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五十四章 给我点钱意思意思得了
    吴辰盯着九叶神草看了一眼,有些遗憾。他的确有钱可以出更高的价格,但超过十亿,就不值当了。

    慕婉儿一直注意着吴辰的表情,见他没有多少的失望,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好的药材对于中医来说,就是古董收藏家眼里的老古董。如果这是九叶神草,吴辰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就像她,如果能百分百确定的话,哪怕和邹家撕破脸,也要争。

    早上的拍卖会总共会拍出十件拍品,越到后面的东西越值钱。但因为“九叶草”拍出了十五亿的天价,哪怕后面的分别是二百年的何首乌和昆仑一代名医的手记,都没引起很大的轰动,喊价的人也都很低调。

    上午的拍卖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结束了,人们暗暗咂舌,都在讨论“九叶草”。

    一散会,吴辰,白雅兰,白山三人就到了交易处,取得了这次拍卖的钱。人参卖出去是一千零一万,扣除一些费用,到白山手里的是九百多万。

    拿着银行卡,白山的手都在颤抖。他做梦都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多钱。

    取了钱,三个人就打算找个地方吃点饭,然后就回去。拍卖会虽然会持续三天,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了。

    “小辰,小兰,白老伯,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慕婉儿在门口喊住了他们。

    “我们打算先去吃饭,完后就回家。慕姐姐,昨天是你请的我们,今天我请你!”

    之前白雅兰不敢说这话,但此时她底气十足,九百万在手,花个几万请慕婉儿姐妹吃一顿,算是还她们的人情了。

    “你们今天就要走?”慕婉儿诧异的看着吴辰:“不说好了等拍卖会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找冰凌草吗?要不你们在这里住下来吧!”

    “白老伯和和小兰住不惯这里,他们要回去,身上带着一千万很危险,我得护送他们。”吴辰笑着回应。

    “我老头子在山脚下住惯了,在这里总感觉浑身不自在,我们也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们。”

    白山接话,憨厚的说道。

    “婉儿姐姐,这些你这两天对我们的照顾。”白雅兰很真诚的说。

    “既然你们要走,我也就不强留了,今天中午这顿饭我请。”

    慕婉儿开口说道,白雅兰推辞再三,终究拧不过慕婉儿。各自都有事儿,几个人只是饱餐了一顿,没有喝酒。

    “婉儿姐姐,有空我会来看你的!”

    分别的时候,白雅兰说道。

    美女,拜托你件事儿,因为人参的事儿,白老伯和小兰与昆仑的有些混混结了仇,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后,就会离开这里,希望你多照看照看他们!”

    吴辰对慕婉儿说道,算是一种托付。

    “小兰是我妹妹,我自然会照看她和白老伯!”

    慕婉儿理所应当的说,丝毫不做作,她看着吴辰说:“你不要贸然进山,三天后去我娘娘镇找你!”

    “那么危险,你们就不要去了!我答应你,如果我找到冰凌草,如果多的花,我会送你一只!”

    吴辰不会轻易请别人办事儿,他请慕婉儿照看白雅兰和白山,就得给她一些报酬。

    慕婉儿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吴辰已经转过身了。

    “婉儿姐姐,玉莹姐姐,再见。”白雅兰挥了挥手,和白山与吴辰一起消失在人海中。

    白雅兰和白山不知道,有几双眼睛在后面死死的盯着他们。当他们离开打车回去的时候,一些轿车从不同的位置启动了,跟在后面。

    经过了几条主街道,出租车上通往娘娘镇的乡村公路。

    行驶到一半儿的时候,跟在后面的几辆轿车其中的一辆快速的超了出租车,把车在公路中间一横。

    出租车司机急忙去踩刹车,公路上划出两道黑线,与黑车的距离就查不到一公分。

    于此同时,后面的几辆轿车也停住了,把出租车夹在中间。从车里下来了二十几个人,朝着出租车走了过来。

    打头的车,也就是横公路中间的黑色轿车里,也下来四个男人,其中一个瞎了一只眼,另一个就是邹志辉,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人似乎是保镖,看上去普通,其实都是高手。

    “出来!”其中一个人走到出租车司机的位置,用力啪嗒着车窗,十分蛮横。

    看到围过来的人,尤其看到独眼瞎,身体打了一个冷颤。

    “龙哥,什么事儿了?”出租车司机立刻从车上下来了,十分胆怯的问独眼瞎。

    独眼瞎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了一个字:“滚!”

    出租车司机一脸蒙逼,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独眼龙,他朝车里望了望,一定是里面的人的得罪了独眼龙,目光落在白雅兰脸上的时候又想,八成是或独眼龙看上了这女人,特意追来的。

    “真他妈倒霉,早知道他们被独眼瞎盯上了,给老子一万块老子都不拉他们!”

    出租车司机心里暗自后悔,他不敢得罪独眼瞎,悻悻的离开了,但他没有真的离开,而是远远的看着。

    “独眼龙?”白山一脸惊愕,一瞬间脑门子全是汗,那是被吓得。

    “爸,你认识他?”白雅兰看到邹志辉出现,心里咯噔一下,他肯定是来者不善,不免担心了起来。

    “他叫李霸天,是昆仑黑社会的代表人物之一,早年在争夺地盘的时候被人弄瞎了一只眼,就自称独眼龙,他为人心狠手辣。孙虎和他是拜把子兄弟,昨天孙虎在我们家出了事儿,他肯定是来报仇的,这下可坏了!”

    在白山说来,跟世界末日似的,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围着出租车全是人,想跑都不可能。

    “那可怎么办?”

    白雅兰也慌了,看到空着的主驾驶,不由的萌生了一个想法:“吴辰哥哥,要是能把车开走就好了!”

    “他们是来给咱们送钱的不用怕。”吴辰一点都不奇怪,他早就发现邹志辉等人跟在了后面。风轻云淡的调侃,丝毫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里面的,立刻给老子滚出来!”之前的混混用力叫嚣着。

    “吴辰哥哥,你别出去!”白雅兰见吴辰打开门要往外面走,一把拉住了他。

    “你们好好在里面坐着,发生什么事儿都别出来!”

    吴辰微微一笑,叮嘱道。

    不知为何,看到吴辰的表情,白雅兰忽然觉得没他办不了的事儿,兴许这些人真不能把吴辰怎怎么着。

    “那你小心点!”白雅兰叮嘱道。

    吴辰推门下了车,白雅兰把车门锁得死死的。

    “邹大少,这么急着追过来,是来给我送九叶神草的吗?”

    吴辰看着邹志辉,一脸玩味,丝毫没在意朝他欺上来的一群混混。

    “如果你能活下来,或许我会赏你一片叶子!”

    邹志辉看着死人似的,虽然他不相信那是九叶神草,不碍于他装逼。

    “小子,就是你把我兄弟打的住进了医院?”

    独眼瞎一只眼睛透着一种寒意,在阳光下也显得阴森恐怖,可见这人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染上了极重的煞气。

    “你兄弟是哪位?”吴辰假装不知道。

    “孙虎,就是昨天去白老三家买人参的那位,你别说你不认识!”独眼瞎冷冷的说。

    “哦,原来他是你兄弟啊!”

    吴辰咧嘴一笑:“他强买强卖仗势欺人,我路见不平教了教他做人的道理,你其实不用大老远的跑过来特别向我道谢,给我打个百八十万意思意思就得了!”

    所有的混混都目光出奇的看着吴辰,这小子还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拿龙哥开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