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三十八章 能意思意思不?
    尽管知道了缘由,尽管不用自己花钱,白山心里依旧不能平静,总觉得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如坐针毡。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点菜吧,想吃什么随便点。”

    慕婉儿很热情,很大方的说,最主要的是,她这不是客套,一颦一笑都透着真情实意。

    “婉儿姐姐,我们没来过这么高级的饭店,还是你点吧,你点啥我们都爱吃!”

    不用看菜谱都知道里面的菜都贵的离谱,白雅兰没去拿菜单,甜甜一笑。

    “对你们点,别点太多,够吃就行。”白山如坐针毡,盼着早点点菜早点吃完早点回家。

    “好不容易来一趟昆仑,怎么着也得吃几道这里的特色菜!”

    吴辰和两人的反映完全相反,拿起菜单就翻了起来,看到喜欢吃的就点,完全没在意价格,一口气就点了十几道,别说白山,白雅兰没听过那些菜名,他也是第一次见。

    点完之后,吴辰对服务员说:“先这些吧!”

    “你们也点啊,我点的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你们喜欢吃啥也随便点!”

    吴辰咧嘴一笑,好像他请客似的。

    “没见过世面!”邹远航冷哼一声。

    慕婉儿和慕玉莹分别拿起菜单,各自点了自己爱吃的。

    “你们不来一盘炒腰子补补?”吴辰一脸笑意的对邹家两兄弟说。

    邹远航忍不住又要愤怒,邹志辉拍了拍他的肩膀,意思是等下再找机会收拾他。

    “你还是自己自己补吧!”邹远航恶狠狠的说。

    “这个主意不错!”

    吴辰笑着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两盘炒羊腰子,好好补补,才有力气上上采药!”

    “好的,先生!”服务员又在菜单上填了一道菜,只是名字不一样,但东西还是那东西。

    服务员问道:“请问各位需要什么酒水?”服务员态度很好,声音很柔。

    邹志辉这次倒是很主动,很豪气的说:“给三位美女来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我们来两箱最好的昆仑雪藏!”

    昆仑雪藏是昆仑特产的佳酿,历史悠久,华夏名酒,不比茅台五粮液差。

    吴辰说:“昆仑雪藏是华夏名酒,虽然畅销全国,但最正宗最地道的昆仑雪藏还是得到昆仑才能喝得到,我早就想尝尝了。不过,昆仑雪藏比蒙古上的草原白还要烈,我们四个喝一瓶就够了,两箱太多了,喝不了!”

    “喝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小神医可以拿回去给你的亲戚朋友尝尝。”邹志辉很好心的说道。

    “这样也可以吗?”吴辰问慕婉儿。

    “可以。”慕婉儿瞥了邹志辉一眼,笑着说。她看的出来,邹志辉没安好心,但有她把关,她也不认为会出什么乱子。

    “那随便吧,不过我可生命,我最多喝个三四两,多了我就不喝了!”吴辰说道。

    “小神医能喝多少喝多少,量力就行!”

    邹志辉呵呵笑道,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只要你喝一口,和多少可就又不得你了。

    慕婉儿请客,话语权在她这里,她对吴辰说:“你就算多喝,我也不许,下午我带你去看昆仑冰宫!”

    “你想多喝我也不许,下午我还要带你去看昆仑冰宫呢。”

    慕婉儿温婉一笑,扭头对邹志辉说:“你下午不是要去拍卖行查看拍卖品吗,你们兄弟俩也不许多喝!”

    邹志辉眼底闪过不快,慕婉儿都快和他订婚了,她却胳膊肘往外拐,让他心里很不爽,表面上装作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本来想和小神医畅饮的,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都少喝,改天有机会,在和小神医不醉不休!”

    “上两箱昆仑雪藏!”邹志辉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几位请稍等,你们点的东西很快就会上来!

    服务员向上面报了菜单,真都没用多少时间,美味可口的佳肴就一道道上来了。

    红酒上来的时候,是醒好了的,倒上就能喝。

    慕玉莹到了三杯酒,一杯给慕婉儿,一杯给白雅兰。白雅兰喝过红酒,但八二年的拉菲还真没喝过,此时也不好拒绝。

    邹志辉打开了昆仑雪藏,到了四杯酒。

    白山连连摆手说够了够了,被子还是满满的。

    邹志辉刚要说什么,慕玉莹端起红酒站了起来,对吴辰说:“吴辰,谢谢你救了我姐,感激的话都在酒里!”

    四分之一高脚杯的红酒,慕玉莹一饮而尽,一滴不剩,干练,利落,豪爽。

    吴辰说:“你这怎么干了?我不胜酒力,我能意思意思不?”

    “随便!”慕玉莹倒是无所谓,她最大的一个性格特点就是,从不强人所难,尽管有时候性子霸道了一点。

    “小神医,人家女孩儿都干了,你身为男人怎么能不干呢?在我们就酒场上的规矩,女孩儿干的话,男人至少要喝三杯!”

    在邹志辉要酒的时候,走远刚就明白了其中意图,此时怎么肯放过吴辰。

    不管在那儿,女孩儿干了,男人不干,确实是一件丢人的事儿。但也也就是怕丢人,往往更丢人了。

    慕婉儿笑着说:“小辰,我妹妹一直都说,如果见到你一定要好好感谢你,这一杯酒是我妹妹的心意,你把你那杯干了就行。”

    “好。”吴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股火辣从窜进了胃里,幸亏是吴辰,如果是别人,不被那股烈劲儿冲个七荤八素才怪。

    “这酒真够劲儿!”吴辰吧嗒这舌头。

    “小神医,你救了婉儿的命,就是救了我的命,我敬你三杯!”

    邹志辉一直以慕婉儿的未婚夫自居,真是这样的话,这么说也没毛病。

    “不喝。”吴辰很果断的拒绝了。

    这就尴尬了,邹志辉脸色顿时一沉:“我是真心实意的要感谢你。”

    “我救的是慕大美女,她当时就给了我医疗费,刚刚她妹妹又感谢了我,已经够了!再说,我刚刚已经说了我最多和三四量,刚刚那一辈就有二两,我顶多再喝一杯。”

    吴辰说:“要不我们大家共同举杯,喝了这一杯就开吃。”

    别说邹志辉两兄弟,慕玉莹都还没喝够呢,慕婉儿和白雅兰都还没喝,遇到吴辰这样的奇葩,也真没谁了。

    “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共同举杯,喝了这一辈,想吃饭的吃饭想喝酒的喝酒!”

    慕婉儿今天主要款待的是吴辰,吴辰和邹家两兄弟有不愉快,想好好喝酒是不可能的,举起杯子,说道。

    “这就的确不错,不过我是真不能喝了,你们随意!”

    吴辰笑着说到,然后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婉儿姐姐,谢谢你请我和我父亲吃饭,我敬你!”

    白雅兰很乖巧懂事的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好酒就是好酒,入口香醇,久久不散,回味无穷。

    吴辰没理会别人大吃了起来,邹志辉和邹远航互相对视一眼。

    “这位美女,之前在市场上多有得罪,我敬你一杯,还请不要见怪!”

    邹远航端起酒杯,对白雅兰说。

    “我不和你喝”白雅兰是善良的姑娘,但不是傻姑娘,明明知道是邹远航派人来抢自己的手镯,她不可能装作没发生过,和对方心平气和的干杯。

    “美女,之前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过去了,怨家宜解不宜结,你说对吗?”邹远航觉得很没面子,但还装作要和解的模样。

    “不喝。”白雅兰说。

    邹远航脸色沉了下来:“美女,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了?”

    “随你怎么想。”白雅兰还没走出校园,还没学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所有的好恶,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性子也比较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