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九十二章 不合时宜的意外
    “行,那你们先喝着,我先把李芬送回去!”

    吴辰也没犹豫,搀扶着李芬走出了房门,李芬跟烂泥似的,眯着眼睛,好像真喝醉的样子。

    扶着李芬出了四方楼,吴辰瞅着红着脸的李芬,嘴角一抹玩味,自言自语:“没想到李芬妹子喝醉了这么好看,越看越好看!”

    吴辰上下打量着李芬,笑眯眯的说:“要不我去开个房间,反正李芬妹喝醉了,做啥她都不知道!”

    望了望街边,有不少的大酒店,他接着说:“情侣主题酒店,就去哪儿吧!”

    说着,扶着李芬就朝酒店走去的样子。

    李芬虽然喝了酒,是有点微醺的醉意,并没有真的喝醉。听到吴辰话,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贼快。

    “吴哥,你怎么这么快,趁着人家喝醉了,居然要占人家便宜,你杂是这种人!”

    李芬急忙“醒了”过来,生怕吴辰真把把她弄到酒店,吃了她似的。

    “李芬妹子,你喝醉不就是为了勾引我吗,我带你去开房,正是满足你的心愿啊!”

    吴辰笑咪嘻嘻的。

    俗话说灯下不观色,夜色看美人儿。在灯光下,是分辨不出一件东西是红的还是青的,但在月光或灯光下看女人,越看越好看。

    李芬眸子里带着羞涩,本来就红扑扑的脸更加红了,跟熟透的葡萄,娇娇欲滴,轻轻一捏就能滴出水来,在路灯的照耀下,迷人极了。

    “我没有那么想!”李芬低着头说。

    “没有那么想为啥装醉,还让我送你回家?”吴辰越看,越觉得今天的李芬越好看。

    自己的把戏被揭穿,感觉到吴辰赤裸裸的盯着自己,李芬羞涩难当,咬着嘴唇,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现在咱们单独在一起了,要不去左面的酒店歇会儿?”吴辰有点玩笑,似乎又有点认真。

    李芬的心都快跳出来,他这是啥意思?要酒后乱性,和我玩儿玩儿?还是他真的喜欢我,酒后吐真言?

    “吴哥,你是认真的吗?”李芬轻声问道,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你说呢?”吴辰笑眯眯的。

    李芬忽然抬头,如洞庭湖水美丽的眸子里,荡漾着佳人的一丝丝期盼的秋波:“吴哥,你如果是认真的,会负责,我就,我就陪你去坐坐!”

    说完这句话,李芬的头垂的更低了,可能真的是酒后吐真言,李芬借着酒劲儿,在吴辰临别的这一刻,情不自禁的,表明了自己的心悸。

    李芬电话及其认真,吴辰听懂了她话里的真情,读懂了她的意思:我喜欢你。你如果也喜欢我,会对我负责,我就跟你;如果你只是玩儿玩儿,那就算了!

    刚开始吴辰和李芬只是同事,只知道她家庭困难,对她有点惺惺相惜。

    后来他得到了玄青道人的传承,改变了他的一切。而得知了李芬有一个畜生父亲,她一个人撑起一个家,还被畜生父亲卖给他人的时候,吴辰就忍不住一阵心疼。

    在工作上格外照顾李芬,还传授她雷火灸,还让她做袁渊的徒弟,都是因为对她的怜惜。

    此时的李芬,娇柔,百媚,像风中的一朵茉莉花,散发着诱人的芬芳,让吴辰忍不住想要靠近,更想呵护她。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好好保护你!”吴辰说道。

    得到心上人的承诺和表白,李芬娇躯一颤,一阵暖流在她心里流淌。

    但她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人,想到要和吴辰去酒店坐坐,女人的矜持让她进退两难。

    “李芬妹妹,我是扶着你去酒店,还是抱着你去酒店?”吴辰笑眯眯的说。

    李芬害羞至极,自己说的话有不能反悔。

    “呃!”忽然,李芬感觉身体一阵不舒服。

    “吴哥,我来例假了,不能和你去酒店了!”

    吴辰嘴角一扯,这也太邪乎了吧。他开启血玉瞳,发现是真的。

    “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李芬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又有一种失落感。

    吴辰把李芬送回了家,她母亲几天前就走了,家里就剩她一个人,在这种有些混乱的小区一个人住,也难为她了。

    打车回四方楼的路上,接到了张琳的电话,大致意思是酒席散了,他直接回别墅。

    “琳姐,咋这么早就散了,我还想着吃完饭,请你们去唱歌呢!”

    “大家都是奔着你去的,你去和小美女开房,难不成让我们等你到天亮?”张琳穿着一件白色的半透明丝绸睡衣,虽然系着带子,还是遮挡不住呼之欲出的雪白。

    “我只是送李芬回家,你们把我当啥人了?”吴辰露出很无辜的表情。

    张琳盯着吴辰,能看透一切的眼神儿,玩味的说:“那小美人儿一看就是装醉,故意勾引你上床,你本来就好色,有喝了酒,你敢说你对她没那种想法?你敢说你不想和她开房?”

    吴辰被张琳赤裸裸的盯着,有些心虚,老脸一红,狡辩:“我是想和女人做运动,我心里想的女人是你!”

    “你们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不是东西!”张琳一脸的鄙夷,这话哄三岁的小女孩儿都不信,能骗得了她?

    “琳姐,我和那些男人不一样,你别把我和那些渣男比!”吴辰不要脸的说。

    “你比渣男还渣男!”

    张琳似乎是生气了:“渣男都算乱搞,都是偷偷摸摸的,你倒好,挡着我的面就勾搭别的女人,我不在的时候,指不定怎么沾花惹草呢!”

    吴辰听的出来,是在为天山雪莲的事儿生气。

    她目光在张琳胸前一阵乱扫,露出饿狼的表情:“琳姐,我都没吃饭,很饿的,我要吃大餐!”

    说完,朝着张琳扑了过去。

    “小混蛋,不许你碰我,以后都不许你碰我!”张琳张牙舞爪的比划,不让吴辰靠近。

    “小妞儿,在小爷面前,反抗是没有用的!”

    吴辰装作调戏小媳妇儿的流氓,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坏笑。

    送好听的话,好看的花儿,金银首饰,名牌包包,楼房豪车,都是哄女人的方式。

    但有一种方式比这些更管用,那就是在女人生气的时候,强行把她推倒。当然,前提是这个女人真的爱这个男人。

    张琳的抵抗是无力的,很快就被吴辰娴熟的调情手段和强悍的身体给征服了。

    翻云覆雨之后,张琳软弱无力的娇躯趴在吴辰身上,眼神迷离。

    “琳姐,还生气不?”吴辰笑嘻嘻的看着怀里的美人儿。

    “哼,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色狼!”张琳故意板着脸,一副被强迫的样子。

    “看来还没把你伺候好,再来五次!”吴辰的手不安分的在张琳身上游走。

    “不许动!”张琳翻了个白眼儿,这都好几次了,还来,明天还让不让上班了?

    张琳紧紧抱着吴辰:“一个月后我爷爷过八十大寿,希望到时候你能回来!”

    “我肯定会回来!”吴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