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四十章 较劲
    邹远航亲自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拿着高脚杯摇晃了几下,细细的品了一口。

    “这酒没问题,居然真的是我们看走眼了!”

    邹志辉想喝红酒是假,想验验红酒的真伪才是真。喝过之后,眉头不但没有舒展,反而凑到了一起。

    “有意思!”

    邹志辉瞄了白雅兰一眼,心里打定主意,今天绝对不会让白雅兰和吴辰轻易从这里离开。

    “雅兰妹妹,这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好,一瓶红酒几乎被你喝光了,你可真不地道。”

    慕婉儿嘴里噙着笑,看似是埋怨,其实是在打趣。

    “再上一瓶拉菲!”慕玉莹对服务员说。

    “不用了,我其实真喝不了多少!”白雅兰说的是实话,但她不会把吴辰在她身上点穴的事儿说出来。

    但其实,白雅兰之所以这么能喝,一方面是吴辰点了她的穴,最主要的是,吴辰净化了白雅兰杯里的酒。他把白雅兰杯里红酒的酒精提了出来,剩下的可不就跟喝饮料差不多吗?

    不这样做,就算他点了白雅兰的穴,那么多酒进到她的身体里,她也是会醉的。

    “这话之前我信,现在我可没那么好糊弄。”

    慕婉儿也来了兴致,对白雅兰说:“等会儿我也得喝妹妹你连干三杯。”

    “我说,你们还喝啊?我都饿的不行了,吃饭行不?”

    吴辰现在就想赶紧吃了饭和慕婉儿他们分道扬镳,然后去寻找冰灵花。

    “你吃你的,我们喝我们的!”慕婉儿说道。

    就在服务员把一瓶红酒拿过来的时候,后面跟进来了好些人。

    “婉儿,说好了今天聚会,你却放我们鸽子,在这里和情郎私会,这事儿你做的不地道的!”

    说话的是一个画着浓妆,身材还算不错的妖艳女人。

    其他人穿戴的都是国际名牌,非富即贵,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傲气。

    “你们怎么来了?”慕婉儿之前跟她们说过,自己要招待贵客,没想到他们居然过来了。

    “会情郎就说会情郎,还招待贵客!你糊弄鬼呢!”

    另一个浓妆淡抹的女人半打趣,说话的是眼神瞄着邹志辉。

    “这你们可真误会了,婉儿并不是会什么情郎,而是在招待救命恩人!”

    邹志辉替慕婉儿解释,他似乎在圈中很有地位,他说的话这些人都相信了。

    “婉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要么是你的闺蜜,要么是和你一块玩儿到大的朋友,你的救命恩人来了昆仑,你怎么不介绍我们认识呢,我们好好好感谢他啊!”

    “婉儿姐,想必这位就是救你的小神医吧?还是一个小帅哥呢。”

    “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年龄看上去不大,却很性感的女人,挑弄的眼神看着吴辰。

    慕婉儿在火车上突发急性心脏病被一个少年神医救了的事儿,一会去就传开了,很多人都好奇那位少年神奇到底是谁。

    这里除了邹志辉,就只有吴辰一个少年,自然就猜到他就是小神医了。

    “我叫吴辰。”吴辰回答道。

    “原来你叫吴辰啊,我是婉儿的闺蜜,丽丽,多谢你救了婉儿。”叫丽丽的就是那个性感火辣的女人,很妖娆。

    “该给我的钱已经给了,不用再谢了。”吴辰说的全是大实话。

    “你可真可爱!”丽丽说道。

    “人你们已经见到了,你们回你们的包间吧,改天我们再聚!”慕婉儿毫不客气的逐客了。

    “这场聚会本来就是替你和邹大少举办的,你们在哪儿我们当然就在哪儿了!”

    “相见见就是缘分,我们也正想和小神医喝一杯呢。”

    “服务员,我们添一些椅子和餐具,另外把天字一号包厢没上的菜上到这里。”

    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看了看慕婉儿,在征求她的意见。

    “照他说的做吧!”慕婉儿知道这些人来了就不会走,对服务员吩咐道。

    “邹大少,二少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他人呢?”

    妖娆的女人丽丽发现少个人,好奇的问邹志辉。

    “我弟弟仗着自己能喝,敬了对面那位美女几杯酒,结果这位美女跟没喝一样,我弟弟被喝趴下了,我让我服务员把我弟弟扶到客房休息去了!”

    邹志辉这话说的有些无奈,其实是在小事儿,是在给过来对这些富二代指示。

    “邹二少可是我们圈里的酒仙,能把他喝到的人可不多。这位小妹妹,你酒量既然这么好,说什么我也得敬你三杯!”

    妖娆女人丽丽端着酒杯,对白雅兰说。

    “雅兰妹妹已经喝了不少了,不能再喝了,你们想喝的话,我陪你!”

    慕婉儿把酒挡了下来,她之前之所有没告诉他们在哪个包间,就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毕竟吴辰,白雅兰,和这些人不熟,谁把谁灌多了也不合适。

    但这些人还是来了,制定时邹志辉把他们叫来的,他这是要想替邹远航找回面子。

    “婉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位妹妹一看就跟没喝一样,你怎么能说他喝多了呢?你还怕我们喝了你的酒啊?如果你舍不得花钱,我请这位妹妹和就是了!”

    丽丽言语比较刻薄,非要和白雅兰喝酒:“这位妹妹,一看你就是能喝的人,你不会不给姐姐我面子吧?”

    白雅兰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但她不怕,因为她相信自己不会喝醉。

    “我妹妹喝了不少久酒了,已经不能再喝了,你要实在想喝,我替她喝!”

    来的有二十几个,一看就是来搞事情的,别说三杯,一人一杯白雅兰都受不了。

    吴辰倒是就算是能净化酒精,但那需要消耗元气,太麻烦。

    吴辰瞥了一眼邹志辉,想喝酒,小爷陪你们就是了。

    “小神医,你刚刚还说自己只能和四两,你已经喝够两了,不行不要勉强,反正你妹妹比你能喝,你用不着担心!”

    邹志辉犹如操纵一切的似的,怪声怪气的。

    “多喝二两也没关系。”吴辰说。

    “小帅哥,你要替她和可不是多喝二两的事儿哦,你至少要喝三杯!iimk确定你没问题?”

    丽丽玩味的看着吴辰,问道。

    “三杯不可能,一杯一杯的随便喝!”吴辰说。

    “替酒和三杯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你要是爷们儿,就按规矩来,你要是娘们,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一个中分头的男人冲着吴辰叫唤,带着一脸的嘲笑。

    吴辰也没生气,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花:“我二十分长如果不是男人,你这种一寸丁儿又算什么?”

    场面瞬间的安静了下来,

    二十公分,一寸丁?这是六倍的差距,前者是真男人,后者坚挺一点的持久一点的话勉强算个男人。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忍不住朝吴辰和中分男的裆部望了望,差距有那么大吗?

    然而其中有几个女人则好奇的盯着吴辰,心想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更加好奇的盯着他的裆部,想入非非。

    “小子,你敢当众羞辱我?”中分男的不堪被当中揭露,气急败坏,用愤怒掩饰自卑。

    “说实话就叫羞辱你?你的内心也太脆弱了吧!”

    吴辰淡淡的说道。

    “好,你小子有种!”

    中分男拎着一瓶昆仑雪藏往桌子上一戳:“小子,你要是真男人,这瓶酒咱们一人一半!”

    所有人都玩味的看着吴辰,意思是你小子完了。

    吴辰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中分男,不屑的时候:“随便一个娘们儿都喝半瓶酒,真男人是用整瓶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