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一章 信不信随意
    “陈明,这位同学是来救人的,你怎么能这么说他?”白雅兰虽然不知道吴辰的真实身份,却莫名的觉得,他不是坏人。

    “雅兰,我难道说错了吗?他如果是中医,之前怎么一个问题都答不出?因为他根本就是个骗子,你千万不要相信他。”

    陈明苦口婆心的劝,其实是在抱怨,是在妒忌,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白雅兰很生气,也在赌气,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对吴辰说:“这位同学,我相信你不是骗子,你既然说这位姐姐还没死,就赶快救救她吧!”

    “我倒是想救人,关键是病人家属必须得相信我!”

    吴辰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眼神似有似无的看着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听得明白,仔细打量了一下吴辰,沉思了一下,说道:“我虽然不相信你,但我可以让你试试,如果你真的能让我女儿活过来,我必有厚报!”

    医生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最忌讳的事情之一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不相信医生!

    第一次见面,任谁都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

    中年妇女不相信吴辰,但这关系到她女儿的生死,索性死马当活马医。

    “阿姨,您要说相信我,既然你愿意让我出手就您女儿,我就不会让她死!”

    吴辰嘴里噙着笑,闲庭信步般走到了慕婉儿的面前。

    “他以为他是神仙,居然望向救活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本来这事儿和他没关系,他一动女孩儿,指不定会被讹多少钱!真不知道说他是不自量力,还是说他啥!”陈明嘴里冷哼,眼里全是嘲笑。

    “陈明,你怎么就见不得别人好!”

    陈明的声音很小,只有白雅兰能听得见,白雅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雅兰,我们是三年的同学兼你半个男朋友,你怎么竟替别人说话?”陈明有些委屈的说。

    “你是谁半个男朋友,你少在自己脸上贴近,你这种小肚鸡肠的男人,我看都懒得看一眼!”

    白雅兰一脸的嫌弃,大学的三年,白雅兰自始至终对陈明都是拒绝的,对方却想跳癞皮狗一样死缠烂到,约不到自己,就想办法组织同学各种聚会,旅游,写生,而她很多好朋友都在场,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但今天陈明的表现,让白雅兰太失望了。

    索性,今天就把话说开了。说完,白雅兰朝着前面走去。

    “我能帮你做什么?”白雅兰问吴辰。

    陈明被训的跟条够似的,鼻子不鼻子脸不是脸,那叫一个尴尬,他脸上火辣辣的,紧紧握着拳头。

    此时吴辰正盯着慕婉儿看呢,之前是站在远处,因为被一些人的实现当着,看不大真切,到了近前,眼前顿一亮。

    弯弯的眉毛,如被修剪般的柳叶;眼睛居然不是黑色的,而是宝石蓝,比天空还要蓝,比湖水还要美;鼻梁高高的,如玫瑰一样个红唇。

    最主要的是她的那张既像新疆人又像俄罗斯人的脸,有东方人的唯美,也有西方美女的立体美!

    看到他,让吴辰想到了当年让乾隆皇帝为之痴迷的来自西域的“香香”公主!

    在吴辰看来,他面前的美女,比起那位传说中的异域美女,一点都不逊色!

    吴辰在欣赏美女的时候,也已经看出了慕婉儿是怎么回事儿。

    的确是急性心脏病,没在她身上看见备用药物,这病应该是无意间得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在一般医生来看,慕婉儿的确已经死了。

    但对吴辰来说,她只是还没死透。

    听到白雅兰的话,吴辰摇了摇头:“不需要!”

    白雅兰只好站在一边,看吴辰怎么救人。

    而令车厢里的人诧异的是,吴辰的手摸向慕婉儿的领口。

    “你要干什么?”秦莲是慕婉儿的母亲,也就是哪个中年妇女,她见到有人居然想非礼她女儿,立刻制止。

    “脱了她的衣服,给她针灸!”吴辰扭头说道。。

    “你居然要用针灸给人治病?先别说你会不会针灸,就算会,针灸也只是一种养生的方法,平日里做做,能缓解疲劳,根本就治不了病!”

    秦明跳了出来,很是自以为是,说的振振有词!

    “阿姨,您真的相信这个人的话?”

    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是真的要治病,还是想借机非礼?

    秦莲静静的注视着吴辰,从他脸上只看到了平静,没有任何慌乱或者不坏好意。那种从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个方法真的能治好我女儿?”秦莲满怀希望,又满怀质问。

    “现在能,但再过两分钟,就算大罗金仙来了,也无力回天!”

    吴辰话里的意思是,别耽误时间了行不?

    “请大家都转过身!”秦莲立刻下了决定。

    列车长和马满军互相对视一眼,都想说什么最终都没说!

    做父母的就是这样,有时候明知道自己的孩子得了重病,也什么办法都愿意试,哪怕有个人说花一百万买张符就能治好,如果有这个能力,父母会毫不犹豫的买。

    这就是父母,无时无刻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好!

    列车长和马满军,以及车厢里的很多人,都是为人父母的,自然理解秦莲此刻的心情,都纷纷转过了头。

    吴辰麻溜的脱掉了慕婉儿的外衣,这样方便施针。

    慕婉儿穿着黑色半透明蕾丝内衣,包裹这一对硕大的双峰,一大片雪白从在内衣边缘,一道深深的沟壑里有着无尽的春光!

    “好大啊!”吴辰相信,这是他目前为止,在见过的所有的女人中,慕婉儿的胸是他见过的最大的。

    人都会被新鲜的事物吸引,吴辰此刻就有些呆了。

    “这位……医生,还有一分三十秒!”秦莲虽然让吴辰给她女儿医治,但一双看透世事的眼睛一直警惕的盯着吴辰,见他盯着慕婉儿的胸看,刻意的提醒。

    吴辰脸上一个大写的尴尬,当着人家老妈的面盯着她女儿看,的确有些不雅。

    按照吴辰的想法,是想把她的黑色蕾丝内衣都脱了的,但为了照顾秦莲的心理,就这样吧。

    他扭头对马满军说:“马医生,能不能借我根针头?”

    他随身没带银针,在车厢里也不会有人带,就边有找到也就完了,对他来说,用打针用的针头,也勉强能用。

    马满军知道吴辰的想法,心里叹息,人都死了,做再多都是无用功。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送随身携带的医疗箱里拿出一根最细的给孩子输液用的迷你针头。

    顺便问了句:“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吴辰果断的拒绝了。

    “年轻气盛!”马满军觉得吴辰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但也没多说.

    “用打针的针头就想救人,真把自己当神医了?”陈明冷嘲热讽。

    “你不说话每人把你当哑巴!”白雅兰狠狠白了陈明一眼,越来越讨厌。

    陈明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白雅兰训斥,有些人不可忍了,带着冷笑:“行,我不说话,我就静静的看他怎么装逼!到时候他下不来台,你就知道你看走眼了!”

    然而,陈明的话音刚落,众人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啊……”躺在地上,被藏北神医马满军判定为死人的慕婉儿,忽然突出了一口气,就像被堵住的水龙头,堵塞物忽然被清理掉了,水流如注。

    慕婉儿的这到声音,从极其压抑到一种淋漓的舒畅!

    “婉儿!”除了吴辰,就秦莲离慕婉儿最近,她清晰的听到了慕婉儿的声音,无比震惊。

    “妈……”慕婉儿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眼迷离。

    “婉儿,你醒了?你没事儿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秦莲喜极而泣,问题跟砸豆子似的。

    “我感觉胸口有点疼……”慕婉儿的眉毛微微挑起,想被春风吹拂的柳爷。

    “啊……”慕婉儿忽然看到一个男人蹲在自己身边,自己身上只穿着内衣,这个男人真正看着自己,手似乎在自己胸口上坐着什么,忍不住一声大叫。

    “别动,我在给你排毒,你要乱动,之前的针灸就白做了!”吴辰表情淡定,右手轻轻转动针头。

    慕婉儿的听到吴辰的话,眼神变得有些迷茫。排毒?非命是占老娘的便宜好不?

    “婉儿,是这位小神医把你就好的,本来有人说你已经死了,是这位小神医妙手回春,把你救活了!听小神医的话,你别乱动!”

    秦莲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立刻在她耳边,十分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