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八十六章 斗法
    “有人居然望向破掉我下的血咒,只是不自量力!”

    坐在庙堂里的中年男人,就是给李嘉铭下血咒的降头师,他穿着好像道袍的衣服,但又不是道袍,比道袍看上去阴森恐怖。

    他手掐指决,嘴里默念咒语,一种死煞之气从从四周聚集而来,在他身边饶了一圈,最后凝聚在他的心口的位置,透过皮肤渗透了进去。

    他跳动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

    相隔几万里的皖南市,中医院。

    吴辰看到自己施展的咒法被一股阴煞之气阻挡住,让他的咒法无法接触李嘉铭的心脏。不仅如此,那种阴煞之气渗透李嘉铭的皮肤,朝着吴辰猛然扑来。

    “你若就此退去,我或许会饶你一命,你居然望向害我,留你不得!”

    吴辰目光一凛,手指在空中快速的掐动指诀,一道更加强大的灵气射向了李嘉铭的心脏。

    煞气被瞬间冲散,湮灭。

    灵气包裹住了李嘉铭的心脏,吴辰能看到,在他的心脏上,有个血红的“死”字,再仔细看,那个死字像是一个满面证明的小人儿,手里拿着一把刀,在一点挖李嘉铭的心脏,这是降头师的心头血和咒念所化。

    吴辰心中冷笑,将这道血咒当作蝼蚁一般,灵元瞬间将其包裹,要将它从李嘉铭的心脏上分离出来。

    “不好,居然遇到了厉害的角色!”

    那边的降头师感应到心头猛然一阵揪扯,脸色大变,嘴里快速的念着咒语,毕生的功力被他施展出来,更多的阴煞之气朝他汇聚而来。

    然而,丝毫都不管用!

    “怎么会这么强,港岛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强大的风水师?”

    降头师心中大骇,他以为出手的人是港台的风水师。

    “拼了!”降头师把心一横,要破舌尖,对着自己的胸口一口喷了出去。

    心头血,舌尖血,对人体来说极其重要,这两滴血蕴含着人体三分之二的元气,普通人倒没什么,修法的人及其重视。

    降头师把舌尖血喷在胸口上,瞬间被吸收了,一股强大的怨念充斥在他身上,而他的脸更加煞白,精神萎靡到了极点。但他的嘴角却带着一种诡异的表情,手指飞快的变动法决。

    这个人,施展出了他能能力之内的最强大的血咒。在他周围似乎能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那声音都是夺命的咒音。

    这边的吴辰,感觉再次受阻,一股血红的煞气犹如一把刀对着吴辰的清魔咒狠狠劈下,想要冲破束缚。

    “凝!”吴辰眼中带着不屑,口里道出一个字。

    灵力犹如大手,把那道血刀一把捏碎,攥着血咒化为的小人儿,硬生生撤出了李嘉铭的心脏。

    就在这一刻,

    银针化为的闪电顺势而下,真气化为的火海滚滚而来。血咒化成的小人儿,就像大海里的一页扁舟,被迅猛而至的闪电和热浪湮灭了。

    那一刻,似乎从李嘉铭的心脏位置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只有吴辰能听到。

    “不!”降头师拼尽全力,居然不是对手,他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不可置信的大声吼道!

    一道闪电从他头顶悄然而至,劈在了降头师的头顶,他头上的屋顶上又一个碗口粗细的洞!

    降头师鼻子,耳朵,眼,流出了黑色的血水,狰狞恐怖!脸上带着惊恐,畏惧,仇恨,不甘!他到死都不知道对手是谁,是怎么破了他的血咒的,他死不瞑目!

    在一个不知名的洞穴里,洞穴的四壁用特殊的文字写着文字,一般人别说认识见都没见过。

    一个形容槁木,老态龙钟的枯木老头儿,站在石壁的面前,机制专心的看着,琢磨着。

    当闪电划过的瞬间,他居然心有所感,看向了古庙的方向。

    但也只是一眼,然户他就转过头,继续看石壁上的文字,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动过。

    说来话长,其实只在眨眼之间。

    银光化为的闪电,真气化为的火海,从李嘉铭的头顶直到脚底。

    在袁渊看来,吴辰只是施展出了一套神针。

    只是在吴辰掐动指决的时候,在血咒被清除的时候,袁渊似乎看到一个血红个的小人儿被消灭的画面,一闪而逝。

    “师叔祖,刚刚那就是血咒?”袁渊狐疑,血咒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咒法吗,他怎么会看到?

    “你居然能看到,看来你的潜质还算不错!”

    吴辰笑着说。

    袁渊就跟受到了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似的,老脸居然有些发红:“多谢师叔祖夸奖。”

    吴辰对袁渊说:“血咒我给他解了,以后的事儿就交给你!回头等我拿到了一百亿,分十亿给你们医院做研究!”

    袁渊很认真的说:“为师叔祖效劳是应该的,再说李嘉铭住在了我么医院,我们就应该尽职尽责,不敢要师叔祖的赏赐!”

    “想必有不少人会说你见钱眼开,趁人之危,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

    吴辰做的决定,一般不会改变,现在更是说一不二。

    “那我就替医院谢谢师叔祖的馈赠了!”袁渊笑的合不拢嘴了,他心想真是修了八辈子的服,他们袁家才能摆在玄青道长这样高人的门下,现在更是有一个小师叔祖照着,日后袁家人会更上一层楼。

    ……

    李洪恩坐在病房外面,皱着眉头,心事重。

    忽然看到吴辰和袁渊出来了,他的脸更加阴沉了,不是说要治病吗?这才几分钟?这小子就出来了可?

    李洪恩立刻站了起来,满心狐疑的问:“吴先生,袁院长,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李洪恩的保镖们在不远处,都有意无意的将目光落在了吴辰的身上,随时注意他的动向。

    吴辰的目光淡淡的从那些人身上扫过,一看就是职业保镖,看他们的模样,就知道李洪恩是什么意思。

    吴辰一脸笑意,玩味的说:“治好了病人的病,我们不出来,还住里面不成?”

    “你说什么?”

    李洪恩满脸震惊,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治好了我父亲的病?”

    “不然呢?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这么快出来?要跑路的话我们早就从窗户里跑了!”

    吴辰笑着打趣,其实是在讥讽李洪恩,意思是小爷知道你什么心思!

    “李先生,你父亲血咒被吴辰给解了,天黑之前他就能醒过来,我们医院会拿出最好的方案,帮主你父亲恢复的!”

    袁渊心里清楚,如果吴辰治不好李嘉铭,李家人是不会放过吴辰的,态度不温不火。

    袁渊是中医界的泰斗,他是绝对不会开玩笑的。

    “多谢吴先生,多谢袁老,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李洪恩带着喜色,这时候说的话倒是有几分真诚。

    他恳求道:“我能进去看看我父亲吗?”

    “可以,但最好不要距离太近,惊到到他!”袁渊说道。

    李洪恩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了李嘉铭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