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六十章 被算计了
    吴辰是武道宗师,不畏严寒,登山如履平地。

    常年在上山采药的白山看到吴辰一脸走了一天脸不红气不喘,心里大为吃惊。

    白雅兰在学校里经常锻炼,但和两人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没走一段路都要稍做休息。

    三个人走走听听,在天黑了以后扎下了帐篷,生火做饭,吃的都是耗热量极高的食品。

    走了一天,白雅兰的脚上起了水泡,虽然她没说,吴辰看出来了,白山带的有很多药草,吴辰配了一专治跌打损伤的药。

    白山商量和吴辰守夜,每人半夜,以免遭遇什么东西。

    “我来守夜就行,你们去睡吧,睡六个小时我们就赶路!”吴辰说道。

    吃了饭,抹上了药,白雅兰本来想陪吴辰说会儿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她太疲惫了。

    吴辰把白雅兰抱到她的帐篷里后,就坐在了外面的篝火旁。

    昆仑山的夜晚除了冷就是冷,风跟刀子似的,隔在脸上冰凉刺骨,但对吴辰来说,没有什么。

    吴辰盘腿坐着,当帐篷里传来白山的呼噜声的时候,一株药草凭空出现在他的手里。那是白天被他放进九星戒里的九叶神草,他打算此刻用它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九叶神草被冰块包裹着,吴辰的真元绕在冰块上,瞬间就被融化了。九叶神草就跟枯死的小草没什么区别,只是样子比较奇怪而已。那在手里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分量。

    但这对吴辰来说,却是无价之宝。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九叶神草,九叶神草的药性和药香都被人可以封印了,必须先破掉封印才能使用。

    吴辰用真元包裹住了九叶神草,就在这时,被一道更加强大的灵力阻挡住了。初步估计,封印九叶神草的至少是化神境。

    “灵虚上人当年已经修炼到了这种境界,如果我这只是一般的修炼者,还真不能破开封印!”

    练气境在化神境面前,就是渣!哪怕这个化神境已经陨落了一千多年,他留下的封印也不是一般的练气境能够破掉的。

    但吴辰不是一般的修仙者,他是天道宗的正宗传人,天道宗在遥远的修仙者,是首屈一指的大宗派!

    吴辰心里默念天道决,元气运行一个周天之后,在从他身体里释放出来的时候,强悍而霸道,化作一柄利剑,要破开屏障。

    空气里没有传来任何的声响,利剑消散,封印纹丝不动。

    “不愧是化神镜的强者,不过这灵草到了我手上,我就一动要得到!”

    吴辰摒弃凝神,身体里的元气经过天道决的加持,似洪水一般汹涌而出,化作蛟龙,化作风暴,冲击着灵草上的封印。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之后,吴辰的灵力有些不支了,封印也出现了裂痕,但依旧没有被破掉。

    “再来!”吴辰不但不气馁,反而斗志昂扬。盯着灵草的眼睛忽然变得有火热,渐渐缠上了一种殷虹。

    也就在这时候,吴辰本消散的灵气忽然暴涨,似洪水猛兽似的,冲遍全身。

    就在这时,吴辰就像一只战斗到癫狂的猛兽,嘴路吐出一个字:“杀!”

    那一刻,吴辰的眼睛变得赤红无比,散发出奇异的光芒,那道光撕破了黑暗,打破了枷锁,无声无息,却带着蔑视的未能。

    吴辰在炼体的时候无意间修炼出了一种攻击瞳术,能在百米之内杀人于无形,但他从来没试过,此时在无意间施展了出来。

    “卡!”就像鸡蛋壳被打碎的声音,本来有了缝隙的封印忽然如蜘蛛网般裂开,随叫消散与无形,连药草上的灵魂印记都被抹除了。

    吴辰刚刚那一击用了他最强的手段,他整个人萎靡了下来,但在最后的时刻,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青年站在雪山上的景象。

    “他就是灵虚上人吗?可惜了一代英杰!”

    吴辰无声叹息,在这个时代,要不是自己成了修仙者,他都以为仙人都只是神话。

    而在地球上,修仙者少之又少,像灵虚上人这样一位绝代强者,更是千百年才有可能出现一位,但他还是在化神境陨落了,可见修仙是何其艰难。

    “称为仙尊就可以活千万年之久,而称为修仙界独一无二的主宰,就可以和天地共存!”

    吴辰想到自己能长生不老,能让自己父母,妹妹,爱人,朋友与自己一同长生,他就坚定了信念。

    “灵虚上人做不到的,我吴辰一定会做到!”

    想到这里,吴辰炯炯有神的盯着灵草,解开了封印的灵草在也不是那种枯死的小草一般的模样,翠绿欲滴,一股奇异的药香迅速蔓延百里。

    药香里居然全是灵气,每一滴灵气走能给一般人洗髓伐骨了。

    吴辰心头猛然大吃一惊,别说五百年的人参,一千年的人参也没有这么浓郁到实质的药香吧?他不敢耽搁,立刻进入了修炼的状态,吸收从药草里溢出来的药香。

    药香入体,清流如水,就像小溪在流淌,他的肌肤,他的血液,他的灵魂都得到了净化一般。

    “五行炼体术之木灵炼体”在他体内自行运转,药香转化成了木灵元在他体内捶打。

    经历过一次之后,吴辰这次只是感觉到了痛苦,没有觉得生不如死,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被重铸了一次,顶多就是让它更加完美。

    身体痛苦对吴辰来说不算什么,更多的木灵元钻进了他的脑袋里!

    嗡的一声,他的脑袋就跟炸了一样!他感觉脑细胞都被一种强大的力量给分离了,碾碎了。

    “啊!”吴辰忍不住发出闷哼,头重脚轻的倒在地上。

    五行炼体术不紧紧是炼体,还练人的神识!

    在修仙者中,有一种专门练神识的,但那种人的体能和道法相对弱一下。

    三法都修炼不是不可以,但尼玛这那里是练神识,分明是化神境凝聚元婴时的感觉!

    吴辰才只是炼气期的第二阶段炼体前期,怎么可能凝练元婴?

    “不对,这是灵草对我攻击!”

    那种巨大的灵力冲击根本不是灵力浓郁无法吸收的膨胀感,而是灵力攻击!

    吴辰不可置信的瞪着手里的灵草,这居然是一株有意识的灵草,它居然成精了?

    “尼玛,活了二十年,居然被一株灵草给算计了!”

    当他看着灵草的时候,一种更加强浓郁的药香扑进了他的鼻子里,直冲他的脑海。

    吴辰就感觉又一个巨大的铅球重重的砸在了他的神识里, 这是要让他魂飞破灭!

    吴辰脸变得机器扭曲,身体蜷缩着,感觉自己坠入了无尽的黑暗,要在黑暗里寂灭似的。

    在 黑暗里,他看到了朝他微笑慈祥的母亲,白发苍苍佝偻着身体凝望他的父亲,朝着他招手期待他走过去的妹妹,还有一脸希翼看着他希望他回家的琳姐,伫立在一边要向他请教的袁渊,叉着腰凶巴巴的唐米米……

    他的亲人,爱人,朋友都在黑暗的尽头,放佛他过去了,他们就能团聚了。

    吴辰想要走过去,而他也这样做了。

    他头重脚轻,眼皮缓缓的闭上了,他感觉很累很累,累倒不想坚持了,累倒他想好好睡一觉。

    “吴辰哥哥,你怎么了?”此时,耳边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像黄鹂鸟一样好听。

    而就在这时候,吴辰忽然意识到那都是幻觉,如果自己走过去,他就彻底不能走回来了!

    “吴辰哥哥!”似乎有人在推他,那到声音是白雅兰。

    “凭你一棵草也想要小爷的命?门儿都没有!”

    吴辰猛然睁开了眼睛,双眼如血一样赤红,死死的盯着灵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