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七十九章 你不配做医生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你救了凌叔叔,我尊敬你,但请你不要以为这点微末的功劳,就可以随意侮辱人!”孙越的脸色当即就怒了。

    程玉刚狐疑的问:“吴辰小友,你这是何意?”

    “你根本就不懂以气运针,你只不过是用外力抖动手指,从未让银针震动,从外表上看,十分像以气运针,其实只不过是普通的针法而已!”

    吴辰很生气,世界上有很多职业是很庄重的,而医生是不能开玩笑的。

    如果孙越真的懂以气运针,哪怕他狂一点,目中无人一点,那也是他本应有的骄傲。

    但他却只是一个弄虚作假之徒,如果有人来找他看病,是一般的病就就算了,如果是要命的病,他如此弄虚作假,就等于是草菅人命。

    对这种不拿人命当回事儿的医生,吴辰怒了!

    “你胡说八道,你懂什么叫以气运针,你什么都不懂,居然敢来教训我,你算神么东西!”

    孙越满脸骄横,但神色却有些慌张。

    吴辰没有说话,手里不知何时忽然多了一根银针,只听嗡的一声,吴辰手里的银针疯狂的颤抖!

    他冷冷的眸子盯着孙越:“看清楚了,这才是以气运针!”

    在真的面前,假的无所遁形!

    在吴辰施展出以气运针的绝技的时候,孙越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他虽然不会,但不代表他看不懂!

    “怎么可能,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会以气运针!”

    孙越万难接受,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搜!”就在这时,吴辰手里的银针忽然射向了孙越的手腕。

    “啊!”真的是太快了,孙越根本来不及闪躲,银针全部莫入了他的手腕里,钻心的疼。

    “你个混账王八蛋,你居然敢废了老子的手!”

    孙越的右手因为疼痛而擅抖着,他的脸色变得扭曲。他是一个医生,少小成名,全靠着右手;也是靠着右手里的手术刀,才能在美国创出一片天地!

    但在眨眼间,就被面前的少年给废了。这等于断了他打好的前程,毁了他美好的未来!从高高在上受人尊敬的名流,瞬间就会沦落成普通人,他无法接受!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医院,当着我们这么多人,出手伤人!”

    孙越是市医院未来的招牌,副院长指着吴辰骂道。

    吴辰没理会副院长,冷眼看着孙越:“人人都追名逐利可,这无可厚非。但你用别人的生命,换取自己的名声,你不配做一个医生!被你这只手害了多少人,骗了多少人,你自己清楚!,我废了你的手,是替他们讨回公道!”

    “老子就算骗了几个人又怎样,就算有些人交了钱病没被治好又怎么样?这关你他吗的什么事!你居然废了老子的手,我要杀了你!”

    孙越恼羞成怒,眼睛带着无尽的杀意。

    “孙越,你给我站住!”程玉刚没拦住吴辰,对孙越有点愧疚,却没想到他居然承认了,程玉刚怒火朝天。

    孙越此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哪里还会把程玉刚当根葱?恶狠狠的瞪着眼,扑向吴辰。

    “啪!”吴辰抬手,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巴掌扇在了孙越的脸上。

    “呃!”孙越跟皮球似的,被吴辰拍飞了出去,不可置信。

    “嘭!”孙越重重的落在地上,脸上五道深深的掌印,晕死了过去。

    “你居然敢行凶伤人!”股院长指着吴辰,怒目相向,就要叫保安。

    “够了!”

    程玉刚怒吼一声,此时他神色凝重,有种弄得化不开的哀愁,痛惜的看了孙越一眼。

    “孙越是咎由自取,就算吴辰不这么做,我也会清理门户,这件事到此位置!”

    程玉刚甚是无奈,好好的一个苗子,只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将来肯定会名扬天下。

    他最得意的徒弟,居然是个欺世盗名弄虚作假之辈,

    他现在想起来了,以前很多人都来找孙越看病,但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少。有人向他反映,孙越治死了人,被孙越用钱打发了。

    当时程玉刚找程玉刚谈话,程玉刚也信誓旦旦的说,那是嫉妒他的人在恶意重伤他。

    因为对孙越寄予厚望,程玉刚相信了孙越。

    却没想到,他的爱才之心,让他蒙蔽了心智,他的护短,造成了很多人不可挽回的悲剧。

    程玉刚瞬间老了好几岁似的,无精打采。

    但他的脸上还是强行挤出了一抹微笑:“吴辰小友,真是让你见笑了,孙越毕竟是我的徒弟,我先去给他疗伤!”

    “以后收徒弟,长点心吧!”吴辰丝毫没觉得自己错了,修仙之人本就是随心所欲,随行所谓,刚刚孙越惹怒他了,他就废了他,不服,就来战!

    “多谢小友提醒,我以后再也不收徒弟了!”程玉刚心灰意冷。

    除了留在病房里照顾凌傲天的医护人员,其他的医生都离开了。

    “吴辰小友,你为了救菲菲他爸,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也到中午了,让菲菲她妈留下来,咱们去吃饭!”

    凌家人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程玉刚走了,凌野狐为了缓解气氛,一脸和蔼的对吴辰说。

    “还别说,我还真饿了,那就让老爷子破费了!”吴辰呵呵一笑,没有拒绝。

    “菲菲,给凌云楼的经理打电话,把最好的房间给我们腾出来!”凌野狐对凌菲儿说。

    “已经腾出来了!”凌菲儿脸终于恢复了正常,她早就只会了凌云楼的经理。

    “好,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凌野狐呵呵笑着。

    “妈,我守着父亲,您和爷爷他们去吃饭吧!”凌菲儿很懂事的对方梅说。

    “你去吧,回来的时候把药抓了,给我带些四喜丸子和粥过来就行!”方梅说道。

    方梅把药方给了凌菲儿,四喜丸子,是凌傲天喜欢吃的一道菜,也是她喜欢吃的。凌傲天醒了后,可能要吃东西,她想得很周到。

    “我知道了,辛苦您了!”这段时间一来,最伤心难过的,就是凌菲儿的母亲,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凌家一大家子,加上吴辰,欢欢喜喜的走出了医院,奔着凌云阁而去。

    然而,还没坐上车,吴辰的手机就响了。

    “小丫头,才一会儿没见,就想我了?”吴辰笑着打趣。

    电话里的唐米米鄙夷的说:“你是哪根葱,老娘就是想一头蒜都不会想你!”

    “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嘛,挂了!”吴辰说到。

    “你敢!”唐米米凶巴巴的声音传来,生怕吴辰挂了,急忙说:“知道你出来了,我外公要给你接风洗尘,在八仙楼摆好了酒席,就等你过来了!”

    吴辰说:“凌家大小姐要请我吃大餐,我已经开吃了,就不过去了,让你外公他们多吃点,你都那么胖了就少吃点!”

    听吴辰要和凌菲儿一起吃饭,唐米米就很吃味儿:“我外公那么一大把年级了,生怕你忙,临近中午才给你打电话,足足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你好意思不来吗!还有,我爸有很重要的事儿要问你,你必须的过来!”

    “你爸要和我说啥事儿?”吴辰好奇的问。

    “你来了就知道了!八仙楼和凌云阁只隔着三天街,限你半小时内到!”

    唐米米霸气的说,说完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