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一十九章 胡侃
    吴辰说的很详细:“稀有飞禽金丝雀的窝,里面三只蛋,还有四只刚刚孵化出来的小金丝雀!”

    “这人还真能扯犊子!”女孩儿其实只是想引起吴辰的注意,让他意识到他身边坐着一个大美女。可这家伙,却说着让别看来子虚乌有的话。

    “除了金丝雀你还看到了什么?”女孩儿不知哪儿来那么一股劲儿,装作相信的模样,心想我看你能说出花儿来不!

    “公金丝雀再喂小金丝雀毛毛虫,在金丝雀的不远处,有一条三米长的毒蛇!”吴辰注视着那座山上的树上的鸟窝,说的煞有其事,也确实是真的。

    “这人挺会编故事的,这就是他心音女孩儿的方式?”女孩儿心想,这时她听到吴辰又说话了。

    “公金丝雀去逮虫子了,毒蛇吃掉了一只小金丝雀……两只……三只……”

    “不许吃小金丝雀!”女孩儿想到可爱的小金丝雀被毒蛇一口吞掉的情景,就忍不住爱心泛滥。

    “已经吃完了,蛋也被毒蛇调走了!”吴辰说道。

    “毒蛇真讨厌!”女孩儿恨恨的说。

    “弱肉强食是森林法则,毒蛇不吃东西酒会饿死,就和人类不吃饭也会饿死一样。”吴辰淡淡的说,他也觉得小金丝雀很可爱,但他不会同情,不会觉得毒蛇有错。

    “你真冷血无情!”女孩儿有这如宝石般的眼睛,此时眼睛里带着一种怒意,斥责。不管这是吴辰看到的事实,还是他杜撰出来的,女孩儿都觉得这人太没有同情心了,太冷血了,太可恶了!

    吴辰扭头看着女孩儿,用一种平和的语气,略带一点玩味的说:“你吃猪肉,吃烤羊肉串的时候,同样冷血无情!”

    “……”女孩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怔怔的望着吴辰。

    这时候,本来在后面出的陈明成功的把座位换到了吴辰和女孩儿的后面,居然看到女孩儿在和吴辰聊天,似乎很数落的模样,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雅兰,你在和这位同学聊什么?”女孩儿名叫白雅兰,陈明直呼她的名字,叫的十分亲切。

    “在听他给我讲故事!”白雅兰说道。

    “哦?这位同学再讲什么有趣的故事!”陈明似乎跟感兴趣的模样,一脸友好的问吴辰。

    “我在和这位美女探讨吃猪肉和羊肉是不是冷血动动物的问题!”吴辰说。

    陈明有些错愕,这种问题还需要探讨吗?

    “吃猪肉和羊肉怎么会是冷血动物呢?这位同学可真会说笑!”

    “我也觉得很可笑!”吴辰冷不丁的说道。

    陈明表情一怔,合着这话是白雅兰说的?这小子,怎么能这样?

    他嘴角带着一丝尴尬的笑,解释道:“其实我的意思是,吃猪肉和羊肉对人类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儿,和冷血不冷血没有关系!人类总不可能站在畜生的角度考虑问题,你说对吧,雅兰!”

    白雅兰瞥了吴辰一眼,带着一丝白眼,这人真会歪曲事实!怎么能把可爱的金丝雀和猪样比较呢?这是偷换概念。

    “你有理行了吧?”白雅兰没好气的说,陈明以为她是在生自己的气,其实白雅兰是在生吴辰的气。

    “雅兰,这是我们这次旅游拍的照片,你看看有没有特别喜欢的?”陈明拿出手机,殷勤的说。

    “我把自己喜欢的都拍了下来,你拍的你自己满意就行。”

    白雅兰兴趣缺缺,却问吴辰:“这位同学,你这是要去那里?”

    “昆仑!”吴辰看着窗外,头都没转,答道。

    “我家就是昆仑的,你去昆仑做什么?”女孩好奇的问。

    “采药!”吴辰嘴里蹦出俩字儿。

    “采药?”

    白雅兰更加好奇了,一般只有中医才会用采药这两个字,而昆仑山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草药。她细细打量吴辰,狐疑的问:“你是中医?”

    “是。”吴辰一个子儿一个子儿的往外蹦,似乎没有聊天的兴趣。

    陈明见白雅兰撇下自己,和一个陌生男人聊起了天,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脸面上浮现一抹讥讽:“没看出来,这位同学居然是一名中医,敢问同学在哪个名牌大学?”

    白雅兰也盯着吴辰,不知为何,她很想了解吴辰。

    吴辰只是看着窗外,此时火车已经开动了,高山急速倒退,然而他现在不用开启血玉瞳,也能看得清楚疾驰倒退的山崖上的小树苗!

    “这位同学,我问你话呢。”陈明见吴辰不理会他,很生气。

    “我不会大无聊的问题!”吴辰淡淡说。

    “我看你是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哪儿上的学吧,其实在哪怕你是在九流的专科学校上的学我们也不会嘲笑你的。上什么学校不丢人,可明明只是普通的学生,非要说自己是中医的话,那就是骗人了,欺骗善良的女孩儿,是不道德的行为!”

    陈明一副高高在上说教模样,以为吴辰是在专科上的学,不好意思说自己学校的名字,以为他是在用另类的行为方式吸引白雅兰,他觉得当着白雅兰的面“揭穿”吴辰,是很爽的事情。

    白雅兰觉得素不相识,陈明这样挤兑一个陌生人是不对的,但她也觉得吴辰不像一个中医。现在哪有年轻人愿意学中医的?就算学,也学的是中西医结合,就算学了也不会直白的告诉别人自己学的是中医,原因很简单,中医极难学成,纵观当今社会,但凡有些名气的中医,哪一个不是四五十开外?看吴辰的模样,顶多二十二三!

    “这位同学,你如果真是中医的话,能不能露两手给我看看?”白雅兰,眼里带着期待。

    “中医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表演的!”吴辰兴趣缺缺,压根就没必要。

    “雅兰,这位同学或许学过中医理论,看几本书能学到什么绝活儿?你这不是为难这位同学嘛!”

    陈明看似是在替吴辰说话,其实是在嘲讽吴辰只不过是肯了一些中医理论一无是处的废柴。

    吴辰懒得搭理陈明。

    “这位同学,我说的不对吗?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你就证明给我看,我也不为难你,你就背一遍烫头歌,这可是中医的基础,对于真正的中医来说,烫头歌就是小儿科,你如果真是中医,一定能一字不差的背出来!”

    陈明一脸阴笑,只因为吴辰没给他让座,和白雅兰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话,陈明就跟被踩了尾巴的大以巴狼似的,刻意刁难,其目的是让吴辰在白雅兰面前丢人!

    吴辰淡淡的扫了一眼正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陈明,不以为然的吐出两个字:“无聊!”

    陈明早就想好了,除非吴辰能出汤头歌或者用其他方法证明他是中医,但这在陈明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要无论吴辰是反驳,还是反怒,陈明都想好了说辞。

    吴辰保持沉默,如此无视,陈明就跟尊严受到打击似的,来劲了。

    在陈明看来就是故作高深,其实根本就是废柴。

    陈明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对白雅兰说:“雅兰,没你看到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中医,你是一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儿,不知道人心险恶,以后尽量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话!”

    白雅兰听出了陈明话里带刺,心里很不舒服。她的眼里带着一丝失望,她内心深处希望吴辰真的是一名中医,用他学会的神奇医术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