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十四章 无辜
    妖魔以人为食,就像人类的天敌。

    它们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远超人类,但万幸在数量上比人类少太多。它们只相当于强壮凶猛又有一定智慧的猛兽,虽然个体强大,但仍然忌惮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力量。

    因为没有群居的习性,于是当面对人类的正规军,哪怕是在冷兵器时代的大剑世界里,落单的妖魔除了落荒而逃也别无他法。

    尤其是,还有那么多专业斩杀妖魔的大剑。

    所以妖魔会逃走也不是不能理解。李坊在百无聊赖的思考。

    时间已经是来到小村后的第二天下午,安娜贝尔和李坊一直在搜寻消失的那只妖魔,但结果不要说妖魔了,连大点的野兽都没有看到。虽然本就是划划水般的搜寻,可一直跋山涉水,却全无收获,还是有些烦躁。

    晚上两人会回到村子里过夜,可也没有发现异常,村民们已经恢复了日常生活的规律,就仿佛之前的事没有发生过。

    李坊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代理人基米尔出现,要是基米尔能现在出现在他面前,说不定李坊就会对那个重度烧伤稍稍有些改观。

    无奈的是,直到现在,天色已经昏黄,而搜寻的任务离结束还是遥遥无期。

    “安娜,今天也没有发现妖魔啊。”李坊忍不住发牢骚,这种漫漫无期的事情他最没耐心了。

    但走在一个身位前的安娜贝尔突然停住,李坊差点就撞了上去。

    “怎么了,安娜?”

    “我感知到了,就在前面。”安娜贝尔神情严肃起来:“等会儿一发现妖魔,你就在附近找地方躲好。”

    “恩……”

    李坊咽了咽唾沫,没想到剩下的那只妖魔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不过,前面离村子还有些距离,这只妖魔是打算等风头过去了再回去?可这几天它吃什么啊?

    虽说妖魔的食量与它们的身躯相比意外的小,但现在,离这只妖魔最后一次进食应该已经过去至少五天。

    李坊猜想,这只妖魔现在没准已经奄奄一息。

    总不会动物的内脏它也能吃吧?

    李坊的思绪还在发散,安娜贝尔就伸手穿过李坊腋下,将他抱起,奔向她感知里妖魔的位置。

    虽然安娜这种行为总会让李坊心生羞耻,但这次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侧脸贴到了某个温暖柔软的的东西……脸颊不禁发热。

    风在耳旁呜呜作响,虽然一路上地形并不平坦,但安娜贝尔的身影始终颠簸不大,一百米的距离对于她来说转瞬即至。

    此时天边的太阳正缓缓压入已经晦暗的山脉,天色迅速暗了下来。

    当急速靠近的安娜贝尔看见那只妖魔时,她停了下来,放下李坊。李坊也看见了妖魔,所以一落地就往一旁的树后躲去,看着安娜贝尔拔出背后的大剑,缓步过去的背影。

    要是能和安娜一起战斗就好了……虽然李坊明白自己一介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只适合给安娜当辅助,但哪个辅助心里,没有一颗打输出的心呢?

    越靠近,安娜贝尔越觉得眼前这只妖魔,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它的身躯比一般妖魔要瘦弱很多,简直算是妖魔里的侏儒。它靠在一棵歪脖子树下,半张着的大嘴流着涎水,目光没有焦距。

    安娜贝尔走到跟前了,它才抬起头,眼中露出惊恐与凶狠,做出了攻击的姿势,却奇怪的没有丝毫行动。

    李坊远远看着,分明感觉到这只妖魔就像一只想恐吓猎食者的蜥蜴。

    而安娜贝尔就是迟迟不动手的猎食者。

    安娜感觉到了这只妖魔的色厉内荏,但她从没遇到过这种看见大剑后既不攻击也不逃跑的妖魔。

    她将大剑提起,直指妖魔那张渐渐绷不住,浮现恐惧的脸。

    “有意思,”安娜贝尔的眼神里多了些好奇:“你为什么不跑?”

    “知道跑不掉的,”妖魔用沙哑的嗓音回答道:“也不想跑了。”

    妖魔说完这话浑身就松了劲,瘫软地靠在身后的树干上。

    “呵,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求死的妖魔。”安娜贝尔认为这又是妖魔的谎言,目光一冷,就要动手。

    “那我就成全你!”

    “等一等……”妖魔举起颤抖的右手挡住高举的大剑,“如果我说,我从没亲手杀死过人类,你相信吗?”

    “可笑,不吃人你可活不到今天。”

    对妖魔,安娜贝尔有深重的仇恨。如同基米尔说的,她的父母就是死在妖魔手里,之后成为孤儿的她被组织带走,参加了那长达五年的残酷训练,可以说安娜贝尔原本平凡幸福的命运轨迹,就是被妖魔恶意篡改的。

    所以她不想对这妖魔浪费时间,手中的大剑斩落……一截鲜血喷洒的手臂就跌落在地。

    妖魔勉强躲避,用手挡了一下。

    “是真的,我没有杀过人!”妖魔按紧不停喷血的手臂,咬着牙嘶嘶地吸气。

    “我吃的人类内脏,都是我哥哥给我的,我虽然是妖魔,但从没杀人!”妖魔断断续续的说着,疼痛使它头上青筋直冒。

    “你看我的样子,比一般妖魔要瘦弱很多吧,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又怎么样,”安娜贝尔谨慎垂下剑,“你始终是妖魔,以人类的内脏为食。”

    “你觉得自己很无辜么?那些被你吃掉内脏的人的死难道就与你无关?”

    “我想活下去啊!”妖魔无奈的说:“我试过很多次了,可只能是人类的内脏。”

    “尽管知道有大剑要来,但无论我怎么劝哥哥也不同意离开,直到哥哥被抓走,我才离开村子……我没有哥哥那样强壮,见人类多了我都会害怕,所以独自逃跑了。”

    “那你为什么待在这里?”安娜贝尔将信将疑的问道:“不是该逃得越远越好么?”

    “我不能抛下我哥哥,他也许还能逃出来,只是我没有勇气回去。”

    面对因恐惧而疯狂的人群,那只妖魔没敢露出原形,被关进地窖后,却出不来了。

    妖魔手臂的血一直止不住,它的身体轻微颤抖,似乎已经虚弱到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欠乏。

    “见到你,哥哥想来已经死在你手里,那杀了我吧,早就该结束这一切了。”

    妖魔背倚着树,闭上眼睛,它的神情非常平静。

    等待了许久,大剑的剑始终没有斩过来,妖魔睁开眼,看见这个原本气势汹汹的大剑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安娜贝尔在矛盾,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斩杀这只妖魔,但手臂却提不起劲,看着手臂断口还在渗血的妖魔,她对自己说。

    就算我不动手,它迟早也会死。

    安娜贝尔选择给自己一个借口,等待这虚弱又重伤的妖魔自己死去就好,这样不用杀死妖魔也不会让它活着。

    那双冷峻的银眸仍注视着它,妖魔从中领悟到了安娜的想法。

    它松开了一直压住断臂伤口的手……

    “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对人类下不去手,但我脑子里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这么告诉我,不要杀人!不能杀人!”

    妖魔的眼睛一直睁着,但随着最后一抹夕阳的沉没,渐渐失去了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