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二章 好自为之
    慕婉儿的思绪清醒了过来,之前的事情在脑海里浮现:“我当时要去接热水,感觉胸口很疼,要窒息,瞬间就晕倒了,真的是他救了我?”

    慕婉儿盯着吴辰,吴辰的眼神很干净,没有一丝的杂念,他只是在轻轻的转动一根针,没动一下,她的心口就舒服一点。

    “他居然用打针的针头把人救活了?”

    “太不可思议了吧?”

    “少年神医偶然间在火车上救了一位白富美,这怎么跟拍电影似的?”

    “他救人的样子好帅啊!”

    “这女人明明已经死了,居然被他救活了?这简直是难以置信!”

    马满军最为震惊,他是藏北西医界的翘楚,更是一院之长,行医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

    陈明看到慕婉儿坐起来的那一刻,听到她说话的那一刻,一张脸就黑如焦炭,表情要多惊恐就有多惊恐。

    白雅兰的小嘴张成了“o”型,大小能塞下一颗鸡蛋。

    “你真的把她救活了?你真的是中医,不对,你不是中医是神医!”

    白雅兰欢喜雀跃,放佛救人的人不是吴辰,而是她。

    整个车厢的人,都震惊了,

    此时,吴辰和慕婉儿成了全车厢的焦点,尤其是吴辰,有女孩儿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吴辰。

    “那个,你快好了没?”慕婉儿上身只有内衣,就连关键部位都露出了一些,那么多人看着她,她绝美的脸上带着羞涩的说。

    “马上就好!”美女自然是美,而像慕婉儿这样的异域美女害羞起来,更是让人迷醉,吴辰有一瞬间的慌神儿。

    吴辰注入慕婉儿身体里一股真气,真气所过之处,打通了慕婉儿心脏的堵塞的位置。

    慕婉儿只感觉一副暖流在身体里流淌,很舒服,很畅快。

    “你的心脏病是突发的,应该是遗传,现在我给你做了初步的治疗,我给你开服药,你按照药方吃一个疗程,就没事儿了。”

    吴辰拔掉针头后,给慕婉儿开了一副药。

    慕婉儿躺着的时候十分撩人,站起来后,足足有一米七五的个头,一米以上的大长腿,挺翘的肥臀,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一只手无法覆盖的一对波涛汹涌,集东西方女人的优点的别样精致的脸,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对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慕婉儿迅速的穿上了红色的长衫,红色的外套,像火一样娇艳。

    她的手指修长,接过吴辰递过来的药方,看过后,目光看向吴辰:“谢谢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而已。”

    对吴辰来说,治个病就跟吃饭一样简单,丝毫没挂在欣赏。

    “小神医,你救了我女儿,就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出门也没带别的东西,这张卡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秦莲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吴辰,从她们的穿着打扮来看,非富即贵,想必这张卡至少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吴辰却看都没看,接了个过去,直接放在了兜里。

    很多人都一脸诧异,他就这么接受了?居然一句客套话都没有?最起码说几句“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职之类的话”,推辞推辞吧?

    吴辰证明了自己是个中医,还是个很牛叉的中医,白雅兰有种莫名的兴奋。想着他要么是某个中医大家的徒弟,要么就是那些隐秘的中医世家的人,打算等下好好问问他。

    可吴辰毫不客气的接受了病人的感谢,这让白雅兰有点错愕。

    “你就这么拿了,有点不合适吧?”这和吴辰在白雅兰心中那种不争名逐利的隐秘世家子弟的形象很不相符。

    “我治病救人,病人给我医疗费,没什么不合适的。”

    吴辰理所当然,他不出手,慕婉儿就真的死了,问她要点医疗费怎么了?难道要像那些明明很想要,推过来推过去最后让病人家属求着才“勉强”收下?他没那么虚伪。

    “小神医说的对,你救了我的命,就算给他再多的医疗费都应该,只是我和我妈这次出门只带了两张银行卡,我的那张没多少钱了,我母亲这张小神医暂且收下,等日后我定有厚报!”

    吴辰的不做作,慕婉儿不但不讨厌,反而对他增加了几分好感。

    还有厚报?很多人都用羡慕的目光看向吴辰,这人也太走运了吧?

    “这小子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陈明眼神阴冷,满脸的嫉妒。

    “你们已经付了医疗费,厚报就不必了。”吴辰笑着说道,该他拿的,他不会推,他也不会救了别人就索取无度。

    “未来三天尽量不要饮酒。”吴辰对慕婉儿叮嘱一句,朝着车厢外面走去。

    “小神医请留步!”

    秦莲忽然喊住吴辰:“请问小神医姓什么叫什么,哪里人?”

    “我叫吴辰,皖南人。”吴辰回答。

    经过陈明身边的时候,吴辰一脸的玩味:“医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卖弄的!会背汤头歌,不带表能救人,不背汤头歌同样能把死人就活,你说对吗?”

    “这个混蛋!”陈明之前说吴辰是一个看了点医术就冒充中医的骗子,还说他不会背汤头歌就不是中医。

    这才没一会儿,吴辰就在众人面前来了一个“起死回生”,震惊了所有人!

    这是赤裸裸打脸,打的陈明无可可说,打的陈明就算口不服心也不得不服。

    陈明这才知道,他为难吴辰的时候,吴辰不是不想反驳,而是不屑于反驳!他在吴辰眼里,压根就是一只不起眼的蚂蚱!

    “陈明,以后不要太自以为是!”白雅兰看着脸上阴晴不定的陈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既是提醒,也是教训。

    在自己追了三年的女孩儿面前,弄了个灰头土脸,颜面尽失,陈明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马医师,多亏了您的帮忙,我女儿才能有惊无险,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秦莲包了一个红包,很诚恳,递到马满军的面前。

    “大姐,救你女儿的是刚刚那位小兄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我不能要!”

    马满军连连摆手,如果是他救了人,拿也就拿了。可人不是他救得的,他拿一分钱都受之有愧,果断拒绝了。

    “大姐,那位小兄弟给您女儿开了药,但那是中药,暂时用不上,我这里有一些对心脏病患者有帮助的口服液,每隔一小时,喝一瓶!”

    马满军从医疗箱里拿出来了几只精致的玻璃瓶,里面有天蓝色的液体,很漂亮,交给秦岚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