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八十三章 佛不度无缘人
    “我听副院长说了,疑难杂症科就是为吴先生特意开的一个部门,我还听说吴先生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丸,袁院长,请您务必替我向吴先生转到我们全家的歉意,只要吴先生愿意出手,我李家向贵院的疑难杂症科提供五千万的医疗研究资金!”

    李洪恩也不是随便态度就转变的,而是调查了关于吴辰的一切,以及他治好喝敌敌畏的女人,治好市长的隐疾,李洪恩才抱有了一丝希望。

    袁渊没被他这套话给忽悠住,沉声问道:“李先生,既然你知道我们医院的疑难杂症科,也知道疑难杂症科的首席医师是吴辰,那想必你也应该知道,疑难杂症科的收费标准!”

    感觉的出来,李洪恩的态度有所变化:“袁院长,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疑难杂症科的收费标准是病人十分之一的身价,你们至少出一百亿的医疗费,吴辰才会给你父亲治病!”

    袁渊一字一句都说的极其认真,他没有说这话是吴辰说的,他也不怕有人说他是见钱眼开。规矩都是那么定的,普通老板姓,或是都市白领,再或者公司老总,都是这么交的费。

    人人平等在别人来说或许只是句空话,在吴辰这里,就得按规矩办事儿。

    “一百亿?袁院长,您不是开玩笑吧?”李洪恩被这个数字吓到了,李家是号称几千亿,除去银行的贷款,也就几百亿。

    可即便李家真有几千亿,一百亿的医疗费,对他们来说,都是无稽之谈!

    “规矩是这么定的,不管是穷人富人,都得按规矩办事儿!李先生要让吴辰出手,必须交一百亿的医疗费!”

    袁渊斩钉截铁,要不是有吴辰镇着,要不是他了解吴辰的底细,即便真是这样的规矩,他也没这种勇气这么满漫天要价!

    “简直是岂有此理!”电话里传出来李洪恩暴怒的声音,好像是把手机摔了!

    他摔谁呢?摔的是袁渊,摔的是吴辰!

    袁渊脸色微怒,求人治病还这么牛逼?老子等着你来求,看到时候你还牛不牛逼!

    “袁老头,李家人是不是舍不得花钱?”吴辰耳朵多么灵敏,李洪恩在电话说的话他都听见了,还听到了最后手机爆碎的声音。

    “有钱人就这臭脾气,爱治不治,师叔祖,咱们吃饭!”

    袁渊哼了一句,这老头儿还蛮可爱的。

    他坐在吴辰身边:“师叔祖,要不要喝两盅?”

    “好啊,不是好酒我可不喝啊!”吴辰笑着说。

    “五十年的茅台,好喝不上头!”袁渊今天也豁出去了,打算陪吴辰好好喝几盅。

    “建国,袁月,米米,你们都还上班,就不给们喝了!”

    “老伴儿,你要不要来一杯?”袁渊先给吴辰满上,再给自己满上,问了问老伴儿。

    这一老一少当着众人就这么合上了?唐建国,袁月,唐米米,都给李月英打眼色。

    李月英知道这三人什么意思,对吴辰和袁渊劝道:“师叔祖,老头子,你们都是医生,本来就是治病救人的,医疗费先不说,人命关天,你们是不是应该先去看看?”

    袁渊不说话,一双老眼瞄着吴辰。他一向以救人为己任,要是他能救,哪怕吴辰是师叔祖,有这样的规定,他也早去了。至于李家给多少钱,他还真有点不在乎。但问题是,他治不了李嘉铭的病!去了也是白去,李家在电话里说了,请的是吴辰,他袁渊就是捎带脚的!就算他自己过去立刻,对方也不会把他当根葱,他是不会热脸贴冷屁股的!

    “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我给了他们机会,至于治不治就看他们自己了!佛还不度无缘之人呢,我又不是佛,没有菩萨心肠!”

    吴辰看似说的好友道理,好有禅意的样子。

    “好一个佛都不度无缘之人,师叔祖,为这句话,干!”袁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袁渊也明白了什么,李家人之前侮辱吴辰,说要去美国,现在他们信任的美国医生没治好病,又想回来请吴辰。

    吴辰这是在给李家人教训,恐怕他们不亲自来请,不答应这个条件,吴辰是不会出手的。

    李月英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看到吴辰那副淡然的表情,还真不能用常理来衡量这个年轻人,索性不再说什么了。

    “什么狗屁歪理,我看就是想钱想疯了!”唐米米在一旁嘟囔着,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吴辰哪儿来的自信,居然敢要一百亿!

    “吃啊,别光看着我,都吃饱,喝足!”

    吴辰招呼几人吃饭。

    “也不怕撑死你!”唐米米白了吴辰一眼,六个人,一桌子菜,其他人都平均吃了不到一道菜,剩下的几乎都被吴辰给包圆了,他居然还吃得下。

    “师叔祖,您慢慢吃,我去上班了!”袁月是抽时间出来的,很多事儿都等着她处理,必须得回去了。

    “师叔祖,我也得走了!”唐建国也站了起来。

    唐米米犹豫了一下,又想走,又不想走,最后还是没走,她好奇吴辰要搞什么鬼。

    “爸,我吃饱了再去警局!”唐米米找了个正当的理由。

    “建国,把我也送回去吧!”李月英也站了起来,她知道,袁渊和吴辰是在钓鱼,等会儿来了人她在这里不方便。

    一桌子人,立刻走了一半儿。

    三个人刚走,袁渊的手机就响了,袁渊一看号码就知道,是办公室座机打过来的,直接挂了。

    李洪恩不是摔手机吗?有本事你把医院的座机给砸了,把医院给拆了!

    “小丫头,你要不吃饭,就给我们倒酒吧!”吴辰见唐米米拿着筷子,却没动,只是好奇的盯着自己,便笑着调侃。

    “我还没开始吃呢,想喝酒,就自己倒!”唐米米生怕袁渊顺着吴辰的话说,立刻那筷子加了一大块肉,放在饭里,大口吃了起来,以表示自己的很饿!

    “师叔祖,你让她抓小偷还行,让她倒酒就算了,她不会干伺候人的活儿,还是我给你倒吧!”

    袁渊心疼外孙女,怕饿着她,笑呵呵的说。

    “不会可以学么,你快吃,吃饱了来给叔叔组我好好倒酒!”吴辰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唐米米狠狠的剐了吴辰一眼,这人怎么就喜欢和自己过去不去?故意吃得很慢,心想:老娘就不给你倒,有本事你别喝!

    吴辰和袁渊你一杯我一杯,吃口菜喝口酒,不亦乐乎。

    唐米米小口抿着饭,看着这爷孙俩,心想,李家人会来吗?

    期间,袁渊的电话响了好几次,袁渊直接静音了,耳不听眼不见心不烦。

    大约过了半小时,一辆宝马停在了八仙楼的旁边,从车上下来了两个中年人。

    一个是市医院的副院长,一个是李洪恩。

    俩人下车后,在前台问了一下袁渊所在的包间,径直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