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九章 拍卖会
    吴辰转过身的时候,发现白雅兰和白山都凝视着他,眼神很是怪异,就跟看着英雄,或者是怪物。

    他咧嘴一笑:“我身上有花儿吗?”

    这么一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居然分分钟就把一群地痞流氓给打跑了?吴辰前后的反差,让人难以置信。

    “吴辰哥哥,谢谢你。”白雅兰笑靥如花,如果不是白山在,估计她又扑过去了给吴辰一个大大的吻。

    “吴辰,这次亏了你,要不然我这十几天就白忙活了。”

    白山满是感激,为了挖这株人参,他耗费了十几天的时间,一点根须都没破损。

    “白老伯,你要真想感谢我,就给我弄点吃得,打了半天,肚子都饿了。”吴辰咧嘴一笑,白山的年龄不见得比吴瑞明大,但白山看上去却比吴瑞明沧桑。

    “应该的,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吃的,丫头,你现在吴辰到处转转!”

    白山是憨厚的人,平日里来个游客他只要在家都会好生接待,更别说吴辰帮了他的忙。

    白雅兰也没带吴辰去转,而是在厨房里和白山忙活了好一会儿,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很多菜都是吴辰不曾吃过的,很有特色,香气扑鼻,令人垂涎。

    因为白山经常去山上采药,白雅兰平日里不让白山喝酒,今天却主动拿出了一瓶昆仑山的特产的酒,分别给吴辰和白山以及她自己倒满了一杯。

    “吴辰哥哥,我敬你一杯。”白雅兰举起杯子,平日里她也不怎么喝酒,今天却有点雅兴。

    “我干了,你随意。”从端杯的姿势就知道白雅兰不会喝酒,吴辰说道。

    白雅兰还真不敢干,只戳了一小口,就呛得咳嗽几下,小脸微红,很是可爱。

    “不能喝就别喝了,快吃口菜。”白山连忙给白雅兰夹菜。

    “我平时只在聚会上喝点红酒,从来没喝过白酒,吴辰哥哥,你和我爸喝吧。”白雅兰红着脸说道。

    吴辰笑着说:“没事儿,我平日也不喝酒,喝不了就吃饭。。”

    “吴辰,我敬你一杯,大恩不言谢,全在酒里。”

    白山难得喝一次酒,脸上全是笑意,一饮而尽。

    客随主便,吴辰也干了。

    “那个吴辰,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白山打量了一下吴辰,又看看白雅兰,说道:“你和我家丫头只是同学吗?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爸,你别乱说。”听到这话,白雅兰白皙的小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这个老实巴交的父亲会忽然问这种问题,还这么直白。

    白雅兰这副表情到了白山眼里,就变成了不好意思,心想八成是没错了,否则吴辰怎么会替他们出头?要不然自己闺女怎么会抱着吴辰哭?还一口一个吴辰哥哥的叫?

    吴辰看了一眼满眼含羞娇娇欲滴的白雅兰,无奈的笑了笑,解释道:“白老伯,我既不是小兰的同学,也不是他的男朋友,我和她只是在火车上偶遇的,只认识不到几个小时。”

    啊?白山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大跌眼球!看看吴辰,再看看白雅兰,似乎是不相信。

    白雅兰偷眼瞄着吴辰,听吴辰这么说,心里一阵莫名的失落。

    “爸,事情就是这样,我和吴辰哥哥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当时他说自己的是中医我不信,结果他在火车上救了一个被诊断为死亡的人,我才知道吴辰哥哥是一名神医!”

    白雅兰简单讲了在火车上和吴辰认识的前后,对白山说:“我就邀请他来我们家帮你看多年的顽疾,吴辰哥哥是来昆仑山采药的,正好我们可以给他做向导。”

    “原来是这样。”白山恍然大悟,心里一阵惋惜。任何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好归宿,他做药农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他看的出来,吴辰绝非一般人,是一个有情有义有本事的人。

    “不管是不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你都是我家的恩人。”

    白山很热情的问:“你要采什么药?”

    “冰灵花!”吴辰说道。

    “冰灵花?”白山似乎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花的名字。

    “白老伯不知道这种花?”吴辰本来以为白山知道,这也是他来这里的原因之一,不过看来,自己得费一番周折了。

    “说来惭愧,我白家祖上几代人都是采药为生,还真没听说过这种花,你确定这种花是在昆仑?”白山有些歉意,也有些狐疑。

    “这点我可以确定,否则我也不会大老远的来这里。”吴辰笑着说。

    “吴辰哥哥,我爸采药的地域有限,等吃了饭让我爸去打听打听别的药农,或许有人知道。”白雅兰不想让吴辰失望而归,说道。

    白山问:“吴辰,你很着急吗?”

    “我需要冰灵花炼制一种药,只有在开花之前用,据我推算这段时间就是冰灵花的花期。”吴辰如是说道。

    “这样啊。”

    白山沉吟了一下,想到了什么,说道:“昆仑山的药农都是彼此互通的,如果我不知道,那其他的药农或许也不会知道,就算去问他们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不过两天后在市里有一个大型拍卖会,倒时候昆仑方圆几百里的药农和药商都会去,什么珍惜药草都会出现,或许你说的冰灵花也会拍卖。就算不拍卖,想必也能打听出冰灵花的下落。”

    “这里有拍卖会?”吴辰大为好奇。

    “是啊,我们这里没年都会很多拍卖会,这个时候都会举报一次大型拍卖会,本来我是打算把人参拿到拍卖会上拍卖的,回家的时候遇到了陈亮,一时高兴多了几句嘴,没想到陈亮就带着孙虎过来了。”

    说道这里,白山又一阵叹息:“孙虎是我们这一片的药商,我们都称他为黑心虎,坑蒙拐骗敲诈勒索无恶不作,今天要不是你,唉,不说了。”

    白山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对吴辰说:“这两天你就在这里拄着,两天后我带你去拍卖会。”

    “好。”吴辰对那个药材拍卖会很感兴趣,说不定此行能有意外收获。

    “白老伯,到你屋里我给你调理调理身体。”

    吃完了饭,吴辰对白山说。

    “我的都是很老毛病,就不麻烦了。”白山上年上山下山,有时候在山上一呆就是十几二十天,老寒腿,风湿,这些常见的疾病都有,平日里也吃点药。

    “爸,吴辰哥哥是我特意请来给你看病的,他保证能治好你的病,你赶紧去屋里让吴辰哥哥好好给你看看!”

    白雅兰连推带搡,白山无可奈何,只能听闺女的。

    “吴辰哥哥,我爸就交给你了。”白雅兰满含希望,看着吴辰。

    “放心,保证药到病除!”吴辰自信满满的说。

    “我去给你们准备晚饭!”白雅兰眯眼微微一笑,欢快去买晚饭的食材了。

    给白山治病的时候,白山身上有摔伤,有刀伤,有骨伤,还有被猛兽和毒蛇咬过的伤,虽然有些伤口几乎愈合了,但吴辰都分辨的出来,很多都是致命伤,白山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命大。

    吴辰问:“白老伯,你身上的伤,白雅兰应该不知道吧?”

    “让她知道做啥?吴辰,你可不要告诉我闺女,免得让她担心。”白山叮嘱,表情很是认真。

    看着面前伤痕累累的白山,吴辰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为了自己这么多年收了多少伤,他有何曾知道?

    “我我不会告诉她的。”吴辰说道,他唯一能坐的,就是把白山身上所有的隐疾治好,也对得起白雅兰的那声“吴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