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八十五章 成全你吧
    费了一番周折,总算把吴辰请到了。

    吴辰,袁渊,李洪恩,吴有财一行人来到了中医院,李嘉铭所在的病房,唐米米有公职在身,回了警局。

    李嘉铭躺在特质的病床上,双目紧闭,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就像熟睡中的老人,慈祥,黯然。

    从外表看,并没有任何异样,各家医院各个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异样。

    李嘉铭现在的气息微弱到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一般情况下,医生已经通知病人家属准备后事了。

    “吴先生,我父亲到底得了什么病?”李洪恩看着病床上的老父亲,满脸疑虑,这是他一直都想弄清楚的事。

    “先中了软骨散,然后又被人下了降头术,而且是降头术中最厉害的血咒!”

    吴辰没有隐瞒,看着李洪恩,玩味的说:“你们李家的仇人可真不简单!”

    港岛那边风水堪舆盛行,十个人有九个半相信风水,但凡有点钱,都会供养风水师。

    而降头师在港岛也盛行过,当时和风水师起名,但因为降头师经常给人下咒,做了很多为人所不齿的事儿,被风水师赶出了港岛。

    但降头师虽然不能在港岛立足,却在东南亚盛行,而且发展的及其昌盛。

    李洪恩知道降头师的厉害,更知道血咒的狠辣。

    所谓血咒,就是降头师穷毕生之功力,用自己的心头血所下的咒术,被下咒之人,必死无疑。

    但下咒的人在下咒之后,会元气大伤,想要恢复巅峰,需要重新修炼。

    损人,损己,要不是有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降头师是绝对不会为了杀一个人而自损的。

    “吴先生真能医治我父亲?”李洪恩本来抱有一线希望,但一听是血咒,他的心就凉了。

    当年在港岛,一个降头师对一个风水大师下了血咒,半个港岛的风水大师都去了帮忙,结果都没解了血咒。

    李洪恩看吴辰又年轻有情况,看不出他有那种本事。

    “不相信我的话,我把五千万给你,你另请高明!”吴辰淡淡的说道。

    “我不是不相信你,好吧,既然吴先生来了,就请吴先生出手吧!”

    李洪恩无奈,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吴辰只是看了李嘉铭一眼,便对房间里的所有人说:“给我准备一盒银针,然后你们就出去吧!”

    “吴医师,除了银针,你还需要什么?”吴有财以为吴辰没说完,提醒的说。

    “我只需要银针!”吴辰说的绝对。

    吴有财张了张嘴,李洪恩满脸狐疑,哪个医生治病不需要护士协助,不需要很多医疗器械辅助?哪怕是中医治病,也需要很多东西的,确定这不是在开玩笑?

    这时候,袁渊对吴有财说:“马上让人送一套新的银针过来,你们都出去吧!”

    李洪恩很不放心,想了想,还是走除了病房。

    刚出病房,李洪恩的脸色立即拉了下来,阴沉到犹如铁板上的寒霜:“给我盯紧了姓吴的小子,如果老爷子有什么不测,立刻结果了他!”

    “是!”李洪恩的保镖应声道,招呼几个人守在病房门口不远处监视。

    “姓吴的,但愿你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李洪恩冷哼一句,坐在了病房前面的长椅上,静静的等待。

    很快,银针就送进来了,吴有财本来想留下来帮忙,被袁渊赶了出去。

    “师叔祖,你打算用什么针法驱除李嘉铭中的血咒?我觉得,用九阳雷火针最适合!”

    血咒属于阴邪,九阳雷火针至刚至阳,专克各种阴邪。

    袁渊很想见识见识九阳真人的成名针法,一脸笑意的说道。

    “血咒属于咒术,咒术已经脱离了医学的范畴,一般的医术没有任何作用!不过九阳雷火针属于神针,需要真元催动,配合道法,倒是能够驱除血咒!既然你想看,我就成全你,你可看好了!”

    吴辰看透了袁渊的心思,所幸成全了他。

    袁渊带着狂喜之色,激动的无以言表:“我一定好好看,好好跟师叔祖学!”

    吴辰笑笑,低头看想了躺在病床上的李嘉铭。

    玄青道人传给吴辰的记忆里,记载的东西包罗万象。

    在这个世间,人们所说的降头师,苗疆蛊师,都属于修仙界的巫族一脉。

    随着那次仙劫之后,地球的灵气追歼枯竭,不再适合修仙,很多修仙大能,共同开辟了通往修仙界的道路。

    当今降头师,苗疆蛊师,巫族当年没有离开的巫族的后裔,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巫族分裂了很多只卖,而很多传承也丢失了,当今的降头师,苗疆蛊师,只是学会了巫族巫术第一点皮毛罢了。

    从玄青道人的传承中,吴辰轻轻松松就找到了几百种破除血咒的方法,根本就用不着使用银针,要银针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而既然袁渊那么想看九阳雷火针,吴辰也就答应他了。

    吴辰捏起银针,从头顶的百会穴开始,扎到李嘉铭脚上的时候,足足扎了九九八十一针。

    每一针都是以气运针,针尖李嘉铭皮肤接触的地方有着肉眼轻易捕捉不到的微动。

    扎完银针的瞬间,刘芒的手指对着李嘉铭头顶的银针轻轻一弹,八十一根银针如一条闪电划过,散发出耀眼的银光。

    银光下面,是一片如潮水般的火海滚滚而下,翻腾如龙。

    李嘉铭的身体就想被火烧着了似的,通红一片。

    “这就是九阳雷火针,太不可思议看可!”

    袁渊睁大的眼睛,苍老的声音颤抖着,手脚都在抖动,他是激动的,是亢奋的。

    “八十一根银针的颤动,以及那片火海,都是气形成的,师叔祖真是神人啊!”

    一般人都摸不到以气运针的门槛,而吴辰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不是神人是什么?

    和给凌野狐治病的时候不一样的是,吴辰施展完银针后并没有停手。

    他说了,血咒属于术法,只是这种程度的九阳雷火针是灭不了血咒里蕴藏的强大杀意的。

    吴辰运转天道心法,真气在体内自行运转,施展出了一种小术法,清魔咒。

    这种咒法就相当于佛门所说的清心咒,能够驱除人心中的杂念,妄念。

    之所以说是小术法,是因为在玄青道人的传承中,清魔咒只是天道宗普通弟子入门时所学习的一般咒法,是个天道宗弟子都能信手拈来。

    虽然是小术法,但确是天道宗弟子必学的,属于修仙法门。

    但世俗界,也是很变态的。

    吴辰口念清魔咒的法决,他对着李嘉铭心脏的位置用手一指,一道灵光打进了李嘉铭的心脏里。

    李家明安静的身体忽然都抖动了起来,尤其是心脏的位置仿佛要跳出来的样子。

    而此时,在东南亚一个古老的庙堂里,一个脸色惨白如纸的男人正盘腿而坐,手里掐着奇怪的指决,好像在修习什么功法。

    忽然,他的心决裂的跳动了起来,他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射出两道阴厉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