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十二章 是顺手了不少
    疑似no.1泰蕾莎的叛逃,并没有对安娜贝尔和李坊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安娜和泰蕾莎既不是同一期的训练生,成为战士后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除了李坊在心里默默打算,想努力回忆一些剧情外,这件事的余波似乎就到此为止了。

    在泰蕾莎被觉醒体的普利西拉暗算死亡后,一颗复仇的心使克蕾雅主动加入组织,成为训练生,几年后再登场时,已经是一名大剑。

    这中间到底过了几年?李坊不清楚,不过在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的路上,他问了安娜贝尔。

    安娜贝尔解释说,组织大概每半年招收一期训练生,全是女孩,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是五年结束所有训练和考核。在成功融合妖魔血肉后,经过实战考核,才能正式受印,成为一名大剑。

    在训练生时期,高强度的训练和融合妖魔血肉的高风险,使得普通女孩们成为大剑的路途始终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不到最后,你就不能确定你身边一直给你加油鼓劲的朋友是成为大剑,还是半途夭折。能走到最后的训练生数量,毫不夸张的说,已经少了接近一半。

    但另一方面,可以说在每一个大剑身上,组织都投入了很多的资源,并不像基米尔所说的,连情报开销的价值都比不上。

    李坊注意到,安娜的剑印是一根竖线,穿过一条像是正在拍打的翅膀的线条。他不知道这有什么含义,但也没有好奇。

    所以接下来五年时间,是原作中的空白期吧。

    李坊感到庆幸,足足有五年的时间让自己去“发育”,哪怕光是凭借学识宝石,五年后自己也能出至少四件大装。

    他现在是想明白了,自己的出装界面里,所有装备真正强大的并不是其基本属性,而是它们附加的特殊效果。比如复活甲,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物。

    毕竟大剑们解放妖气后,自身的各项属性可是成倍提升,更别说那几只难以衡量的深渊了,哪怕个位数排名的大剑有一两倍属性的提高,在深渊面前真的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幸好这五年不出意外的话是不会遇到深渊那个级别的存在,而目前紧要的事,是测试打野刀能不能对妖魔造成伤害加成。

    ……

    赶路的日子是疲累的,但每次休息的时候,李坊都会和安娜贝尔说说话。或者采来路边的野花,或者讲个笑话,每次看着安娜贝尔脸上浮现笑容,李坊总能也笑起来。

    这一路因此总算还有些乐趣。

    偶尔安娜也会把她以前到处奔波做任务时的见闻讲给李坊听,而哪怕安娜是说一些稀奇古怪风俗,李坊也能听得很认真。

    当然李坊最喜欢的,还是安娜贝尔不时给他的加餐。总是吃干粮李坊很快就感到口中寡淡,而安娜会在路上顺手猎杀一些野味,这就让随身带着佐料的李坊非常开心了!虽然弄不成美味,但烧烤也别有风情。

    有时安娜贝尔也会动手烤一只美味出来,她只会吃两口,然后剩下的全给李坊……这当然是因为李坊烤出来的东西还不好吃了,但李坊又不好意思每次都让安娜贝尔给他烤肉,所以只能自己慢慢锻炼了。

    ……

    第五天上午,安娜贝尔和李坊赶到了这次的任务地点。

    那是一个看着还比较富裕的村子,大概有几十户人家,都是道平路畅、田舍相依的模样。

    两人在路边村民战战兢兢的指引下,直接来到了村长家。

    村长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但身子看着还算硬朗,他比较镇定的向安娜贝尔述说了这些天村子里的情况。

    村长说,大概是十五天前,村子里出现了一具内脏被啃食一空的尸体。

    刚开始村民们还以为是野兽食人,就匆匆把尸体埋了,可接下来几天,每两天就会死一个人,而只有死者的内脏被吃得很干净,其他的肉都没有动过,这件事使得大家越来越恐慌,很多人甚至白天也不敢出门。

    直到有人说这也许是村子里有妖魔。

    村长想办法联系上了组织在地方的接头人,提交了一个猎杀村子里妖魔的任务。

    “直到三天前,村子里的人实在忍受不了,就抓了嫌疑最大的三个人,关进了专门存放粮食的地窖,”村长对这事感到有些不安,他畏畏缩缩的说:“那地窖很结实,里面也有足够的食物……那之后村子里就再没有死过人,我想应该是我们抓对了,那么……最后的费用,希望能少一点……”

    “我只负责杀死妖魔,讨价还价的事,你还是和事情解决后前来收钱的黑袍怪人讲比较好。”安娜贝尔命令似的对村长说:“快带我去关住妖魔的地窖,希望那里面还有活人。”

    村长被眼前这银眼魔女的气势吓住,忙不迭的往前带路。

    地窖在村长家旁的谷仓里面。

    拉起遮挡的木板,黑暗狭窄的楼梯通往下方毫无光亮的深处。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丝毫动静。

    “别下去。”李坊制止住了安娜贝尔想要下去一探究竟的行动。

    他转头问村长:“有什么气味很刺鼻或者刺眼睛的东西么?最好是非常非常难以忍受的。”

    “有,有有。”村长略微思索就明白了李坊的用意:“我们这儿有一种草点燃后会有非常辣眼睛的烟冒出来,我这就去找!”

    村长很快取来了一捆模样很漂亮的草,他让安娜贝尔和李坊和他一起站在上风向处,然后小心翼翼的点燃了那捆草,待烧了一小会儿后就吹熄了明火,然后远远地扔到了地窖下面。

    就这么接触了一会儿,村长就直冒眼泪。

    袅袅的烟雾在地窖里弥散开去,很快地窖里就有异常的响动。

    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地窖出口蹿了出来。

    那是张涕泗横流的丑脸,它一出来,模模糊糊的看清有人影站着的方向后,就哇哇叫地冲了过去。

    李坊和村长飞快的逃开,一直跑到了谷仓的入口。

    安娜贝尔没让这妖魔靠近,她手握大剑迎上前去,先是用剑侧扫歪了妖魔的动作,然后转身一剑,削飞了妖魔射来的五根指枪。

    妖魔见自己的远程攻击不奏效,就凶猛的扑了上去,想用庞大的身躯压倒对手,再将其杀死。

    但可惜它面对的是大剑。

    安娜贝尔没有解放妖气,所以侧身闪过妖魔的扑击,再从背后给妖魔开了两道血槽,鲜血飞溅。而妖魔一声惨叫还噎在喉咙里,安娜贝尔的攻击又到了。

    妖魔只得随地一滚避开攻击,然后迅速翻起身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和安娜贝尔。

    它这才看清,眼前这个人类和传说中的银眼魔女很像。

    之后,受伤的妖魔没能挣扎多久,就被安娜贝尔一剑又一剑耗空了“血量”。

    看着妖魔的尸体与手里滴血的大剑,安娜贝尔心中想到:似乎,是顺手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