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五十一章 灵草
    “小辰,这是真的吗?我的人参真的买了一千万?我不会是做梦吧?”白山整个人都是懵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白雅兰恍然大悟,吴辰哪里是要买人参,而是在给邹志辉下套!这也太冒险了!

    “这家伙,连我都被套进去了!”慕婉儿盯着吴辰,她这才想到,拍卖品名单上,百年人参的卖主是白老三,而在昆仑市姓白的人很多,在她看来,一定是哪个药商用的假名,这很正正常。但她万万没想到,白老三居然就是白山!

    “有意思!”慕玉莹目光灼灼的盯着吴辰,在昆仑市,邹志辉自诩是圈里的大哥,自诩聪明,却被吴辰摆了一道!

    邹志辉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邹脸刷的一下就阴了下来,喷着怒火。

    拍卖会的人这才恍然大悟,长大了嘴巴,随即都一副怜悯的看着吴辰:他敢耍邹志辉?简直是作死!

    而就在气氛有些凝重的时候,有人急匆匆走了进来,满脸凝重的来到了邹志辉的旁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

    “什么!”邹志辉一脸暴怒,立刻站了起来,因为他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他弟弟被人踢断了命根子,现在被送去了医院!

    邹远航是去找慕玉莹谈事情的,结果慕玉莹和吴辰俩人一起进来了,邹远航成了残废!

    虽然没有最直接的证据,邹志辉认为一定是这两个人做的!一定是吴辰做的!

    邹志辉眼里喷薄出无尽怒火,死死的盯着吴辰,有着刻骨的仇恨。

    吴辰扭头与邹志辉对视,脸上毫无波澜。

    邹志辉的声音很大,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徐博文望着邹志辉:“邹大少,您有什么问题吗?”

    邹志辉死死的盯了吴辰一眼,对徐博文说:“我刚刚得到消息,我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病了,不好意思,刚刚失态,徐老,您继续!”

    “人之常情,需要我安排人送您回去吗?”徐博文说道。

    “我的亲人已经被送到医院了,等拍卖会结束我再过去吧!”

    邹志辉说道,他表面上一脸和气,余光瞥向吴辰,眼底有着无尽的杀意。

    “谁病了?”慕婉儿看邹志辉脸色变颜变色的,不像是亲人病了那么简单,他一向沉稳,尤其在这种场合,特比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她狐疑的问道。

    邹志辉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冷冷的说:“有人踢断了我弟弟的命根子,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

    “什么?”慕婉儿大吃一惊,邹家是昆仑市几大家族之一,有人居然敢这么做?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她对邹志辉说:“既然邹远航被人打伤了,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邹志辉目光阴冷的说:“我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盯着凶手,绝对不会让他跑了!”

    慕婉儿见邹志辉的目光总是朝着吴辰的方向看,心想那人不会是吴辰吧?

    “下面是第八件拍品!”

    徐博文掀开面前托盘的盖子,上面有一大块冰,冰块里有一株奇形怪状的药草,上面有七片叶子。这株药材上面覆盖着冰霜,随时都会枯萎似的。

    “这是啥?”

    “怎么在冰块里冻着?”

    在这里的百分之九十都坐着与中药材有关的声音,但谁都不认识那是什么草药。

    “这株草药是在昆仑冰川一座古墓里发现的,而那座古墓,至少有上年前的历史,据考古学家考察发现,这古墓是一千年前灵虚上人的坟墓!而这株药草是灵虚上人的陪葬品之一,而灵虚上人当年拥有能起死回生的神药,九叶神草!”

    徐博文指着那株被封在冰块里的草药说:“而这冰块里的东西,极有可能是九叶神草!”

    徐博文的话一说完,全场寂静!

    灵虚上人是千年你以前在昆仑山修炼的道士,据说已经成仙,能御风飞行,而他手里更是有很多天材地宝,其中也有传说中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九叶神草!

    灵虚上人用神药救死扶伤的故事在昆仑广为流传,现在昆仑山好多地方都建有灵虚庙。

    所有人都相信灵虚上人医术高明,但没有人会相信世界上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神药!

    这时候,徐博文又开口了:“起死回生是无稽之谈,但九叶神草能让将死之人在活几个春秋,那是有历史记载的!”

    “而灵虚上人仙归之后,九叶神草再没出现过!这株是不是九叶神草我不敢断定,但如果是,那它就是世界上唯一的神药!这株药草的起拍价是,五百万,每次竞价十万!”

    徐博文是一个很成功的拍卖师,很懂得人心,他的几句话把所有人对生的欲望都勾了起来。

    人们目光灼灼的盯着只有七片叶子即将枯萎的药草,眼神明明不定。

    然而,众人也都只是看着,理智告诉他们,这根本就不是九叶草,因为它只有七片叶子!

    拿出这种很有噱头的东西,是考验个人眼力的时候。赌对了,获得神物,哪怕得了重病也不会死;赌错了,拍卖会也不用负责人,只能自认倒霉!

    “这如果是真的九叶神草,你们会舍得拍?我看八成是假的!”

    “什么叫八成是假的,这根本就是假的!”

    “依我看这根本就是长在坟墓里的一棵草,压根就不值钱!”

    “一百万的话可以考虑考虑,五百万,我可以买一株一边多年的人参了!”

    “许老,我看您还是把它拿下去吧,拍第九件吧!”

    人们生死熟虑之后,都认为这是假的。

    但有一个人却目光灼灼的盯着冰块里的药草,他就是吴辰。

    吴辰不知道什么九叶神草,但他知道,这是一株灵草,它的枝干里,叶子里蕴藏着浓郁的灵气。有多浓郁呢?相当于一株五百年的人参!

    但这株灵草上却没散发出一丝的药香,反而死气沉沉,是因为灵草被人刻意封印了。

    “想必是那什么灵虚上人把灵草的灵性和药性封印了,所以这些凡夫俗子才看不出来,不过这样最好,我可以低价收购了!”

    吴辰心里乐翻了天,脸上却不动声色。

    这时候,徐博文说话了:“按照程序这株药草是必须要拍卖的,如果三分钟内每人出价,才能换下一个!”

    “起拍价五百万,有人愿意买下这株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神草吗?”

    徐博文其实一百个不相信这是九叶神草,之所以会拍卖,是因为主办方不想就这么把它扔了,其实也是想让人拍下,看看到底是真的是假的。但大家都不是傻子,他本来没抱什么希望。

    谁知,一个“傻子”这时候却举了举牌:“我出五百万!”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吴辰看了过去,就跟看着傻子似的,这丫脑子有病吧?一百万买一棵草?

    被那么多人看着,吴辰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和腼腆的样子。

    “这为先生,请问您贵姓?”徐博文愣了一下,心里顿时一喜,笑呵呵的问道。

    “免贵姓吴!”吴辰笑着说。

    “这位吴先生出价五百万买这株药草,有人出更高的价吗?”

    徐博文朗声说道,环视四周,身为拍卖师,他自然希望有人越多的人竞价。

    “那小子一看就是被驴踢了,傻子才会竞价!”

    那是五百万,不是五百块!五百万可以在市里买一套别墅了,再包养几个小蜜!而这人却买了一株枯死的草,很多人都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