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剑之最强辅助 > 第一章 新生与妖魔
    李坊记得,昏迷前最后的印象是在玩王者荣耀,还记得用的是峡谷第一帅的李白,毕竟都是李家人,虽然发挥不好,但出满了六神装。

    但现在这里是哪里?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明丽阳光透过窗户,因此室内气温还比较暖和,房间像是卧室,而家具里没有电灯……

    明明都快赢了,李坊短路的大脑里突然冒出这想法。

    没有坐在木板床上失神太久,李坊觉得应该先把自己突然就晕倒然后出现在一处陌生的房间里这件事放到一边,弄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才是最优先的。

    身上穿着很旧的衣服,但还算干净,不像是现代服装,透过短袖的衣服看见自己的双手时,李坊眼睛突然瞪大。

    这不是我的手!

    自己以前虽然只是路人角色模板,但好歹也成年了,但眼前正受自己控制的一双小手怎么看也不符合。

    眼神扫到窗边有一木架上放着有水的木盆,李坊走过去,看向水中的倒影。

    看来,真的发生了很奇幻的事情,李坊看着倒映出的陌生少年模样,不禁抿嘴哀叹。

    注视了许久,终于回过神来,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毫无依靠的恐慌。

    他连忙靠近窗户,窗户被木板封住了大部分,透过木板的缝隙放眼望去,鳞次栉比的单栋房屋正稀稀疏疏的冒着炊烟,远处是葱郁的山林,没有丝毫现代文明的痕迹……

    陌生的世界,再也回不去的家,还有那些交心的朋友,想到这里,李坊忍不住一股酸意涌上眼睛。

    打开房门,能看见走廊和楼梯,却没一丝人活动的声响。

    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吧,脑子里没有丝毫记忆可供参考,李坊领悟到,自己完全就是个黑户。

    “有人吗?”对着空荡荡的地方,李坊问道。

    自始至终都没人回应。

    他小心翼翼地踩上木质走廊,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看,哪怕被发现是黑户也好,快出现个人吧!

    日渐西沉,李坊终于把所有房间都看过一遍,空无一人。这是栋木石混合的双层房,看着只是普通人家的富裕水平,该有的东西一样不拉,称得上奢侈的东西暂时还没看见。

    重点是,家具都还挺干净,从厨房看应该不止“我”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少年的父母呢?

    另外厨房里有很多像是溅射的不明污渍,有明显的难闻的腥臭。有一些黑色馒头状的东西剩在碗里,疑似食物,但李坊不敢贸然塞进嘴里。

    房间里唯一能进出的大门被铁索从外面锁住了,而窗户都已被厚实的木板封住。

    李坊看着窗外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感受着死寂的夜晚,觉得自己被笼罩在不详的氛围里。

    因为没找到明显能吃的,所以尽管肚子已经饿了,但李坊还是决定暂且忍耐一晚,等明天,明天就试试喊窗外那栋楼里的邻居帮忙开门,顺便再了解些情况。

    心里做着这样的打算,李坊强忍着比饥饿感更加折磨人的恐惧与孤独,准备睡了。

    尽管召唤了周公许久,但好像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不归他老人家管,所以李坊迟迟睡不着,脑中沸腾不息的杂念最终拧成一股绳,一头连着心,另一头拴着浓浓的不安。

    辗转良久,李坊所幸直起身来,走到窗边,透过木板的缝隙,看向窗外。

    他猛地看见了一双在黑夜里也微微发光的金色竖瞳,和半张野兽般狰狞的脸,

    李坊被吓得哇的大叫一声,向后急退。它,好像在笑?

    房间里传来咚的一声巨响,看着很结实的木板在窗外那个怪物的爪击下像纸糊的一般,木屑纷飞,强健的手臂借着月光看得出是暗紫色,它的每根手指都有着尖刺般的指甲。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李坊恐惧万分,害怕得嘴都合不拢了,他看着怪物很快就在窗户上破开一个足以让他进入的大洞,心中警铃大作,看自己刚好在门边,立马打开门,拔腿就跑。

    但,为时已晚。

    小腿突然传来一阵被穿透的剧痛,李坊双腿一软,跌倒在地,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左小腿被一根紫色的棍子钉在地板上,鲜血直流。窗边,终于显露出全身的怪物发出愉悦的笑声。

    李坊这才看见,那穿透自己小腿的棍子,竟然是怪物的一根手指!

    “啊啊啊啊!别过来,别过来!”李坊被这情况吓得亡魂皆冒,我tm到底是在什么鬼世界!

    “我对你的惨叫声很满意,”那身高超过两米五的怪物开口发声,“你一定会是一顿令我满意的晚餐。”说完,它伸出如怪蛇般紫红的舌头舔了舔满嘴獠牙,一步步向李坊靠近。

    这一刻,李坊觉得自己刚获得的少年身体,铁定的要喂了这不知名的怪物了,想到这里,他很快冷静下来,莫名的,觉得这怪物的样子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妖魔先生,你的晚餐计划可能要泡汤了。”

    李坊发觉怪物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他和被称作妖魔先生的怪物都蓦地一惊,看向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

    那是个身姿曼妙的女人,金色的短发规矩的贴着毫无瑕疵的脸颊,银色的眼眸冰冷平静,她双手持着一把夸张的v形巨剑,白色的紧身衣外关键部位覆盖着一层银色的铠甲。

    “落单出来猎食,真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她一般说着,神色突然一紧,银色的眼睛突然变成金色的竖瞳。

    李坊终于想起来了,看这个女人的特征,和那把标志性的大剑,大剑的世界啊……

    “啊!”李坊又发出一声惨叫,妖魔把穿透他小腿的手指收了回去,转身绷紧全身丑陋的肌肉,看来是准备干架了。

    李坊忍着钻心的剧痛迅速挪出房间。

    “麻蛋,真的是个智障妖魔,都不知道绑架我啊。”李坊心中庆幸,确认战斗应该波及不到自己后,忍不住偷偷瞄向房间里面。

    房间里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释放了百分之十以上妖气的大剑基本没有妖魔能够单挑得赢,智障妖魔射出一轮指枪被大剑切断后,立马扑了过去,但这正中大剑的下怀,她只稍微前进侧身再一个上挑,就切断了妖魔的整个左腿,紫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妖魔不能站立,惨叫着跌落地面,马上就被一剑枭首。

    一些血液溅到了大剑的身上,配合着她脚下无首的妖魔尸体,散发着一种怪异的美感,李坊一边赞叹这美丽,一边庆幸自己没了性命之忧。

    “少年,过来吧,妖魔已经死了,你的伤口要尽快包扎。”

    李坊没什么犹豫就扶着墙走进了房间,走近已经收剑在背的大剑,当他经过妖魔尸体身边时,不小心踩到了妖魔断掉的手指,顿时,眼前浮现一个金币、加号、39的信息。李坊身体一滞,又马上故作镇定的前进。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被发现了。

    大剑取出随身带着的药品和绷带,蹲下身子熟练地给李坊包扎了伤口。

    “好了,没伤到骨头,以普通人的体质,一个月就没大碍了。”

    “额,恩,谢谢。”

    这好像是一个热心肠的大剑。

    “不必谢我,”她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欣赏,“我才应该谢你,你是这个小镇里唯一一个不害怕银眼魔女的人,也是你主动想要充当诱饵,引出了爱吃小孩内脏,又因为我的到来隐匿了三天的妖魔。”

    “现在妖魔已经被我干掉了一只,剩下的根据食量推测最多不过三只了,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这就方便很多了。”

    “哦,这样啊,那太好了。”李坊大脑飞转,顿时明白了情况,怪不得大门窗户都被封住了,怪不得房间里除了自己一个人都没有,那智障妖魔饿了三天终于忍不住单独出来找食,结果落入了圈套,原来是这么回事。

    “过来抱住我的腰。”

    “恩,啊?”正在思考的李坊吃了一惊。

    “我会带你去你亲戚家,他们应该还在等你。”

    亲戚?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要是露馅了怎么办?

    大剑见李坊迟迟不动,干脆地把李坊拉近怀抱里,这时李坊才发觉,自己身高只到这女人的胸部,额头正碰到一片柔软,前世没见识过女人的李坊顿时心跳加速,鼻息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没等李坊心猿意马,他突然感到一阵失重,然后落地。从窗户跳下来的大剑很照顾的没有让李坊感到什么疼痛。

    接着李坊被横抱而起,晚风,汹涌而来。

    很快,两人就来到一家稍微好看些的房屋门前,这大剑停住靠墙放下了一直僵硬着的李坊,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妖魔已经被我杀了一只,但这孩子受了伤,按照先前约定的,这孩子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门很快就打开了,露出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男人,他看了眼倚在墙边的李坊,转头用带着几分惧怕的声音说:“谢,谢谢,请尽快让小镇恢复平静,说好的佣金我一定会足额交给你。”

    这男人可能是这个小镇的镇长。

    “佣金自会有一个全身黑衣的怪异家伙来找你要,不用给我。另外剩下的妖魔刚才我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位置,顺利的话天亮之前我就会离开。”

    “啊,那真是太好了。”中年男人松了口气,转头对李坊说:“孩子,快进来吧。”

    李坊低着头,装作一副惊吓过度失神的样子,让中年男人搀扶着。走近房门前,回忆起刚才这女人释放妖气才斩杀妖魔的样子,可以推论她的实力并不强,在现役47位大剑中很有可能是no.40以后。

    李坊忍不住转身对她说:“小心点。”

    大剑露出微笑,转身迅速消失。

    进门后,李坊看见,中年男人的妻子正不安的坐在客厅凳子上,两人交谈了几句,又检查了下李坊小腿上的伤口,妇人期间一直安慰着李坊,男人则夸奖了几句。李坊简单回应了几句,便被安排在一间卧室睡下,关上房门后,他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是很好的亲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