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二十章 我来试试
    就在吴辰看着窗外的风景的时候,就在陈明觉得自己揭穿了吴辰的把戏,得意洋洋的时候,就在白雅兰看着吴辰的侧脸在思考他到底是不是骗子的时候,车厢里临时插播了一条广播。

    “旅客朋友们,现在插播一条求救信息,六号车厢的一位女乘客突发疾病,如果列车上有医生,希望您马上去六号车厢!”

    听到广播,白雅兰灵机一动,带着一点希望的,对吴辰说:“这位同学,你不是中医吗,赶紧过去看看!”

    “雅兰,他连汤头歌都不会背,怎么可能会是中医?让他去看病,好人都会给治死了!”陈明一脸讥讽,好像跟吴辰有多么大的仇怨似的,说话很恶毒。

    “各位乘客,六号车厢的病人情况危急,如果你们之中有谁是医生,请您务必去六号车厢,我们铁路公司以及病人的亲人一定会重谢!”

    广播里,广播员的声音越来越急切,迫在眉睫!

    “这位同学,你还愣着干啥,去救人啊!”

    白雅兰不管吴辰愿不愿意,一把拉起他的手,把他从座位上拽了起来。

    “这女孩儿倒是心善!”吴辰已经打算去救人了,索性被女孩儿拉着一路小跑着朝六号车厢而去。

    “这个混蛋!”陈明从大一就开始追白雅兰,追到了大三,对方却只把他当普通同学,别说亲密的举动,就是吃饭,也只有在同学聚会或者有多个同学是时候,他才能和白雅兰一起吃饭。

    可白雅兰居然拉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凭什么?为什么?

    “我倒要看看,等会儿这小子怎么收场!”陈明闪过一丝狰狞,紧跟在白雅兰和吴辰的后面。

    “医生来了,麻烦让一让……”

    白雅兰拉着吴辰,一边走一边喊。乘客们都听到了广播,纷纷让路,只是目光落在吴辰身上的时候,满是狐疑。

    “医生来了,病人在哪儿?”白雅兰拉着吴辰小跑着到了六号车厢。

    “嘘!”六号车厢了有身材高挑穿着制服的女乘务员,列车长也在这里,阻止白雅兰,让她保持安静。

    白雅兰,吴辰,还有随后赶来的陈明看到,一个似是来岁的男人,在给躺在地上的女孩儿在胸部挤压,然后把一种不知道什么药的药片放进了女孩儿的嘴里。

    一个中年妇女站在一旁,一脸的焦急。她和病人有几分相似,看她眼睛里自然流露出的焦灼,应该是女孩儿的母亲。

    “原来有医生提前到了,他能不能治好女孩儿?如果他治不好,不知道这位同学能不能治好!”

    那中年男人,从容不迫给女孩儿进行急救,很认真,没一会儿额头上就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然而,不管中年男人用什么方法,女孩儿都没有任何反映,就跟死人一样,连呼吸都没了。

    中年男人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一分钟,他的脸上浮现一抹惋惜。

    看中年医生停止了救治,中年妇女一脸紧张的问:“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急性心脏病,如果早两分钟发现就好了!”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气。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了,但还是晚了。但他也知道,急性心脏病,是毫无征兆很突然的,防不胜防。女孩儿的母亲和女孩儿没在一节车厢,和女孩儿同意车厢的人看到她忽然倒在了地上,赶紧联系了乘务员,乘务员请示了列车长,播报了广播。而医生听到广播感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中年妇女身体一个趔趄,要不是被乘务员扶住,肯定会摔的不轻,她满脸悲痛,伤心欲绝。

    “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儿,说没就没了,真是太可惜了!”同一车厢的人,列车长,乘务员,都替女人感到惋惜,她最多三十来岁,风华正茂,就这么没了。

    “婉儿,你,你怎么能说走就走……”中年妇女泪流满面,悲声凄凄,听着伤心闻着落泪。

    车厢的气氛有些压抑,很多人想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人后祸兮旦福,大姐请节哀!”也只有中年医生,能对中年妇女说这种话,首先他是一名医生,其次他刚刚为了救女孩儿也尽力了。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好好想想怎么安顿你女儿!”中年医生不是铁石心肠,而是见多了这种事儿,能比一般人更加冷静,客观。

    “医生,等我安顿好了我女儿,我再好好感谢你……”中年妇女抹了一把泪,脸上立刻浮现出一种坚强。

    “我会在下一站下车吧,在此之前,希望各位乘客不要介意!”说完,中年妇女要去把自己的女儿抱起来。

    对于中年妇女的要求,每个顾客都没有反对。一来是他们同情这对母女,而来反正是在下一站停车,顶多半个多小时!如果时间长了,那大家肯定不敢!不知道还好,知道女孩儿死了,还让她很大家一路同行,想想都慎得慌。

    “别动,你一动她,她就真活不成了!”就在中年妇女的手刚要碰到女孩儿身体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朝着发生源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就是吴辰。

    一动就真的活不成了,难不成女孩儿还活着?

    “你什么意思?”中年妇女的手僵在半空,狐疑的吴辰。

    “这位同学,你的意思是那个姐姐还活着?”白雅兰二十来一二岁,一看就知道“死去”的女孩儿比他年龄大,又好气又惶惑的问吴辰。

    “人家马院长都说了,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时候,陈明不屑一顾的说。然而的,当他发现一道刺眼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话有欠妥当。

    中年妇女的女儿死了,有人说还活着,她自然满心期待,而陈明却不分场合只凭着自己的好恶嘲笑吴辰,好像希望女人死掉似的,中年妇女不瞪他瞪谁?

    “我的意思是,这位是藏北十大名医之一的马满军,也是藏北第一医院的院长,他的诊断应该不会错!”

    陈明是藏北人,陪着亲人去看病的时候进过马满军,此时道出了他的身份,把事情掩盖了过去了。

    一脸笑意的对中年妇女说:“这人不知道哪儿来的,我们一上车就谎言欺骗我的女同学,说他是中医。而我问了他好些中医有关的问题他都答不上来。现在又到这里来胡说八道,我只是觉得他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绝对没有冒犯阿姨您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众人都看向吴辰,任谁都不会认为他是一个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