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三十七章 赶紧分了吧
    慕婉儿一脸决然,她是那种一旦做了决定就绝对不会改变的女人。她说要去采冰灵花,她就一定回去。

    邹志辉张了张嘴想要劝,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能动摇慕婉儿的决心。

    其实只是慕婉儿,很多有权有势的人都在打冰灵花的主意,只不过都没有完全的十足的把握而已,但也都在暗中酝酿着。现在有人趟路,邹志辉求之不得。

    邹志辉说的很是动情:“既然婉儿你已经决定了,上刀山下火海,我陪你一起去!”

    “既然是十死无生的地方,我看你们还是把位置告诉我,我自己去吧,不用你们陪!”

    吴辰深信,一般人是绝对不会把他才不到冰灵花,他可不想带一些累赘,更不想和其他人分羹。

    “位置姐姐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等过两天,姐姐带你一起去!”慕婉儿微微一笑。

    吴辰有些无奈,心里打定主意,还是自己去找吧。

    说话间,两个人来到了包间。

    “大哥,怎么把包间换这里了,人还这么少……”

    有些阴柔的男人正说着,眼神瞄到了吴辰身上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眼睛瞪得大大的,脱口说道:“是你?”

    吴辰看到邹远航,顿时了然了,原来他是邹志辉的弟弟,浮现出一抹玩味:“是我,你的人把话带到了吧?”

    邹远航派人去抢白雅兰的玉镯,结果玉镯没抢回来,自己的人都被打残了。还让人带话,想要玉镯,最好是派一支特种部队,也只是有可能!这是多么猖狂的花?

    看到吴辰的表情,那分明是在嘲笑!邹远航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眼里喷着怒火,就像看到仇人似的。

    “你们怎么会这里?”和邹远航一起进来的女人,不是慕玉莹又是谁?

    穿着高筒靴子,扎着脏辩,带着大二环,明明长得国色天香却装扮的跟二次元少女的慕玉莹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你们认识?”慕婉儿看向慕玉莹问道。

    邹志辉一阵好奇,只不过看到自己弟弟脸上那副恨不得吃人的表情,就只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不愉快。

    “认识,一家面这邹二少就给我送钱来着,只不过我没要。”吴辰笑着说。

    “是吗?”慕婉儿很好奇:“莫非是你治好了邹二少的顽疾,他才给你钱的?”

    “顽疾?治病?”慕玉莹有些不明所以。

    邹远航心想你猜有病,但没敢说。

    “这小子给他女朋友买了一只手镯,我看上了,要用五百万买,只不过她不肯卖。”

    慕玉莹简单说了一下和吴辰白雅兰认识的经过,坐在了慕婉儿身边。

    “姐,你怎么认识他们的?”慕玉莹也很好奇,本来应该是和圈里人聚在一起吃饭,慕婉儿临时改变了包间,说要宴请贵客,她还以为是哪个超级富豪呢,原来是这两个人。

    “他就是吴辰。”慕婉儿的话很简单,足以说明问题。

    慕玉莹本来没怎么在意吴辰和白雅兰,只把他们当作了有点缺的小情侣,五百万都不要,那不是缺那是什么?

    但听到慕婉儿的话,发现外星人似的看着吴辰:“你就是我姐姐说的小神医?”

    “不像吗?”吴辰反问。

    慕玉莹上下打量吴辰,左看看右看看,摇头:“太不像了,哪有你这么年轻的神医!”

    “我就是。”吴辰一点都不谦虚。

    “切,你还真自负!”

    慕玉莹说:“既然你自称神医,那你就露两手给我看看!”

    一般情况下,吴辰是绝对不会理会这种话的。但此刻,他却很有兴致。

    吴辰指着邹远航问道:“在我施展神技的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这人是不是你男朋友?”

    所有人都很诧异,慕玉莹问:“他在追求我,但我还没同意,你问这个干什么?”

    吴辰莫名的说:“为了你以后的幸福,最好是立刻跟他分手。”

    “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吴辰煽动慕玉莹和他分手,邹远航怎么能受得了?

    “为什么?”慕玉莹问道。

    “很简单,他肾虚,虚到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了!”吴辰当即断言。

    在座的都是成年人,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慕婉儿眼神怪异的看着邹远航,带着一丝嘲弄。

    白雅兰毕竟还是小女孩儿,这种话题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邹远航拍案而起,被踩了尾巴的大尾巴狼似的,暴怒道:“小子,你真以为老子好欺负是吗?这里不欢迎你,立刻从这里滚出去!”

    这话,慕婉儿不乐意了,她脸上带着一种不满:“邹远航,小辰是我请的贵客,你们都是陪席,如果小辰的良言你不愿意听可以出去!”

    吴辰眼睛微眯,饶有兴致的看着邹远航:“我说错了吗?如果我说错了,你就当我没说。不过我很想知道,你身上带的伟哥和迷情药水在哪儿买的?”

    邹远航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额头上全是冷汗,这些都是私人物品,有不是那在手里的东西,吴辰怎么会知道?

    邹远航的脸都气绿了,恨恨的瞪着吴辰:这个王八蛋!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吴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露了邹远航最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实,无异于在他的心口狠狠的捅了一刀,他此刻很想杀人。

    邹志辉心里也努力,邹远航可是他弟弟,有人毁了他弟弟的好姻缘,他岂能善罢甘休?

    “带着伟哥不代表不行,迷情药水是我朋友托我弟弟带过来的。”

    身为哥哥,自然要替弟弟解围,他一脸笑意的对慕玉莹说:“二妹,你和远航从小玩儿到大,他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他一直你一心一意,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可别被别人利用了。”

    “别叫的那么亲,你和我姐还没成呢,指不定谁是我姐夫呢!”

    慕玉莹丝毫没给邹志辉面子,她就是这种我姓吴素的性格,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说什么:“你弟弟是什么么货色我的确很清楚,他在追求我的时候找了多少小姐我就不说了,他玩儿大了女学生的肚子,事后逼女孩儿跳楼,我最看不起这种人渣!”

    慕玉莹一番话,说的邹远航的脸青一阵红一阵,这些年慕玉莹对他不温不火,他有信心软磨硬泡之下一定能追到她,却没想到,她在心里早就给他判了死刑!

    这一巴掌扇的,无力反驳,无法反驳!

    邹志辉的脸也沉了下来,显现出了怒意。

    这时候,房门被打开了,白山走了进来。

    白山接到白雅兰电话的时候,要在天子八号房吃饭,当时就震惊了。

    之前慕婉儿有过吩咐,白山来的时候没有被阻拦。

    忐忑的来了以后,一走进包间,顿时就呆住了!

    他活了多半辈子,像样点的酒店都没去过,有时候来市里卖药只在小饭馆吃。

    好家伙,这里装修的跟皇宫似的,那闪闪的金光晃的他睁不开眼。

    爸,这里!”白雅兰向白山招手。

    白山听到白雅兰的话,才缓过神,顿时就急了。

    “丫头,你怎么能来这里?幸好还没点菜,咱们去下面吃。”

    在这里吃一顿,得挖多少人参?白山可舍不得!

    吴辰笑着说:“白老伯,有人请客,不用你花一分钱!”

    白雅兰解释道:“爸,这位是慕婉儿姐姐,吴辰哥哥之前治好了婉儿姐姐的病,婉儿姐姐特意请吴辰哥哥吃饭,我们是沾吴辰哥哥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