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五十八章 蠢货
    “这!”坐在后面的白雅兰和白山瞪大了眼睛,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之前邹志辉还属于人质,现在居然和吴辰互换了身份?

    “邹大少,你这是要干什么?”吴辰是平静的说。

    “老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威胁过!你应该庆幸,你是第一个敢威胁老子的人!你也应该感到不幸,因为我要用你的命来挽回老子的尊颜!”

    邹志辉满脸冷横,就像被警察制住住的凶徒,凶徒忽然找准了机会,为了活命一定要把警察杀死似的。

    吴辰说:“邹志辉,本来我都打算放你走了,你却来这么一出,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他吗的还给老子装逼,之前老子没找到机会,现在枪在老子手里,老子动一动手手指头就能打爆你的脑袋!”

    邹志辉脸色有些扭曲,之前他都想掏枪,但当时吴辰看着他,他不敢轻举妄动,他那自己弟弟的后半生做赌注,就是为了找这样一个机会!

    “用你的右手打断你的胳膊,和双腿,再自废右手,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要敢刷花样,老子就一枪毙了你!”

    邹志辉现在找到了机会,他要先把吴辰弄残,让他失去战斗力,然后把他带回去,把九叶神草拿去给他弟弟治病,如此一来他父亲就会对他大加赞赏,他邹家未来接班人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一举三得,邹志辉都为自己的智谋给吓到了。心想,就算你他吗的再能打,再枪面前,就是豆腐渣!

    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死死的抓着枪,一点都不敢放松。

    吴辰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邹志辉:“如果你现在把枪放下,立刻滚蛋,我会饶你一条狗命!”

    “妈的,到了这种时候还他吗猖狂,你真以为老子不敢杀了你吗!”邹志辉满脸冷哼。

    “给你三秒钟,如果你杀不了我,我就杀了你!”

    吴辰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故意激怒邹志辉似的:“一!”

    一般人被人拿枪指着,都会老老实实的跟孙子似的!那里见过吴辰这样“求死”的,还生怕自己死的不过快似的。

    “二!”短暂的挺短过后,吴辰嘴里数了第二个数字!

    邹志辉要多紧张就有多紧张,他想到吴辰说的花,三秒钟不打算吴辰,吴辰就弄死他!他不知道吴辰哪来来的勇气说这种话,但他他有种感觉,吴辰说的可能是真的!

    大脑里转了这么以一圈,吴辰嘴里轻描淡写的数到:“三!”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虽然邹志辉是拿枪指着吴辰的脑袋,但似乎等待死亡的是他似的,当吴辰数到三的时候,他放佛感觉死神降临了一般!

    “去死吧!”邹志辉心里害怕到了极点,都没来得及思考,也似乎是早就想好了,瞬间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枪响,有脑袋被打包的声音,噗的一声似的。

    不只是距离太近的缘故,还是什么,居然没有血花四溅!

    “吴辰哥哥!”白雅兰一身大叫,然后就震惊的睁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本能的认为被打死的是吴辰,事实并非如此!

    白山犹如见鬼了似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邹志辉在开枪的一瞬间,忽然调转了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打了一枪!瞬间笔名,脑袋后仰,瞪大了死鱼眼,太阳穴上有一个小黑洞,往外留着鲜红的血!

    邹志辉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就一命呜呼了!

    “他不说要打死我吗?他怎么自杀了?”

    吴宇一连惶惑,不明所以的问道。

    白雅兰和白山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见?

    “少爷,死了?”来送九叶神草的男人大惊失色,连连后退,然后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往外掏自己的手机!

    “你这是要给邹家报丧吗?”吴辰从车里出来后,瞬间出现在了这人的面前。

    这人吓了一跳,见鬼了似的:“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如果是鬼,你不早就死了吗?”吴辰说道。

    “你要干什么?”这人看到吴辰有影子,就是这样他觉得更可怕!邹志辉明明是要打死吴辰的,结果邹志辉一枪打死了自己,要说邹志辉是自杀,打死他都不信!不是自杀,那就是吴辰做的手脚,那么短的时间内吴辰是怎么做到的,谁都没看到!更想不通!

    “你不是要给邹家报丧吗?我担心你不知道怎么说,告诉你几句话!”

    “看着我的眼睛!”吴辰忽然爆喝一声,用上了几分真元。

    如雷灌顶,这人耳边轰隆隆的,下意识的看向吴辰的眼睛!

    从吴辰的眼睛里伸出一道一样的光芒,这人的意识瞬间就被操控了。

    “你知道该怎么说吗?”吴辰问道。

    “不知道,请您指示!”这人木讷的说。

    吴辰嘴角一丝玩味:“很简单,邹志辉想试试九叶神草能不能起死回生,就开枪打死了自己!”

    “少爷想试试九叶神草是不是真的,开枪打死了自己!”这人重复着吴辰的话。

    “这是九叶神草,给他吃了,看看他能不能活!”吴辰从路边随后扒下一种草的七片叶子,和九叶神草的爷子大小差不多。

    这人接过,把就草喂进了邹志辉的嘴里。

    “有效果吗?”吴辰故意问道。

    “没有!”这人说道。

    “他可真是好哥哥,为了自己的弟弟以身试药,可惜了!”吴辰冷冷的说道。

    说完,吴辰就离开了。

    但在他离开的时候,朝着远处的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出租车司机一直在那里观看,吴辰和独眼瞎邹志辉之间的打斗都看了个七七八八,但因为太远,具体的事情他没看到。

    出租车司机在张望的时候,忽然看到吴辰跟他招手。

    出租车司机哪敢过去,撒腿就跑!有多远跑多远,他以为吴辰要杀人灭口似的。

    吴辰想把出租车司机叫过来,给他打车的钱,同时给他洗洗脑。

    “算了,反正他没看到邹志辉是怎么死的,警察一定会相信邹志辉叫来的人!”

    吴辰想了想,没追上去摸出邹志辉的记忆。抹除记忆,就会伤及大脑,和出租车司机无冤无仇,就算了。

    “小兰,白老伯,我们走吧!”吴辰回到车旁,对白山和白雅兰说。

    白雅兰和白山还出于震惊之中,看着吴辰,放佛不认识他的是,看着怪物似的。下意识的有点怕他,不敢违抗他的意思。

    吴辰随便找了一辆车,让白雅兰和白山坐上去,开着走了。他也不担心被追踪,警察照过来了让他们开走就是了。

    吴辰开车走后,邹志辉叫来的那人猛然惊醒了似的,快速的飞奔到邹志辉的车里,此时邹志辉的尸体已经冰凉了,死不瞑目的样子,有些恐怖!

    “少爷,你怎么这么傻?”这人捶胸顿足,迫不及待的打了一个电话。

    生意里带着哭腔:“家主,不好了,大少爷为了给二少爷试药,把自己打死了……”

    没一会儿,邹威就带着人过来了,看到死去的儿子,他一脸的愤怒!

    质问送九叶神草的人,得知邹志辉是担心九叶神草是假的,为了邹远航,他居然打死自己试药!

    这种事儿说给谁谁都不信,但送药的人说的很是笃定,哪怕被痛打了一顿,依然这样说!

    “混蛋,畜生,愚蠢!”邹威大骂,气的浑身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