主角克蕾雅以其恐怖的成长性与学习能力,在剧情中期就凭一己之力就做到了单杀强大的觉醒者。

    自己在这个世界能做的,就是让那些浴血奋战的大剑们,强者更强,弱者也能保命吧。李坊脑中思考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

    端着两份美味而量少的晚餐,李坊敲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光线已经没有白天时候明亮,夕阳的返照让房间里的两个女人都增添了一份夕阳的美丽。

    尽管身上只有一件紧贴身体的薄衣,但安娜贝尔和辛西娅都毫无羞涩之意。

    她们自从经历过组织的手术,融入妖魔血肉后,身体上留下的狰狞的伤疤恐怕能吓退任何一个异性。

    在这个风气保守、某方面眼界很狭隘的时代,不会有人想看诱惑的紧身衣下那道恐怖的伤疤。

    不过李坊是觉得还好的,毕竟他的时代对美的欣赏水平更高更复杂,什么事情都是“你喜欢就好”……

    在窗外夕阳的装扮下,面前这两具玲珑有致的女体有着难以言述的美丽,让李坊心里莫名涌上一股幸福感。既然认识了这么美丽的人,怎么能够不想方设法的保护她们呢?

    “难得能吃到这些美味,我就给你们带了点。”将托盘放到床头,李坊没有多做停留的意思,只是随口说道:“等下我就过来收走,你们可别光顾着聊天哦。”

    “先别走,有个事情想让你帮着想一想。”安娜贝尔叫住了李坊。

    “哦?”

    “辛西娅说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安娜贝尔拿起李坊带来的晚餐一边说话一边不失优雅的享用:“组织开始增加训练生的培训频率了,原来半年左右一期,而现在可能就四五个月一期,你能猜猜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影响吗?”

    和安娜贝尔一样,辛西娅也取来了李坊准备的晚餐,食物美味的样子似乎让她比较满意。她在一边好奇的观察眼前这个孩子,也侧耳聆听,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像安娜前辈说的那样聪明。

    “恩……我想组织是不惜代价的,想要有更多实力强大的大剑吧。毕竟安娜你说过个位数的大剑在训练生时期就很强了,成为大剑后成长也非常迅速,缩短一点训练周期,说不定反而会让那些人更快的成长起来。”

    “想要更多的大剑来增强自身的实力,可能是为了应对强大的对手,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威胁组织。”

    “不清楚……该不会是妖魔组成军队了吧?”辛西娅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单凭妖魔怎么可能威胁到组织。

    “会是觉醒者吗?”安娜试着提问道。

    虽然没有参与过讨伐觉醒者,但两年多的大剑生活也让安娜贝尔比新人下位大剑见识更广。

    “有可能,但怎么想也一定要有很多数量的觉醒者才行吧。”李坊顺着安娜贝尔的话说下去。

    “而且那么多的觉醒者要聚集起来,一定会有一个实力更强的领导者。或许,会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更强,才让实力超强的组织这么忌惮的提前准备。”

    “而对于一般大剑,实力不济的人,可能会很快被淘汰掉,让出位子……”

    “总之,几年后组织加速培养的这批大剑成长起来的时候,应该就是组织的敌人发起进攻的时候。”

    李坊觉得已经透露出很多讯息了,再说怕是要露馅,于是很快打住。其实他对组织的这种反应还是有些预料的,毕竟面对的是三位深渊,要知道深渊们战斗起来,地动山摇,波及范围极广。

    但李坊还是低估了自己说出的话对安娜贝尔和辛西娅的冲击。

    原来组织即将与强敌开战,而以后不够强的战士就会被组织抛弃么?

    辛西娅紧抿双唇,表情有些沉重。她和好友都还只是下位大剑,本来以为面对危险而繁重的任务已经够艰难了,没想到可能还会有来自组织的淘汰。她此时除了难过,还难以抑制的涌出一股对组织的愤恨。

    五年后的北伐,辛西娅也在那二十多名组织抛弃的大剑里面,足以看出她本就不是对组织百依百顺的人。

    “要出事情那也是几年后的了,而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像以前一样完成任务就好。”安娜贝尔冷静得很快,她也没想到李坊会分析出那么多信息,一开始也有些缓不过神来,但她注意到了辛西娅的异样。

    她靠近辛西娅身边坐下,双手揽住了辛西娅的双肩

    “当然,我相信辛西娅和你的朋友应该能很快上升排名,成为上位、甚至是个位数的战士。到那时候,你们如果有意外,相信组织也会肉痛不已。”

    “那你呢安娜前辈?你也会提升排名吗?”辛西娅突然问道。

    安娜贝尔想说自己已经过了实力高速增长期,以后只是水磨石的功夫,但话头被李坊抢了过去。

    “当然了,安娜也会有一个安全的排名,因为有我在她的身边。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李坊说着还过来拍了拍辛西娅的肩膀,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辛西娅不觉得李坊的动作不合适,因为她看得出来这个确实有几分聪明的孩子是在试图安慰自己。

    虽然他很聪明,但不得不说一些方面还是像孩子一样。

    两人的安慰还是让辛西娅振作了不少,而且她本来就不是看上去的那么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