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六百一十八章 在看鸟窝
    “累死老娘了!”晚上,回到别墅的时候,张琳一头栽倒软绵绵的床上,再也不动动了。

    “小辰子,给本宫松松筋骨!”张琳脸上全是疲惫,从法院出来后,她就没一刻清闲,别看只有半天的时间,却比她处理张家业务的时候还累,但她的眼睛里却带着喜色。

    别人只看到了张琳光线的外表,挎着限量lv包,开跑车,却不知道,一个女人想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拥有这些,需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

    吴辰今天亲眼目睹了张琳,林思雨这两个女人有多么艰辛,看到张琳像抓多了老鼠累的无力的小猫咪一样,心里一阵心疼。

    吴辰给张琳按摩的时候很用心,他此刻唯一想的是,他要呵护这个女人。

    “小辰子,有你真好!”张琳感觉身上的疲惫渐渐散去,浓浓的睡意让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

    张琳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凌晨四五点钟,这是这么多天,她睡的最舒服最踏实的一次。

    仰头看着将自己拥着的男人,张琳嘴角浮现一抹幸福。

    一个念头从张琳脑海里闪过,她想要给吴辰做饭。居家的女人,都是早早的起来给自己的家人做饭的。

    念头及此,张琳就要立刻行动。

    “干啥去?”吴辰睁眼看着张琳。

    “小辰子,你醒了啊!”

    张琳笑着说:“昨天你把本宫伺候的很好,本宫打算犒劳犒劳你,亲自下厨给你做饭,你是不是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你想把我喂饱,何必去做饭呢?这不又现成的大餐吗?”

    吴辰把张琳一把拉了回来,笑眯眯的看着她。

    张琳脸色微红,露出小女人的羞态:“你要干嘛?”

    吴辰男的见到害羞的张琳,美艳动人,不可方物,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不多时,房间里奏起了男女间欢乐的乐章,疾风骤雨,过后,恢复了平静。

    吴辰搂着张琳,看着她的眼睛说道:“琳姐,事情解决了,我今天就去昆仑。”

    要不是因为突发状况,吴辰现在已经到了昆仑。张琳心里是有准备的,此刻一阵不舍。

    张琳假装气呼呼的说:“我说昨天咋对我那么好,按摩手法都比之前舒服,一大早又这样。吃饱了就像拍拍屁股走人,你想的美!”

    “你放心,我等会就给去给你做一顿丰富的早餐,好好补偿你!”吴辰笑着说。

    “一顿饭就像打发老娘?”张琳不满意的说。

    “那你想咋的?”吴辰看着张琳。

    张琳忽然翻身压在吴辰身上,居高临下看着她,跟高高在上的女王似的:“你吃饱了,老娘还饿着呢!”

    说完,张琳温润的红唇压在了吴辰的嘴上。

    ……

    坐上飞机的时候,吴辰的嘴边还带有张琳留下的余香。这个女人,用特殊的方式给他送别,的确回味无穷。

    下午飞机在降落在中转城市,坐上了去昆仑的火车。

    吴辰的座位在靠窗的位置,沿途可以看到连绵的山脉和西方的风景。在经过了两三站的时候,下去了一拨人,又上来了一拨人。

    “这位同学,我是和我女朋友一起的,能不能和你换个座位?”

    这时候,一个穿着一身名牌的学生摸样的男生,对吴辰说。

    吴辰穿着一身休闲装,正在看窗外的风景,扭头扫了一眼,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留着马尾辫,清丽脱俗的女孩儿坐在了自己旁边,而在女孩儿的身边,立着一个长相不错的男生,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嘴角带着善意的微笑。

    在吴辰看来,这男生属于普通人认为是帅哥,女孩儿则是标准的大美女,看着也算般配。

    吴辰也没说话,就要站起来,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一件成人之美的事儿也算一种修行吧。

    男生眼里闪过一道喜色,想着等会儿给这个好心人买瓶饮料感谢感谢他。

    “陈明,当着这么多人瞎说什么呢!”

    女孩儿却对男生的话有些不满,有些尴尬的对吴辰说:“这位同学,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的同学,你不用让座。”

    “哦!”吴辰在陈明诧异的眼神中,坐了回去。

    陈明脸上的喜色僵住了,对女孩儿他自然不能说什么,对吴辰解释到:“这位同学,我和女朋友闹了点小矛盾,要不就就把作为让给我吧!”

    一边说,一边给吴辰打眼色,意思是你懂得。

    然而,吴辰目光落在窗外一座高山上的鸟窝里,似乎都没听到似的,无动于衷。

    叫陈明的脸有些不大好看,却还得带着看似很友好的微笑:“这位同学,我知道靠窗的位置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要不这样,我也不和你换了,你去我买的座位,我买你的座位,你看行不?”

    吴辰依然没有说话,把陈明当空气似的,理都不理。

    “我说这位同学……”陈明怒了,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后面的呵斥声。

    “前面的,快点走行吗?”

    “陈明,你赶紧去你的座位上老实待着。”女孩儿对陈明说。

    后面有人再催,吴辰有不给他还,陈明治好领着包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眼里带着冷意。

    “这位同学,刚刚的事儿谢谢你!”女孩儿心里松了一口气似的,对吴辰有点小小的感激。

    但,吴辰却没理会。

    “嗯?”女孩儿眉头微挑,好歹自己是一个大美女好不好,这人居然一直看着窗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还装作没听见不理自己?装啥深沉呢?

    有时候人往往都是这样,对于死缠烂打的人,都厌烦;而对于不理会自己的人,反而会好奇。

    尤其是美女,一百个人追她,她会厌烦;而一旦有一个人对她置之不理,她就注意,就会好奇,就想问问他,你眼睛长天上了,没看到我这个大美女吗?

    女孩儿此时就是这种心里,好奇的问吴辰:“这位同学,你看什么呢?”

    吴辰依然没有理会,其实不是他故意不理,而是他正聚精会神的测试他的血玉瞳能看多远,极限在哪里。

    而吴辰的行为在女孩儿眼里,就是装逼,她有些莫名的生气。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是笼子吗?”女孩儿的声音大了一点。

    吴辰这才听到,扭头看向女孩儿,一脸疑惑的说:“你在和我说话?”

    女孩儿那叫一个气啊,不和你说话,我难道和鬼说话啊?

    “我问你在看什么!”女孩儿没好气的说。

    吴辰用手一指窗外:“我在看那棵树上的鸟窝。”

    女孩儿一愣,看过去,只能看到远处有座高山,高山上有树,一般人连树的枝干都看不清,更别说树上的鸟窝,鸟窝里的蛋了。

    “神经病!”女孩儿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原来个一般的男人一样,故意用不正常的行为方式和说话方式引起自己的注意,真是俗不可耐。

    吴辰没在意,扭头又看向更远处的一颗天然松柏,他在数松柏上的松子。

    女孩儿见吴辰一脸淡漠,又有些捉摸不透了。一般情况下,引起了她的注意,不是天南地北的扯犊子吗?这人怎么一脸的淡漠?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莫非他真的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把我当成了透明?越是盯着吴辰的侧脸看,越发现好像真是这样。

    “这个家伙,真讨厌!”女孩儿一阵气郁,自己啥事被男人这么无视过?

    “喂,你看到了什么鸟的鸟窝?”女孩儿没话找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