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六章 结伴
    按照旅店老板的指示,李坊找到了安娜贝尔暂住的房间。

    不出意外的话,暂时就要跟着这个大剑一段时间,尽量多地积攒金币,先出些能保命的装备,然后当自己有能力击杀妖魔的时候,就要自由些了。

    李坊相信,当自己出满六件装备后,普通妖魔就应该不能威胁到自己了,甚至可以期待能够单挑弱一点的觉醒者。

    也不能说李坊对满装备以后的实力估计保守,毕竟有学识宝石被疯狂削弱在前,就算按照战士出装出满了六件装备,其本身也只是一个没技能的普通人类,所以也说不准到底能达到什么实力水平。一切都待时间来验证。

    另外,要先向安娜贝尔打听一下现在是在大剑世界中的什么阶段。

    李坊多年前看过大剑的动漫,甚至一时兴起把漫画也过了一遍,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只依稀记得一些主要剧情和那些比较突出的角色了。

    泰蕾莎时代过去了吗?克蕾雅是否已经成为大剑?北伐开始了吗?“七剑”现身了吗?

    很多事情李坊都只能埋在心底,他打定主意尽量少影响剧情的走向,毕竟大剑剧情最后好歹也算一个好的结局。

    那么首先,和安娜贝尔好好相处吧,李坊深呼吸一次,敲响了房门。

    门很快被打开,有昏黄的烛光,安娜贝尔平静的站在房间里侧的门口,从她身上飘来淡淡的香味,像是花的香气。她应该清理过身上战斗遗留下的赃污,还穿着多处破洞的那件白色紧身衣,但已经卸下了那些铠甲。

    苗条又丰满的女人。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安娜贝尔转身走进屋子,留下一个笔直修长的背影,“还带着不少行李,为什么不想留在亲戚家里?”

    “我想跟着你。”李坊始终注视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危险的大剑,“我其实和你隐瞒了一件事,我的能力似乎需要杀死妖魔才能成长,哪怕妖魔的死亡和我无关,只要我接触到妖魔的尸体就行。”

    “哦?真是充满血腥味的能力。”安娜贝尔坐在床上,烛光从床头一侧照来,明亮了她的轮廓。她微微皱眉:“神,可没有这么血腥。”

    李坊心中一紧,连忙开口道:“我不知道我这种能力来自谁,但是我在使用它……你能够相信我吗?”

    抿嘴一笑,安娜贝尔说道:“当然。”

    她们大剑不就是融合了妖魔的血肉,却用来斩杀妖魔,保护普通人么。

    她拍了拍整洁舒适的床,对李坊说:“今晚你就睡这张床,腿上的伤回复多少了?明天我们要赶在天亮之前出发。”

    “你愿意带上我?”李坊声音中带着惊喜。

    “为什么不呢?原先我还想如果你不能和亲戚过下去,就带你找个好人家安顿下来,但现在……”安娜贝尔叹了口气,接着说:“我在现役47名大剑中排名no.46,但因为新一期的新人们还没成长起来,所以暂时负责no.31战士的区域。”

    “说起来很惭愧,但如果再这么下去,我的极限可能就在这两年了。”安娜贝尔的语气很平静,“如果你能尽快成长起来,或许能帮我解决这个危机。毕竟给曾经的好友寄去黒函,真是件丢脸的事情……”

    当大剑们因为频繁使用妖气,感受到自己快要接近极限时,为避免觉醒,会给最亲密的好友寄去黒函,让好友帮自己保持人类的身份死去。每个大剑都只有一封黒函,就藏在她们手中的武器里。

    因为害怕觉醒,所以战斗的时候不管不顾,把自己弄得濒临死亡么?

    李坊认真的说:“我会尽我所能的。另外我的伤快好了,明天早上的话步行应该没问题。”他现在还是依靠小姑娘琼妮给他的双拐行走。

    “那就好。”安娜贝尔站起身,走到窗边竖立的大剑前,背靠着笔直的大剑坐下。

    李坊环顾房间,发现只有这一张双人床,他问安娜贝尔:“你就这样睡觉么?”

    “恩,无论是在野外还是城镇,我们都是这么休息,已经习惯了。”

    “哦,好的。”想起来,好像确实是这样。

    刚放下行李,李坊打算去洗个澡,毕竟在野外就没有这么方便的条件了,突然听见安娜贝尔开口说:“你真不像你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说话就像大人一样,是父母突然去世给你的打击太大了么?”

    “……恩。”

    “别把难过憋在心里,偷偷多哭几次,过段时间慢慢会好些的。我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

    她头偏向窗外,靠着大剑,没再说话。

    李坊也不再多问什么,洗漱了一番就躺床上沉沉睡去。

    ……

    凌晨,天亮之前,小镇笼罩在在深蓝的天色之中,李坊和安娜贝尔这时刚踏出了小镇镇口。

    回望身后的小镇,李坊感觉自己就像是刚从梦里走出来一样。

    李坊腿上的伤已经几乎痊愈,慢慢走已经不碍事。

    他们是挑小径走的,山林间的小路蜿蜒曲折,有些地方甚至不便通行,多亏身边有一个大剑,这一路才能走的顺利。

    刚开始李坊还有精力和安娜贝尔搭话,甚至不自禁的哼出一些前世的曲子,安娜贝尔有些好奇,但也没怀疑其他。

    这一路,走过了布满苔藓的树桥,看见了倏忽隐没林间的山鹿,耳边常有百鸟婉鸣,鼻息间尽是草木清香。

    似乎,好久好久,没有看见过这些景色了。李坊在心里赞美这自然的秀丽。

    直到太阳临头直射,李坊才有些疲累。

    “我们在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下,顺便等个人。”安娜贝尔轻声说道。

    “等谁?”

    “组织安排下来负责我的代理人,一个始终浑身黑袍的怪人。”

    每个大剑都会有一个奇怪的黑衣人负责,包括下达任务、提供补给、和治疗伤势,都在代理人的职权之内。

    但他们对大剑的态度大都很冷淡。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

    “因为每次都是这样,完成任务后,我休息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安娜贝尔走到道旁的一棵大树根前停下,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就拔剑插入地面,背倚着休息。

    “对了,他的形象可能有些怪异,你不要被吓到了。”

    “不会的。”李坊靠近安娜贝尔坐下,拿出背包里的干粮和水就吃起来。

    又不是没看过,不就像是从恐怖片里走出来的样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