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五十五章 碾压
    “打伤了虎爷,还敢问龙爷要钱,你他吗的还真不再不知死活!”

    在昆仑市一般人听到独眼瞎的名号,谁不哆嗦两下?

    吴辰的话激怒了独眼瞎的手下,其中敲门的那个人恶狠狠的瞪着吴辰。

    “龙爷,让我把这小子的舌头割了,给您当下酒菜!”

    五大三粗的混混十分蛮横,若看着被框住的家雀儿似的,也不等独眼瞎说什么,他就朝着吴辰走了过去。

    独眼瞎没说什么,显然是默许了,围住吴辰的混混们纷纷后退了几步,让出了活动的空间。

    “你想做什么?”吴辰摆手,忽然说道。

    五大三粗的男人愣住了,轻蔑的看着吴辰:“也不干什么,打断你的四肢,废掉你的第五条腿,割了你的舌头,挖了你的眼睛而已,放心,你不会死!”

    吴辰看着五大三粗的男人,瞥了一眼独眼瞎,说:“原来你们是来打架的,我劝你们回去吧,免得发生不愉快的事儿!”

    这种话在混混儿眼里就是认怂了,回去?他们来了不做点什么,就会不会轻易回去!

    “现在知道害怕了?也不算晚!别说龙爷没给你机会,想求饶的话可以,拿出一千万给虎爷做医疗费,拿出一千万给龙爷消火,在拿出一千万给弟兄们喝茶,最后在摆上一百桌酒席,给虎爷磕头赔罪,然后再让车里的女人好好伺候龙爷,龙爷高兴了,兴许就会饶你们一名!”

    五大三粗的男人自以为是的说,牛逼哄哄的,但他的眼里带着一种戏谑,哪怕吴辰这这么做了,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吴辰。

    吴辰看着傻子似的,呵呵一笑:“那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马上滚蛋,我就当作你们没来过!”

    在任何一个人看来,吴辰都会跟够一样跪下,哭天喊娘的求饶。但他没有,他反而一脸淡定不说过,比混混更张狂的样子。

    五大三粗的男人目露凶光,冷横着说:“装逼的人老子见多了,但任何一个在老子面前装逼的人,都回到他娘的肚子里去了!”

    眼看五大三粗的男人就要动手,站在一旁的邹志辉忽然开口说:“大力,动手的是悠着点,一拳把这小子打死了就不好玩儿了!”

    五大三粗的男人叫大力,他以力气见长,是独眼瞎手下最能大的打手之一,孔武有力,很是彪悍。

    “邹大少放心,我会留下这小子的命好好玩儿!”

    话音一落,叫大力的混混挥舞着拳头朝着吴辰打去,带起一阵风,呼呼的,拳风刚猛,阴邪,一出就是杀招,奔着废了吴辰去的。

    混混们朝都戏谑的看着吴辰,放佛下一秒他都会变成死尸似的。

    “龙哥,看样子大力的比以前好像更厉害了!”邹志辉在一旁评头论足,别人都叫独眼瞎龙爷,他叫独眼瞎龙哥,可见他是和独眼瞎平辈论交的。

    独眼瞎有些自豪的说:“前段时间我送大力去集中训练营训练了几个月,他的力量……”

    独眼瞎的话还没说完,完好的哪只眼睛几乎要飞出来似的,见鬼了似的,就像有人掐住了他的咽喉,声音戛然而止!

    当大力朝着吴辰的脑袋打去的时候,十分迅速,别说一般人,就是当过兵的面对这一拳,也躲不开。

    吴辰没有想过闪躲,而是对着大力的拳头打了过去。

    “不自量力!”在昆仑市黑道上,没有几个人敢跟大力对拳,他自恃身高,压根没将吴辰放在眼里。

    吴辰的拳头看去轻飘飘没有一丝力气的样子,然而,当两个拳头碰在一起的时候大力才意识到大错特错了。

    吴辰的拳头就像疾驰而过的火车,就像从天而降的巨石,就像急速行走的搭讪,就像一头洪荒猛兽,夹着万斤之力,犹如钢铁。

    大力的拳头就像泥做的一样,瞬间被吴辰的拳头打的粉碎,从拳头到肩膀,骨头寸寸断裂。

    “啊!”碎骨的疼痛让大力忍不住发出惨叫,他的身体像断线的风筝,飞出去好几米远,重重的砸在地上,满脸的惊恐!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一瞬间场面变得及其安静。

    “他居然一拳把力哥给打飞了?”

    “假的吧?”

    “这种事儿只有龙爷才能做到吧?这小子有这么强吗?”

    “我肯定是在做梦!”

    “什么?”独眼瞎的瞳孔陡然一缩。

    “这怎么可能?”邹志辉跟吃了死苍蝇似的,脸色十分难看。

    吴辰对着独眼瞎勾了勾手指,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想打架就一起上吧!”

    邹志辉没想到吴辰这么能打,幸亏独眼瞎和他一起来了,他脸色阴沉,对独眼瞎说:“龙哥,绝对不能放过这小子!”

    独眼瞎似乎没听到邹志辉在说什么似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吴辰,想要把他看穿,小小年级就有这种本事,如果能将其收为麾下,那将是一张王牌!

    他一连骄狂的说:“小子,我很欣赏有本事的人,如果你愿意跟我,之前的事儿我既往不咎,而且我保证,没人能够动你!”

    “龙哥……”邹志辉脸色大惊,如果吴辰答应,那他岂不是能不能动吴辰了?

    独眼瞎摆手打断了邹志辉的话,他和邹志辉只是合作关系,并不是邹志辉的附庸,今天来也不是全为了邹志辉,而是为了孙虎。如果吴辰能够给他做事,他大不了给邹志辉一些钱,让吴辰给他道个歉。

    吴辰觉得有些好笑,他是修仙者就不说了,江宁的地下老大是他的小弟,他如果给别人做小弟,其不会让人笑掉大牙?

    他看着独眼瞎说:“我不喜欢给别人当打手,不过我可以考虑让你做我的小弟!”

    独眼瞎面色一沉,他本来只是想试试,能收则收,不能收就毁灭!因为他感觉,如果不能把吴辰斩草除根,将来必成祸患!

    “不知天高地厚,留他一口气!”独眼瞎背着手,跟发号施令的将军似的。

    吴辰虽然一拳打废了大力,但独眼瞎带来的人都不是吃素的,他不信吴辰能一个打这么多。

    “敬酒不吃吃罚酒!”几个混混立刻酒吧吴辰围了,冷哼着脸,拎着棍子朝吴辰砸去!

    “吴辰哥哥,小心!”白雅兰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看到那么多人要打吴辰,心里一阵惊慌,忍不住打开窗户探出头去大声提醒。

    听到白雅兰的声音,有些混混看过去,看到她的脸的时候,一阵目眩神秘,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龌龊的画面,太他吗标致了,等收拾了这小子,一定要好好蹂躏这女人!

    吴辰回头,对白雅兰露出一脸笑意,意思是不用担心!

    白雅兰怎么能不担心?几个混混的棍棒就要落在他身上了。

    而就在这时,白雅兰看到了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吴辰抬手,一巴掌扇飞了一个,一脚踹飞一个,肘击,扫腿,直拳,他身轻如燕,在混混的包围中来去自如,犹如闯进羊群的猛虎,势不可挡。

    每一个攻击吴辰的人,都被他用最直接的方式给掀翻在地上,没有来得及攻击他的人,也被自己的同伴砸的痛苦哀嚎。

    不到一分钟,围住吴辰的混混倒了一大片!

    吴辰犹如战神般,立在场中央,挺拔如松,身上有一种无敌的气场。

    他英俊的脸上浮现一抹蔑视苍生的气势,而他面前的独眼瞎,邹志辉,还有两个保镖,就如蝼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