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八十一章 制裁
    这话谁都听得出来,吴辰还没说话,袁渊当即就吹胡子瞪眼“唐米米,你怀疑师叔祖杀了人?”

    “外公,您别激动,您听我解释!”

    唐米米就知道袁渊会这样,所以之前没当着他的面问。

    “你不用解释,师叔祖是不会杀人的,你们妇女如果还怀疑,就把抓走,认识我杀的!”

    袁渊对吴辰的信任是百分之一万的,跟个老小孩儿似的。

    “爸,你别激动,米米不是在怀疑叔叔组!”

    袁月知道自己的女儿,她虽然性格火爆,做事儿有些冒失,但大是大非上是不会出错的,替她解围。

    “米米,你好好跟师叔祖说!”袁月对唐米米说。

    “这事儿还是我来说吧!”

    唐建国知道是唐米米没把事情说清楚,而他这个岳父又理解错了。

    “吕宗辉和米麒麟就是杀了奥丁陷害师叔祖的人,从他们被关押起来到他们出事,只有很短的时间。而在这短时间,只有我和米米对他们进行了审问,我们从审讯完的时候,他们都是正常的!”

    “而我们从审讯室出来后没多久,米麒麟就疯了,嘴里大喊着不要杀我,我不该杀你之类的话!”

    “吕宗辉死的很惨,就像唐米米说的,尸首分离,关押的他的病房里到处是血迹,而墙上还写着“杀人者奥丁”五个字!”

    唐建国极其认真的对袁渊说活:“爸,我可以确认,在米麒麟疯之前,吕宗辉死之前,没有人去过关押他们的地方。”

    袁渊冷静下来后,听唐建国逐渐分析后,他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不由的有些凝重:“你是不是想说,这是恶鬼索命?”

    “爸,你知道,以前我从不信这些的!经历了上次的事儿,我知道世界上可能真的存在某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师叔祖不是一般人,米米要问的意思是,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唐建国这话说的很重,这个问题的答案,能颠覆他几十年的认知,乃至整个世界的认知!

    “原来是这个意思!”

    袁渊恍然大悟,扭头看向吴辰:“师叔祖,要不吃了饭您去警局看看?”

    “不用看了,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世界上有鬼!”吴辰说道。

    放家里的人都是一怔,猜测是一回事儿,得到正确答案,时候另一回事儿!

    李月英,袁月,唐建国,唐米米都睁大了眼睛。

    只有袁渊老神自在的坐在那里,放佛心知肚明的模样。

    “师叔祖,这话可不是儿戏,你说的是认真的吗?”唐建国脸色凝重。

    “当然!”

    吴辰笑了笑,打了好些比喻:“女人经常说男人是色鬼,有人被称作胆小鬼,出卖团队的人被称作内鬼,这些鬼想必你们都见过!”

    呃!一屋子的人,都瞠目结舌!

    这么严肃的时刻,这么严肃的问题,吴辰如此玩世不恭,如此打混,这不诚心作弄他们的么?

    “啪!”唐米米拍案而起,桌子上的碗碟颤动了一下,汤汁多的,撒了出来。

    小丫头暴怒了:“吴辰,我们是很认真的在请家教你,你却作弄我们,你真是混蛋!”

    “唐米米,你怎么跟师叔祖说话呢,有没有规矩!立刻,给师叔祖道歉!”袁云也拍案而起,瞪着眼睛教训。

    “我没错,我不道歉!”唐米米倔强的说。

    “不道歉就给我出去!”袁渊指着外面怒声说。

    “出去就出去,谁愿意和这个混蛋在一起吃饭似的!”

    唐米米狠狠的瞪眼,点头就走!

    “回来!”吴辰这时候开口说道。

    唐米米其实是想马上离开的,但不知为何,吴辰这么说,她居然停住了,嘴上却说:“我就不!”

    “我就开一个小玩笑,你个小丫头至于吗?你要不坐下,我就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了啊!”

    吴辰有点无语,这一家人怎么都这么爱较真儿呢?

    “师叔祖让你回来,立刻坐下,好好听!”

    袁渊命令道,语气缓和了一些。

    “你这丫头,还站着干啥?快坐下,听师叔祖给你解释!”

    见唐米米站着不动,袁月连拉带拽的把她按在座位上。

    “是我妈让我坐我才坐的,不是我想待在这里!”

    唐米米撅着嘴儿,傲娇的小眼神儿瞥了吴辰一眼,口是心非的说。

    袁月有些尴尬的对吴辰笑了笑:“师叔祖,我先出去一下,您慢用!”

    袁渊虽然严厉,却很心疼晚辈,尤其心疼唐米米。他一脸笑意的对吴辰说:“师叔祖,毕竟这件事儿事关重大,很可能影响到建国和米米的前程,您能不能认真的说一下这个事儿?”

    “实话告诉你们吧,奥丁因为死的不甘心,怨念化作了厉鬼,他以为是我害死他的,想杀了我,被我制住了!在警察局我把他放了出来,米麒麟应该是被他吓疯的,吕宗辉也是被他杀死的!”

    吴辰一五一十的说,没有丝毫的隐瞒。

    “什么?”李月英和袁月是女人,停了后立刻脸都变色了。

    “师叔祖,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袁渊也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不会吧?”唐建国也傻楞住了。

    “你不是认真的吧?”唐米米以为自己听错了。

    吴辰嘴角一抹笑意,饶有兴致的看着唐米米:“小丫头,我捉鬼的时候,不就在我身边吗?当时你还感觉太平间变冷了,那是厉鬼想要杀我的时候散发出的阴煞之气!”

    “啊!”听到这话,唐米米大脑一片空白的,原来当时他是在捉鬼?而鬼就在她身边?背脊一阵发凉,惊出了一身了冷汗。

    见吴辰说的及其认真,唐建国沉思了几秒钟,皱眉问道:“师叔祖,比如你说的是真的,你既然能制服厉鬼,为什么不灭了他,还放了他让他去害人?”

    几个人竖起了耳朵倾听,都不解的看着吴辰,这么做,也相当于杀人啊!

    “很简单,他们要杀死我,我就让他们付出代价!”

    吴辰说的轻描淡写,说的理所应当,说的随心所以。

    几个人都愣住了,你哪怕说是为民除害也行啊!

    袁渊一家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越是有本事的人,脾气越古怪,越容不得别人欺凌。

    唐建国很不认同吴辰的话,他义正言辞是说:“米麒麟犯了法,是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师叔祖你这样做,也等同于犯罪啊!”

    吴辰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带着一抹对这个世道的讥讽:“法律真的能让米麒麟受到应有的制裁吗?即便能,我也会这样做。”

    吴辰看着唐建国,饶有兴致的说:“你说我犯罪,你有证据吗?即便你有录音,作为呈堂证供,你觉得我法官会相信吗?”

    唐建国张了张嘴,一边摇头一边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