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六章 割舌
    吴辰穿的很普通,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孙虎和陈亮的注意,俩人真是都没看他。

    白山也是见他跟在白雅兰身后,只把他当作白雅兰的同学,并没有留意。

    因为瞬间别激起的怒火,白雅兰都忘记了吴辰的存在。

    就在这时候,吴辰却说了这么一句话:“白叔叔,我出一百万买你的人参!”

    几个人都用无比诧异的目光盯着吴辰,上下打量,看他那身不到五百块的衣服,把他绑了都不值一百万的样子。

    白山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狐疑;白雅兰也没想到这时候吴辰会站出来,不管他是真有钱还是想替自己家解围,都让她的心为之一动。

    “哪儿来的野小子,赶紧滚蛋!”地痞陈亮一脸不屑,嘴里不干不净。

    “你说啥?”吴辰假装没听见似的。

    “耳朵聋了是吧,那老子就再说一遍,立刻滚蛋!”地痞陈亮颐气指使的说。

    “哦!”吴辰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朝着陈亮走去。

    “小子,门儿在那边!”地痞陈亮以为吴辰被吓住了,嚣张的说。

    “知道了!”吴辰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在所有人,尤其在地痞陈亮措不及防之下,扬起了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地痞陈亮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儿,身体像皮球一样在地上打起了滚,根本停不下来。

    一边滚,地痞陈亮嘴里一边发出哎呀啊哦痛苦的叫声,等他停住的时候,已经滚出了白雅兰的门口,结果身子出去了,一张辆和大门的门墩儿来了个亲密接触。

    “吧唧!”地痞陈亮的鼻子当时就瘪了,脑袋磕了个七荤八素,下巴也不知是撞的,还是碰的,朝一边儿撇着,当他正脸朝上,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时候,满脸鲜血,给从坟地里爬出来的吸血鬼似的,大白天的都让人毛骨悚然。

    白雅兰,白山,暴发户孙虎,都目瞪口呆!

    白山一开始觉得很过瘾,随即脸色就沉了下来,写满了担忧,地痞是孙虎的人,孙虎是昆仑这一代的混混头目,为人阴险狡诈,得罪了他无异于得罪了阎王爷!

    白山带着几分埋怨:“你这同学是啥人?怎么这么冒失?说动手就动手?”

    “那地痞都这么欺负我们了,打死他活该!吴辰哥哥不动手,我也要动手!”

    白雅兰挥舞着小拳头,丝毫没觉得吴辰做错了。

    “你们,太不冲动了!”白山无奈的叹道,他知道吴辰是替他出头,心想大不了把人参白送给孙虎,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和她同学出事儿。

    白山和白雅兰小声说话的时候,吴辰一摸脑门,一脸歉意:“喲,不好意思,让你滚偏了,我第一次来这里,当成我家的门了,查了点角度,下次一定不会偏!”

    看他那副模样,哪里像是打偏了,分明是朝着门上打的。

    白雅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打的好!”

    地痞陈亮只是因为疼痛无法站起来,但吴辰的话还是听的到的,心里那叫一个恨。

    孙虎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儿,还敢当着他的面儿打他的人。

    而让他震惊的是,这个少年出手如电,他都没看到少年动手,绝对是个高手,但他毫不畏惧。

    孙虎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审视着吴辰,看他大包小包,分析应该是外来的,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他是这里的霸王虎,怎么能忍受一个少年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你敢打老子的人?立刻跪下给我道歉,赔偿我兄弟一百万的医药费,否则,你休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一听这话,白山的脸都被吓白了。

    “是你们先欺负人的,吴辰哥哥是正当防卫,我们一毛钱都不会给你们!”

    白雅兰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也很担忧。心想大不了就报警,哪怕打官司,也陪不了一百万。

    孙虎火热的目光带着一种阴邪,在白雅兰脸上扫来扫去,那种眼神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似的:“你个小娘们儿够泼辣的,不过老子喜欢!老子现在改变注意了,这小子赔偿一百万,你做老子的女人,这件事儿老子就不计较!”

    “你休想!”白雅兰很厌恶孙虎的那种眼神儿,咬牙启齿的说。

    孙虎赤裸裸的盯着白雅兰,目光无比阴冷,无比恶毒的说:“你们若不从,老子就当着你的面把他们杀了,玩儿上你三天三夜,再把你卖到窑子里给我兄弟挣医药费!”

    “孙虎,你敢!”白山的肺都快气炸了,眼睛里喷出无尽的怒活,今生就白雅兰一个女儿,从小大到哪怕家里条件再差,都没委屈了她,她就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就算死也决不会让女儿受半点委屈!

    “在昆仑,还没我孙虎不敢做的事儿!”

    孙虎无比张狂,手指放在嘴边,熟练的吹了一声口哨,瞬间从外面窜进来十几个混混。

    孙虎看着待宰的羔羊似的,在看到白雅兰的那一刻,他就打起了对方的主意,本来他还找到借口,吴辰这一出手,人参,钱,美女,都有了,一箭三雕,他很想摆一桌酒席,好好感谢一下吴辰。

    “小婊子,你是赔老子睡觉,还是让我杀了你这个没用的爹?”

    “丫头,你带着你的同学快走!”白山认识这些混混,都是娘娘镇不务正业的人,心里十分担忧,对白雅兰说。

    “爸,要走一起走,我绝不会丢下你!”白雅兰性子倔强,危难之际,丢下父亲自己跑,这种事儿她做不出来。

    “吴辰哥哥,你找机会能跑就跑,别管我们!”白雅兰对吴辰说,事情明明是吴辰惹的,她却没有一丝的责怪。

    “想走?门儿都没有!”

    十几个混混中的一个,用手拍打着棍子,颐气指使的说:“虎爷,是先揍老的还是小的?是先断胳膊还是先断腿?”

    “小子,老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赔钱还是不赔钱?”孙虎戏谑的看着吴辰。

    “我还以为你一出口哨就能来一千多人呢,这么点就敢在小爷面前叫嚣?”

    吴辰一脸淡漠,扫了一眼十几个混混以及孙虎,傲气的说道:“小爷也给你们一次机会,立刻从这里滚出去,小爷就当你们都没来过!”

    “妈的,敢这么跟虎爷说话,老子先割了你的舌头,看你他吗的还敢嚣张!”

    一个混混恶狠狠的,用手里的棍子去打吴辰。

    “小心!”白雅兰下意识的提醒,拳头攥的紧紧的,掌心全是汗。

    吴辰一动不动,在他眼里这个混混和棍子犹如空气一样,被他无视了。

    “敢小看老子?”混混一脸恼怒,用上了全部力气。

    就在棍子即将打在吴辰头上的时候,吴辰出手了。

    他的手如闪电般到了另一个混混身后,从这个混混腰间拔出了藏着的匕首,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回到了原地,随后一划,拿着棍棒打他的混混的牙齿被削掉了一半儿,匕首上散发的真气将这个混混的舌头齐根削断!

    接着,吴辰飞起一脚踢在了这个混混的小腹上。

    “啊!”混混先感觉到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身体瞬间萎靡,当他一张口,嘴里的舌头,牙齿全部喷了出来,这时候一种十倍于之前的疼痛让他生不如死,但不管他用了多么大的力量,都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砰!”第一个出手打吴辰的混混,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痛死了过去。

    这人要割了吴辰舌头,吴辰就让他变成了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