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三十二章 真小气
    白雅兰常年在外面念书,对中医药的事儿不感兴趣,不认识邱玉莹和穆远航。

    白雅兰最讨厌这种仗着家里有钱就随意践踏别人自尊为所欲为的富二代,没理会邹远航,对那张二十万的支票看都没看一眼。

    “吴辰哥哥,我们走!”白雅兰对吴辰说。

    “站住!”

    慕玉莹喊了一声,挡在白雅兰面前,眼里带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我慕玉莹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买回来!二十万不行,就四十万,四十万不行,就八十万,八十万不行就两百万,五百万之内,你随便开价,我会立即给你兑现!”

    此话一出,引起一片哗然!

    “小姑娘,赶紧卖了吧,五百万,足够你卖是十对极品玉镯了!帝王绿的玉镯都能买到啊!”

    “平白赚五百万,还能和慕家的二小姐称为朋友,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小丫头,你赶紧把玉镯给慕二小姐吧!”

    看热闹的人替白雅兰着急,一些女人心里羡慕嫉妒恨。

    卖玉器的小哥当即就懵逼了,五百万?这是翻了二十五倍啊,他内心那叫一个懊悔。他真想问问慕玉莹,这红玉镯到底是什么宝物?有那么值钱吗?

    吴辰好奇的打量着慕玉莹,确定她不是修仙者,应该没看出红玉镯里面的玄机,想必就是有钱烧的。

    二十万白雅兰没有动容,四十万往上走白雅兰有些犹豫了,五百万真的让她震惊了!五百万足以改变他们一家的命运,她可以随便去上自己想上的学,可以几乎一次有意义的长途旅行,可以……可以做很多她以前想做却无法做的事儿。

    这,的确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如果对方好好说话,白雅兰或许会动摇,甚至会同意!

    可慕玉莹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让白雅兰心里很不爽!

    再有,这玉镯是吴辰送给她的礼物,她随手卖了,叫吴辰怎么看她?况且,这玉镯她极其喜欢,自从带在手腕上的那一刻,她就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放佛这玉镯命中注定就是她的。她心里有种感觉,这份礼物一定很特别,要她不想辜负吴辰的一番好意!

    想到这里,白雅兰思路顿时清晰了,长长出了一口气,目光坚定,毋庸置疑的对慕玉莹说:“不卖!”

    两个字,掷地有声!犹如一道惊雷,在人群中炸了!

    “靠,五百万都不要,你是不是傻?”

    “脑子有病吧?放着五百万不要,要一只破手镯?”

    “想必这男人是她的情郎,情郎送的东西自然要好好保留?”

    “再深的情义也要靠金钱维护的,有了钱买一对帝王绿不必这镯子尊贵?”

    人群中有人气急败坏,好像是自己的女儿败家似的;有的女人幸灾乐祸,阴阳怪气的嘲讽;更多的人是不理解!

    但白雅兰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在她心里,镯子比五百万重要,情义比金钱重要。

    “要我说你就卖了吧,回头再买更好的!”

    吴辰对白雅兰说,这是真心话,五百万,他可以给白雅兰做一对更好的护身玉镯。

    白雅兰摇了摇头:“不卖就是不卖,给一千万就不卖!”

    吴辰对着这个倔强的丫头有些无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好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镯子是给她买的,她怎么处理都行,吴辰也没勉强她。

    “吴晨哥哥,去找你想要的东西啊!”白雅兰拉着吴辰离开了,她很不喜欢被很多人围着像看大猩猩似的看着她。

    “等等!”邹远航脸色不悦。

    慕玉莹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给自己面子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摆手说道:“算了!我虽然喜欢那个玉镯,但也不是非买不可,既然人家不卖,就不必勉强了。”

    “这里面肯定有更好的玉镯,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邹远航保持着谦谦公子的微笑,用于眼角的余光给身后的保镖打了几个眼色。

    ……

    得到玉镯后,摊位上的东西再也没引起她的好奇,一门心思的帮吴辰寻找冰凌花。

    只不过,去了很多摊位,都没找到,甚至都吴辰都买任何吴辰感兴趣的东西。

    “吴辰哥哥,冰灵花是什么花啊,不但没有卖的,连知道它的人都没有!”白雅兰有些失落的说,要不是相信吴辰,她都怀疑昆仑到底有没有这种药草。

    “冰灵花是一种奇花,一般人不知道很正常。”吴辰倒是没有一丝沮丧,越是难找,越说明冰灵花生长的地方比较特殊一般人不敢去,或者说去不了,越是这种地方,而这种地方,往往不仅仅只有一种奇花异草!

    “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市场,找不到冰灵花!吴辰哥哥,我们去那边找找!那边如果没有,我们就先去吃饭,下午继续找!”

    白雅兰斗志昂扬,不找到冰灵花誓不罢休的表情。

    就在这时,几个陌生的男人靠近了。

    吴辰早就注意到这些尾巴了,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看来有人不想让我们安安生生的买东西!”

    白雅兰不明白什么意思,一愣神的工夫,他们两个就被人包围了。

    “两位,有笔生意好和你们谈谈,这里人多不方便,请借一步说话!”一个带头的陌生男人,语气生硬的说。

    白雅兰确定不认识他们,细细看他们,这些人不就是邹远航身后的几个人吗?看他们一个个不坏好意的,心里一下子警惕了起来,用右手护住了待在左手上的玉镯。

    “好啊!”吴辰说道。

    白雅兰愣住了,这些人一看就来者不善,怎么能答应呢?

    她扯着吴辰的衣袖,小声说:“吴辰哥哥,他们是穆远航的保镖,他们肯定没安好心,我看还是别搭理他们的好!”

    “不和他们做这笔生意,他们会一直纠缠不休的,等会儿好好跟他们谈谈!”吴辰笑着说,完全在意。

    几个保镖在前面带路,分散在吴辰和白雅兰前后左右,跟押解犯人似的,七拐八拐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安静角落。

    白雅兰心里顿时就一阵紧张,这种地方是谈生意的吗?分明是打击斗殴的绝佳场所!

    果然,一到了这里,几个保镖立刻就把路口堵死了,一脸冷傲:“把玉镯交出来吧!”

    “看你这架势不想谈生意,倒像是抢劫!”吴辰淡淡说道。

    “我家少爷从来不抢人东西!”

    一个保镖把一张支票丢在了地上:“这是一万块钱玉镯的钱,识趣的就拿了钱把玉镯交出来,只要你们在昆仑地界上,我家少爷人认你们这两个朋友,如果你们不是抬举,就别怪我们粗鲁!”

    白雅兰很生气,很恼怒:“没想到昆仑医药大亨的儿子居然会抢劫,你们敢乱来,我一定会在各大网站和媒体曝光你们这种无耻的行径!”

    “看来你是不打算老老实实的把玉镯交出来了?”

    几个保镖冷横着脸,什么社会法度,他们似乎没有概念;什么视频网站,他们完全不在乎。就算白雅兰发了帖子,以邹家的实力,也能摆平。

    吴辰瞄了一眼飘落在地上的一万块钱的支票,琢磨了起来:“你们少爷也很小气,给你们看病居然只给一万!”

    保镖们面色阴沉:“既然你们不识抬举,那我就亲自拿!”

    说着,保镖就朝白雅兰走了过去,如看着待在的羔羊似的,探手抓了过去。

    “吴辰哥哥!”白雅兰回来两天,居然遇到了两次无法无天的人,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哼!”吴辰冷哼一声,后发制人,一把捏碎了保镖的手腕。

    “啊!”第一个保镖一声惨叫,身体被吴辰踢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