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八章 买卖
    “啊!”孙虎的、整条手臂齐肩断了,不只是他拿刀子的手,包括紧紧搂着白雅兰的手,他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喊叫!鲜血如泉涌,从他手臂断裂处喷涌。

    “啊!”孙虎在地上滚来滚去,片刻的时间,就晕死了过去。

    “杀人了?”白山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孙虎,吓得浑身发抖。

    “吴辰哥哥!”挣脱束缚,白雅兰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朝着吴辰扑了过去,哇哇大哭,她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儿,少不更事,被人挟持,差点命丧黄泉,一颗少女心害怕的不要不要的。

    “啥大不了的事儿,别哭了!”吴辰很自然的用手估摸白雅兰的脑袋,安慰着。

    “闺女……”白山听到白雅兰的哭声,召集慌忙的跑了过去,但看到白雅兰被吴辰搂在怀里,一脸的尴尬。

    “别哭了,你爸看着呢……”吴辰也有点不自在,毕竟他和白雅兰刚刚认识不到十二个小时,亲密的有点过了。

    白雅兰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急忙立刻来吴辰的身边,一双眼睛已经有些发红,双眸里带着散不尽的湿气,有三月的烟雨江南,美的别致,我见犹怜。

    “闺女,你没事儿吧?”白山满脸担忧。

    “爸,我没事儿。”白雅兰脸色微红,张这么大她第一次和男人拥抱,居然被父亲看到了,肯定被误会了。

    “脖子上都流血了,进屋我给你清理一下,弄不好会留下疤的!”

    白雅兰的脖子上有一刀血痕,往外渗着鲜红的血,白山十分心疼。

    “他们怎么办?”白雅兰望着躺在地上的混混们,尤其是看着毫无血色的孙虎,心里十分解气,也很担忧。

    “打个120就行了。”吴辰轻描淡写的说。

    白雅兰看吴辰那么从容,莫名的顺从了他的意思,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

    “闺女,要不咱们带着你同学去别处躲躲吧!”

    白山很害怕,孙虎可不是省油的灯,把他弄了个半死,他怎么会善罢甘休?

    “白伯伯,他们不敢再找你麻烦,除非他们想死!”

    吴辰却毫不在意,笑着说道。

    白山这才有时间仔仔细细的打量吴辰,他白白净净的,怎么打起架来跟鬼似的,来无影去无踪,还会玩儿飞刀。

    “我听我女儿说你叫吴辰,是吗?”白山问道。

    “是。”吴辰说到。

    “小吴,你是不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白山好奇的问。

    “算是吧。”吴辰默认了。

    白山说:“你是武林高手,有你在他们自然不赶在来,可你走了,他们一定会找我们的麻烦,我不是怪,是这些人太可恨了,我觉得有必要带小兰换个住的地方。只是可惜,我这刚盖好的房子。”

    “白伯伯,是在舍不得就别搬家,我会让他们不敢找你麻烦的。”

    吴辰信誓旦旦,走到了孙虎的面前,随手在孙虎身上点了几下,血顿时止住了,否则他非流死不可。

    点完穴之后,孙虎缓缓醒了过来。而当他恢复意识的刹那,那种断臂之痛根本就无法言喻。

    当他睁开眼,看到吴辰的刹那,就跟见到死神似的,浑身一激灵。

    “醒了?”吴辰笑眯眯的看着孙虎。

    这种微笑在孙虎眼里,比魔鬼还恐怖,发颤的声音说:“你,你还想怎么养?”

    “就想问问你,想死还是想活?”吴辰盯着孙虎问道。

    孙虎环视四周,他的小弟们能跑的早就跑了,没跑的还晕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面前是吴辰,白雅兰,白山,他就像被三只狼围住的断了腿的羔羊,只能任人宰割!

    “什么条件?”孙虎自然想活,但他也知道,在这种境遇下,想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你不说要买白老伯的人参吗,一百万!”吴辰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

    “一百万?”孙虎的确待了那么多钱,可那些钱是买好些药草的,让他拿出来,跟割肉似的。

    “舍不得?要不我也给你数三个数?但我如果数数,你就只能拿一千万买你的命了!”吴辰这压根不是商量,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孙虎就算不情愿,也不得不买。但买了他也不亏,那人参至少一百多年,拿到拍卖会,起码一百多万,甚至更高。

    “我的钱在车上!”孙虎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在滴血。

    吴辰给白雅兰打了一个眼色,白雅兰从孙虎开来的豪车里,提溜出一个黑色箱子,看样子有点重量。

    白雅兰打开,仔细检查了几张,确定都是真钞。

    拿着拿着钱,她的玉手在颤抖,这可是一百万啊,有了这钱,白山就不用再风里来雨里去了,她就能上自己感兴趣的社团,买一款自己喜欢的手机和包包,想想都激动。

    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多检查了几张,然后猜对吴辰说:“刘芒哥哥,钱是真的!”

    吴辰说:“去你们家里把你之前说要卖给我的人参拿出来给他!”

    “去屋里拿卖给他的人参?”白雅兰一时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卖给吴辰人参?

    “愣着干啥,快去啊!”吴辰见这小妮子有点反应迟钝,一边在给她打眼色,一边用口型对她说了一句话。

    白雅兰立即领悟了,眼神很是怪异的看着吴辰,心想你也太坏了?不过,她相当的开心。

    “爸,你之前的那株人参放哪儿了,给我去找一下!”

    白雅兰叫白山一起去屋里,白山一阵莫名奇妙,他家里只有一些普通的草药,但凡有点年份的值点钱的都被收走了。可他刚要说什么,就被白雅兰拉走了。

    当白雅兰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跟白山挖到的人参差不多一般粗细却比人参白的东西。

    “这是你的人参!”白雅兰放在了孙虎的面前。

    孙虎的双眼立刻就睁大了:这他吗那里是人参?连草参也不是,压根就是白萝卜,还是蔫了吧唧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蔫萝卜!那萝卜当百年人参卖?这是他常干的事儿好不好?

    吴辰把孙虎的表情全看在眼里,他今天就是要以恶制恶:“看你的表情似乎对这株人参很不满意?”

    何止是不满意?那简直是一千万个不满意,但孙虎敢说吗?他不敢。

    “满,满意……”孙虎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不要勉强哦,你要对这株百年人参不满意,我就给你换一株二百年的,一千年的我们这里也有,包你满意!”

    吴辰笑眯眯的,一副好商量的口吻。

    “扑哧!”白雅兰又忍不住笑了,如桃花盛开。

    孙虎想吐血,比吃了死苍蝇还难看。

    “满意,相当满意!不用换!”孙虎连连表示自己很满意,生怕吴辰给他拿出一个五斤大萝卜说这是五千年的人参,把他卖了都给不了那么些钱!

    “满意就行,钱我们拿了,人参给你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在咱们两清了。”

    吴辰盯着孙虎:“我叫吴辰,如果你心里不服,随时可以找我,但如果你敢再骚扰白家,我会送你下地狱!”

    “不敢,不敢!”孙虎从未见过身手这么变态的人,更没见过一个年轻人的眼神比魔鬼还可怕,此刻,他说的是真心话!

    “别装死了,把这个垃圾抬走!”吴辰对几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混混说道。

    几个人刷的一下全站起来了,抬着孙虎就往外走,那叫一个快!

    因为几个人跑得太快,孙虎被颠的疼晕了过去。

    看着那群混混跟丧家犬似的,吓得屁股尿流,白山看的连连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