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五章 我买了
    吴辰目力所及,看了白雅兰家的院子里有几个人。

    “爸,我回来了。”走到家门口,推门而入,然后,她就定住了。

    在白雅兰家里,出现了两个陌生男人,一个穿金戴银一看就是暴发户,一个尖嘴猴腮,斗鸡眼,一看就是地痞无赖。

    除了这两个人,还有一个人,这人就是白雅兰的父亲,白山。

    看白雅兰的年级,白山应该不到四十五岁,但长得跟五六十岁似的,脸上留下了岁月拍打的痕迹。

    白雅兰进来之前,三个人似乎在谈论什么,白山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白山扭头,看到白雅兰的时候,眼睛里浮现一抹惊喜,随即脸上带着一丝忧虑:“丫头,你回来了,这是你同学吧,你先带你同学去屋里坐。”

    白雅兰注意到,白山手里紧紧攥着一棵人参,看那样子,好像是刚从地里挖出来没多久。

    白家时代以采药为生,一般采到了药要么拿去卖了,有时候也有人来家里收。

    如果这两个陌生男人一定是来收药的不过看白山不会是那种表情,看那两个陌生男人,都不像好人。

    她没有进屋,而是警惕的问两个陌生男人:“你们要找我爸谈什么生意?”

    暴发户看到白雅兰的时候,眼前顿时一亮,赤裸裸的目光,说话很轻佻:“你是白老三的闺女?没想到白老三一个药农居然有你这么标致的闺女,有二十了吧,找婆家了没有?”

    白雅兰感受到了暴发户很是不怀好意,眉头微挑。

    白山很了解自己的女儿,生怕她说话得罪面前这个人,他把白雅兰护在身后,说道:“孙老板,你看到了,我闺女回家了,他还带了朋友,我得安顿一下,要不你们先回去吧!”

    暴发户还没说话,地痞抢话,满脸冷横的说:“老白三,虎爷跑了几十公里,就是为了你那颗人参,虎爷都来了,价格也谈好了,你现在居然让虎爷走人,你是看不起我,还是不给虎爷面子?”

    白山据理说道:“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也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我这株人参是我在昆仑山一千米以上的山洞里挖到的,最起码有一百年。拿到拍卖会至少能卖七八十万,你们只给一千块钱,我是不会卖的。”

    地痞无赖瞪着眼睛说:“白老三,你这人参最多二三十年,你居然要七八十万?我看你是穷疯了吧?”

    “我家祖祖辈辈都是采药的,这人参有多少年份,我爸一看就知道。他说是一百年的,那就绝对还是一百年的,你们如果想买,最低八十万,不卖就滚蛋!”

    白雅兰看上去很较弱,性子却及其刚烈。她长着么大,上幼儿园,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都是白山起早贪黑风雪无阻采药换来的,她了解父亲有多辛苦,也知道有时候他父亲会面对一些不公平的交易,她父亲从来不说,有时候听别人说了,但因为她年纪小,无能为力。

    现在她长大了,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自己的父亲。

    “我靠,一个小丫头也敢在虎爷勉强放肆,我他吗……”地痞陈亮欺负人欺负惯了,还这没见过一个女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露出了恶狗一样的表情。

    “陈亮,我是来买东西的,说话文明点。”

    暴发户似乎很讲道理的模样,冲着白雅兰露出淡淡的笑,目光却在白雅兰身上游离:“虽然你爸做了一辈子采药人,不代表他每次都是对的。我仔细看过,你八采到的这株人参参龄最多二十年,也就值两万。你爸采这株人参也不容易,我再给他加一万的人工费,我给三万块。”

    白雅兰看着暴发户那种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欺负了人还冲好人的嘴脸就觉得恶心,清纯的脸上带着冷意,不屑的说:“三万块就想买一百年的人参,做梦去吧!这人参你就是给八十万,我们也不卖了!请你们出去吧!”

    地皮无赖跟天王老子似的,横行霸道,很是有恃无恐:“虎爷给你们三万,已经是破天荒了,你个小婊子别他吗不识抬举!识趣的,拿了钱把人参交出来,惹得老子不高兴了,老子一分钱不给,照样把人参拿走!”

    “这是法治社会,你们抢一个试试!”白雅兰怒斥道,她在大都市名牌大学的学生,有着极强的法律意识。

    “法治社会是什么?老子就知道,在昆仑的地界上,虎爷想要的东西,还没人敢说不给的!”

    地痞无赖瞪着狗眼,对白山威胁道:“白老三,虎爷的名声你不是不知道,这人参你到底是卖还是不卖?”

    白山布满老茧的手紧紧攥着人参,颤抖着,脸上的表情及其难看,他不想卖,但他不卖,被孙虎抢了去也没地儿说理去。

    “亮子,我说了多少次,买别人的东西,要好好说话,别这么粗鲁!”

    暴发户表面上是在教训,却带着一种戏谑,他看到了白山脸上的犹豫,为了击溃白山的心里防线,不动声色的威胁道:“白老三,做买卖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你说你的人参是一百年的,我说是二十年的,既然我们有分歧,那就去鉴定一下,我们按鉴定结果为准,你看怎么样?”

    一听这话,白山脸色变得及其难看。

    白雅兰眉头微挑,这看似是最合理的办法,可这姓孙的应该不会这么好心吧?

    果然,地痞无赖一脸冷笑着:“这个注意好,白老三,鉴定结果如果是一百年的,别说八十万,一百万虎爷都会给你!可据我所知,这么多年来,虎爷说人参是多少年份的,鉴定结果就是多少年份的!到时候鉴定结果如果是十年的,别说三万,就是三千你都甭想拿到!”

    这话说白了就是告诉白山,鉴定机构都是老子的人,你去了也是白去,到时候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白山怎么会不知道孙虎是什么货色,娘娘镇原本有不少采药人,到现在被孙虎这样的黑商逼的都改行了,只有他除了采药什么都不会,只能以采药为生。

    白雅兰顿时就明白了,这两个混蛋在唱双簧呢!今天的一幕,是白山几十年的缩影。亲眼看到了,亲身经历了,白雅兰才理解,父亲撑起这个家有多不容易,她不会眼睁睁看着父亲被人欺负!

    “啪!”地痞陈亮把一沓钱丢在了地上,颐气指使的说:“白老三,这是三万块钱,把人参给我吧!”

    白雅兰厉声说道:“我说了,人参我们不卖,请你们立刻从我家滚出去!”

    “小婊子,老子忍你很久了,你月他妈再喳叽,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地痞陈亮恶狠狠的对白山说:“白老三,你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把人参给我,要是惹怒了虎爷,别说人参,连你女儿都会一起带走你信不信?”

    一听这话,白山的身体忍不住一阵哆嗦!白雅兰是他的命根子,人参没了可以再挖,卖钱少了多卖几个也就是了,可他绝不能让白雅兰出事儿。

    他极其艰难的下了决心,颤颤巍巍的把人参就要递过去,嘴都发白了。

    就在白山要把人参交出去的时候,就在地皮陈亮要接过人参的时候,就在白雅兰怒目而视,攥着粉拳要报警的时候,就在孙虎盯着白雅兰想着龌龊的事情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白叔叔,我出一百万,你的人参我买了!”

    众人都是一惊,扭头看去,之间一个少年一脸笑意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