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这是狗屁
    凌菲儿是在是太激动了,才忍不住做出那种举动,此时她才发现,家人都在,很多外人都在,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比天边的云霞还要好看。

    “你个混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凌菲儿条件反射从吴辰的身边挪开,如星辰般漂亮的眸子狠狠一瞪,对凌破军嗔怒道。

    “我觉得军儿这个提议倒是挺好好,吴辰少年英才,我家菲儿是女中豪杰,你们站在一起,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凌野狐一张老脸笑意盎然,半开玩笑半认真,也带着几分试探。

    “爷爷,我和吴辰只是好朋友,您要再瞎说,我就把你送回病房,十天不让你出来!”

    凌菲儿脸色羞红,娇滴滴的模样都能挤出水来,故意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来掩饰她的慌张和含羞。

    凌野狐说:“只要你能让吴辰做我的孙女婿,你就是关我二十天,我也认了!”

    “大伯,你看他们,一个老不正经,一个小屁孩,都欺负我!”

    凌菲儿十分委屈的模样,不去找自己的母亲,去对凌傲云诉苦,寻求庇护。

    吴辰的印象中,凌菲儿一直都是高高再上的冰雪女神,却没想到她还有如此娇俏可爱的一面。

    凌傲云轻轻抚摸着凌菲儿的脑袋,溺爱的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亲闺女,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你爷爷和你弟弟都希望你能找一个如意郎君,如果找到了,就努力追求,好好珍惜!”

    凌菲儿知道,大伯这是在指点自己,教导自己,也是在鼓励自己,听了大伯的话,她坚定了心里的某个想法。

    “我知道了,谢谢你,大伯!”凌菲儿十分乖巧,眼神带着流光溢彩,偷偷瞄了吴辰一眼。

    知女莫若母,方梅看透了凌菲儿的心思,仔仔细细有把吴辰打量了一遍。

    她问:“吴辰,我丈夫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阿姨放心,我已经修复了凌叔叔的中枢神经,我给他做按摩,让他好好睡一觉,晚上你们就可以和他聊天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修养一个月,凌叔叔就会完全康复。在这一个月之内,我建议最好是不要让凌叔叔用脑过度,要像普通人那样生活就行!”

    吴辰把写好的药方递给方梅,又说:“这是我给凌叔叔开的补脑的药方!”

    “谢谢!”方梅结果药方,看了一遍,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吴大哥,我说过,只要你治好了我二叔,我就认你做你做大哥!”

    凌破军走了到吴辰面前,恭恭敬敬的,认认真真,十分庄重的给吴辰行了一个大礼:“凌破军拜见大哥!”

    “既然你认我做大哥,我这做大哥的也不能没有表示!”

    吴辰从身上摸出来一块玉,玉上刻着一个图案:“这个玉石你带在身上,能在危急关头,救你一命!”

    “这是道门宗师加持过的护身符?大哥,你居然有这种宝贝?”

    凌破军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着着上面的图案和符咒。

    “爷爷,我大哥说的没错,这的确能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命,您带着最合适!”

    凌破军把玉石递给凌野狐,说道。

    “既然你是你大哥送给你的,这代表着你们兄弟的情义,你要好好带着!”

    凌野狐拒绝,十分郑重的说。

    “既然爷爷这么说,那我就好好带着!”

    凌破军很孝顺,宝贝是的装进了口袋,想着回头去弄一个好的玉穗儿。

    吴辰在和凌家人寒暄的时候,程玉刚给凌傲雄安排好了专门的护理医师,二十四小时陪护。

    这时候,他叫着孙越走了过来:“凌老爷子,对傲雄的后续治疗和疗养,我已经安排了专门的人手,我会给傲雄用我们医院最好的脑部药物,您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请提出来,我会立刻改进!”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辛苦你了!”凌野狐客气的说。

    “这是我们做医生的本分!”

    程玉刚呵呵笑着,然后看着吴辰指着孙越说:“吴辰小友,这是我的徒弟,孙越,他在中医界也小有成就,你们都是年轻人,都是中医未来的抵住,希望你多指点指点他!”

    “指点不敢当,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切磋切磋!”吴辰嘴角喊着笑意。

    “那感情好!”

    程玉刚还以为吴辰说的切磋,是探讨呢,很严厉的对孙越说:“孙越,吴辰比你年轻十岁,但他医术却比我还高,以后你要多像吴辰小友讨教,多像他学习!”

    孙越看到程玉刚对吴辰毕恭毕敬甚至有点巴结的意思,他就很不高兴,碍于程玉刚是他的师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不敢违抗。

    “是师父,我会好好跟这位朋友好好学习的!”

    孙越嘴上这么说,言底深处却带着深深的不屑,面带笑意,却十分虚假:“这位朋友,我现在就像像你请假,请问你是用什么方法治好脑死亡的?”

    吴辰笑着说:“以气运针,移花接木!”

    “能不能说的明白点?”孙越问道,其他医生也都凑了过来。

    “你会以气运针吗?”吴辰问孙越。

    “以气运针是中医极难达到的造诣,几千年来,也不过一手之数。能以气运针的中医,无不是名垂千古的,在下不猜,勉强能做到!”

    孙越神色傲然,以气运针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儿。

    “能否让我见识一下?”吴辰好奇的说,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说自己会以气运针。

    “孙越,这是吴辰小友在指点你,立刻去取银针!”

    孙越的确摸到了以气运针的门槛,这也是程玉刚足以为傲的事情,很多人医学界的人见了他都羡慕他收了个好徒弟。

    但见识了吴辰的针法后,程玉刚才知道,孙越的以气运针,只不过才摸到了门槛,如果吴辰指点他的话,没准他会真正掌握以气运针这门绝学。

    孙越也想打击一下吴辰,在凌菲儿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

    立刻取来了银针,捏住一针,看着吴辰:“这位朋友,要不你来试试?”

    “可以!”吴辰伸出一只手。

    凌菲儿没想到孙越居然会以气运针,有点好奇。

    孙越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越发的得意,瞥了凌菲儿一眼,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只见他手里的银针忽然颤动了起来。

    “真的是以气运针?”凌菲儿确实有点吃惊。

    然而,当孙越把银针扎向吴辰手腕的时候,吴辰居然收了回去。

    “你放心,我认穴很准,不会伤到你的!”孙越以为吴辰害怕,嘴角一抹嘲讽。

    吴辰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的说:“你这也叫以气运针,根本就是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