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三十五章 惯犯
    “这九星每一宫自成一界,而空间会随着主人的能力慢慢扩大!五十平米虽然不多,但也足够用了!”

    吴辰目光落在小木屋的门上,好奇里面有什么。当他的意识想要推开的时候,纹丝不动。

    “咦?”吴辰十分好奇,注入更多的真元进去,拿到看似一推就开的门依然纹丝不动。他又是试了试,把他能调动的所有真元都注入到了九星戒里,拿到木门反而更稳固。

    就在这时,吴辰的脑袋里浮现出一行字:将此宫开拓方圆一万里,用意念方可开启此门,此门有通往第二宫的钥匙!

    一万里?眼睛都直了,他现在能用的空间只有击败平,长宽各几十米,他现在是炼体期,按这么算,至少得到化神后期才能开辟完这第一宫!

    修仙界果然是个坑!

    不过,既然进了坑,那就一往无前的走下去!老子倒要看看,这九宫到底有多么广阔!

    吴辰的意念从九星戒里面退了出来,心思一动,口袋里的钱包瞬间就到了九星戒里,心念又一动,钱包又回到了口袋里。

    “空间法器,果然是出家旅行的必备仙器!”

    吴辰心里一阵得瑟,让修仙界大能知道他拥有一枚神品仙器,保证分分钟灭了他。

    “吴辰哥哥,你想啥呢?”白雅兰见吴辰心不在焉的,走路慢吞吞的,似乎有什么心事。

    “我再想等会儿请你和你爸吃啥!”吴辰心情大好,脸上洋溢着的微

    笑。

    “随便吃点就行。”白雅兰笑着说。

    “前面小友,请等一等!”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很有穿透力的声音,由远及近,仿佛就在耳边。

    吴辰和白雅兰定住身,扭头看去,之间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似云中来,前一秒还在二十米开外,一眨眼就到了近前。

    道士定睛一看,满脸诧异:“是你?”

    “哟,真巧啊,你也来买药?”吴辰看见这道士,也笑了。

    这道士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和吴辰抢赤火玄石的季大师,季梦凡。

    “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在这里能与小友见面,真是缘分。”

    季大师上下打量吴辰,看的不是他的脸,像是在寻找什么,看一眼吴辰,看一眼手里的罗盘。

    季大师喃喃自语:“奇怪,刚才波动还那么大,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呢!”

    吴辰知道这道士是寻龙定穴的术士,也能识别宝物。他在昆仑出现应该是来淘宝的,想必是感受到了九星戒的波动,才追了过来。

    不过九星戒认主之后,只有吴辰才能感应到他。如果他不再人前使用,别人轻易觉察不到!

    吴辰一脸笑意:“季大师,你在找什么?”

    季大师的目光落在了吴辰手上那枚戒指上:“敢问小友,你这枚戒指可是刚刚在那边一位老翁哪里买的?”

    吴辰扬了扬手,笑着说:“这是我的传家宝,我在那边买的是这个!”

    说着吴辰将一块铜绿,递给季大师,这铜绿是从戒指上脱落的,吴辰本来打算丢了,听到道士的喊声,便用内力将它捏成了戒指的形状。

    季大师那在手里,用罗盘感应,看了个透彻。

    “季大师如果喜欢,我可以让给你!”吴辰咧嘴一笑,很好说话的样子。

    季大师心想:这就是一块铜绿,我要这垃圾有何用!

    嘴上说:“君子不夺人所爱,小友既然已经买了,我……”

    话还没说完,季大师顿时心生感应,罗盘的指针忽然指向了白雅兰,他的目光随之落在了白雅兰的身上。见到她欺霜赛雪的手上带着的红玉镯的时候,眼睛顿时就亮了,就跟看见绝世珍宝似的。

    “就是它!五百年前昆仑第一炼器大师炼制的龙凤镯,终于被我找到了!”季大师声音有些颤抖。

    看着季大师那副犹如饿狼看见小白兔一般火热的目光,白雅兰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

    季大师目光灼灼的盯着红玉镯,对白雅兰说:“小姑娘,你红玉镯能不能卖给我?”

    “不卖!”白雅兰把玉镯护在手里,生怕被抢走了似的。

    “小姑娘,我这里有一对帝王绿手镯,我和你换,行不?”

    季大师随手拿出一对玉镯,翠绿欲滴,果然是绿中帝王,没有一丝瑕疵!

    白雅兰看到的时候,眼睛顿时被吸引了,那简直漂亮了。

    虽然喜欢,白雅兰还是摇了摇头:“不卖!”

    “……”季大师满以为白雅兰会立刻同意,不曾想她如此固执。

    “小姑娘,你看清楚,贫道这可是正宗的帝王绿,如假包换!”

    “真的假的我都不卖!”白雅兰态度坚决。

    道士有些无语,把玉镯放进了怀里,又拿出一个玉佛,对白雅兰说:“小姑娘,这玉佛是我炼制了三年炼成的护身法器,佩戴在身上能滋润肌肤,延年益寿,延缓衰老;如果遇到危险,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保护你三次不死,我用这个给你换,可以吗?”

    “能延年益寿?缓解衰老?”这个玉佛同样是用帝王绿炼制的,和刚才的玉镯属于同一块玉。

    白雅兰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一丝冰凉透过之间荡涤全身,十分舒畅。

    “小姑娘,怎样?”倒是一脸笑意。

    白雅兰见到道士那种旨在不得的目光,把手收了回来,说道:“你这玉佛的确是好东西,却没我的玉镯好,不换!”

    “我……”季大师要吐血!

    急了:“小姑娘,我这可是救命的法器,能保护你三次不死!虽然你的也是法器,但最多保护你一次,而且还不见得能救命!”

    “这玉镯是吴辰哥哥送给我的礼物,就是用金山银山,我都不换!”

    白雅兰如果贪财,之前就卖给慕玉莹了,哪里还会有季大师什么事儿?

    季大师目瞪口呆:“小姑娘,在这世界上还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吗?就算情义无价,没有命,拿什么谈情说爱?”

    “我的死活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莫名其妙!”

    白雅兰没好奇的说,她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讨厌一个道士。

    “我……”季大师气结,他是江南省有名的风水大师,哪一个富豪高官不巴结他?哪里被一个小丫头训斥过?可他又偏偏不能把这小丫头怎么样!

    “季大师,凡事皆有定数,既然这玉镯和你无缘,你就莫要强求了。”吴辰笑着对季大师说。

    “就是,你赶紧去道观念经吧,别在这儿招人烦。”白雅兰神补刀。

    季大师一脸的无语,饶他是一代大师,此时也想念个咒让白雅兰乖乖把玉镯叫出来,但他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心里案子叹息。

    眼睁睁看着吴辰和白雅兰离开了,季大师沉思起来:之前的波动不是红玉镯,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忽然消失了?

    季大师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也不想了,拿着罗盘继续在市场转悠,兴许能碰到好物件儿。

    “吴辰哥哥,你怎么会认识这种讨厌的道士?”白雅兰说。

    “之前他也这样抢过我的东西。”吴辰腹黑的一笑。

    “啊,原来他是惯犯啊!”白雅兰心里对道士的印象坏到不能再坏了。

    “算是吧。”吴辰咧嘴一笑。

    白雅兰又问:“吴辰哥哥,你的戒指哪儿来的?怎么之前没见你带?”

    “这个就是我刚刚买的那个,把铜锈去了就是这样了。”吴辰说。

    “你不说这是你的传家宝吗?”

    白雅兰顿时恍然:“我知道了,你这么说是害怕那个倒是要强卖对不?”

    “算是吧。”吴辰微微笑道。

    “以后看见了那个臭道士,我要离他远远的!”白雅兰一次就记住季大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