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八十章 绝杀
    挂断了电话,吴辰无奈的叹了口气,瞥看到站在她旁边的凌菲儿有些失望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儿要去处理,今天这顿大餐是吃不上了。”

    “你既然有事儿就先去,回头我把这顿饭给你补上!”

    凌菲儿善解人意,很温柔贤惠的样子,一改平日里的不可靠近的冷傲。

    “那感情好,你不赖账就行!”吴辰点头玩笑道。

    “你坐我的车去吧!”凌菲儿说道。

    “不用,随便打个车就行!”

    吴辰不好劳烦凌菲儿,懒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菲菲,吴辰干什么去了?”凌野狐已经坐进车里了,从透视镜看到吴辰拦了辆出租车,探出头来问道。

    “吴辰临时有事儿,爷爷我们走吧!”

    凌菲儿说了一句,就钻进了自己的车子。

    凌老爷子大病初愈,凌傲天死而复生,对凌家来说,是双喜临门,林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必须得庆贺一番。

    唯一的遗憾是,吴辰不再。凌野狐想着,等凌傲天彻底恢复了,再大摆宴席,好好感谢吴辰。

    吴辰打车直接到了八仙楼,唐米米站在酒楼门口,谈着小脑袋东张西望。

    “小丫头,看上哪个帅哥了?”吴辰田坎。

    看到吴辰,唐米米顿时一喜。走随即马上收回了笑脸,崩了起来:“用你管!说好半小时,你用了三十一分钟,不守信用!”

    吴辰脸上带着不屑:“大中午的,正是饭点儿,我能挤过来就不错了,你现在打车去凌云楼,三十分钟能够你要能到,你说咋地就咋的!”

    “你有理行了吧,我外公外婆都等半天了,赶紧进去!”

    唐米米没好气的说,一个大男人,辈分儿有那么高,咋就不知道让着人?跟小心眼儿的女人似的。

    八仙楼,这是一家古色古香的酒楼,仿古建造,端盘子的服务员穿的都是古代小二的扮相。

    八仙楼的包间是以八仙命名,唐米米带吴辰到了写有“何仙姑”三个字的包间。

    何仙姑是八仙中唯一的女性,她医术无双,济世救人,历经八世,方成仙道。

    袁渊是一位中医,把酒席设在这里,足以表明他济世救人的医德和医心。

    袁渊,李月英,袁月吗,唐建国,加上唐米米,一家五个人都聚齐了。

    五人围着一张八仙桌,上首的位置空着。桌子上摆上了精致的酒菜,才虽然不多,每一道都是极品。

    “叔叔组,你来了,快请坐!”袁渊看到吴辰进来,立即起身迎接,其余四人也都站了起来,十分恭敬。

    “袁老头儿,没看出来,你挺会挑地方啊,在这里吃顿饭不便宜吧!”

    吴辰扫了一眼,光墙上那副古画,都价值练成,桌子,餐具,酒杯,无一不是制作精良,这里的消费你五星级大酒店至高不低。

    “我爷爷是为了给你压惊,才选在这里,平日里以我外公的简朴,他怎么回来这种地方!”

    唐米米说对了一半儿,袁渊是简谱,他是不自己常来,但请他看病的达官贵人,可没少请他来这里吃饭喝茶。

    “米米,你这丫头,怎么跟师叔祖说话呢,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李月英教育了唐米米一翻,招呼吴辰坐下:“师叔祖,老袁愁眉不展的回了家,我一问才知道师叔祖被人冤枉,被唐米米抓到了警察局,今天的事儿真是让你受委屈了,我替跟你赔个不是。”

    “唐米米是依法行事,这事儿不怪他,况且现在罪犯应抓到了,她还了我清白,我还要感谢她呢!”

    吴辰不客气的坐在了上首的位置,看着美味佳肴,闻着香味儿,忍不住拿起了筷子:“别愣着了,开吃吧。”

    “师叔祖说了,开饭!”袁渊一声命令,几个人才敢动筷子。

    “师叔祖,这是八仙楼的招牌,八仙过海,这道是仙姑采药,您尝尝!”

    “师叔祖,这是韩湘吹箫,!”

    “师叔祖,这是葫芦乾坤……”

    袁渊和李月英一个劲儿给吴辰夹菜,每家一道都报一下菜名,三下五下,吴辰的碗就顶尖儿了。袁渊弄了个盘子吴辰边儿上,继续夹。

    “别光给我夹,你们也吃!”吴辰对俩人的热情也习以为常了,吃得不亦乐乎。

    “师叔祖,您先吃着,不够我们还要!”袁渊把吴辰旁边的胖子也加满了,确定每一道菜都有,才端起碗吃饭。

    唐米米对唐建国打了大颜色,有些着急。

    唐建国摇了摇头,意思是先让师叔祖吃饭。

    吴辰在馒头吃饭的时候,瞥见了这对父母的眼神交流。

    “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儿,说吧!”别人刚刚动筷子,吴辰一碗饭,半碗菜已经下肚了,擦了擦嘴,说到。

    “师叔祖,我就是来请您吃饭卖给你压惊,没别的事儿,您接着吃!”袁渊放下筷子,立即给吴辰成了一碗饭。

    吴辰没动筷子,看了看唐建国,表面上平静,他的眉宇间藏着极重的心事,他碗里的饭基本上没怎么东,吃得很随意,吴辰目光落在唐米米的身上,似笑非笑的:“小丫头,你不说有重要的事儿要说吗,你现在可以说了。”

    袁渊,李月英,元月,都放下了筷子,看着唐米米。

    “米米,你有什么事儿等师叔祖吃完饭再说!”

    袁渊看得出来,吴辰很饿,对他而言,现在没什么事儿比让吴辰吃饭还重要。

    “先吃饭吧!”唐米米白了吴辰一眼,觉得这家伙就是故意让自己难堪。

    “我知道你憋得难受,你不说出来,你就吃不好饭,看你吃不好饭,我也吃不好!”

    吴辰满脸笑意:“你还是说出来吧,先事儿说了,大家才能一起痛痛快快的吃饭。”

    “唐米米,既然师叔祖都这么说了,你有事儿就说吧。”

    袁渊什么时候,都是顺着吴辰的,这让唐米米很嫉妒,很生气,这本是属于她的好不好?幽怨的瞪了吴辰一眼。

    唐米米脸色便的凝重了起来:“外公外婆,这件事儿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要不还是等吃了饭我和师叔祖单独说吧!”

    吴辰无所谓,催促道:“老袁头一辈子什么事儿没见过,小丫头,你赶紧说吧,别弄得谁都没心思吃饭!”

    “你这丫头,都到这时候还卖什么关子,说吧!”李月英也说。

    唐米米看了唐建国一眼,唐建国点了点头。

    “米麒麟刚被我们关起来就疯了,吕宗辉被我抓回去没多久,就死了,而且死的很惨,像是被人五马分尸,关押吕宗辉的房间里,墙上用鲜红的学写了一行字:杀人者,奥丁!”

    “而我和我爸仔细点看了监控,从我审讯完吕宗辉后,没人进去过!”

    唐米米神色凝重,盯着吴辰,似是在试探,似是在询问,又似是在审问:“你知道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