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七十六章 枯木逢春
    孙越被凌菲儿教训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他想说什么,却发现凌菲儿已经转过了头,不再看他,而是直勾勾的盯着病房里。

    孙越下意识的朝着病房里面看去,原来吴辰已经开始给凌傲天治疗了。

    “他要能治好,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孙越冷哼一声,眼里浮现出敌意。

    吴辰是在医治凌菲儿的父亲,而孙越却这么说,岂不是再说她父亲死定了?凌菲儿心里没好气,表轻微冷,但没理会孙越,认真的看着病房里那个捏着银针的少年。

    凌菲儿的心在此刻,随着吴辰手里的动作在跳动。

    按理说,吴辰在病房里,是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但吴辰却听到了孙越和凌菲儿的对话。

    吴辰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好笑的瞥了一眼外面的孙越,便开始施针了。

    “吴辰小友,我能为你做什么?”程玉刚善意的说道。

    “在一边看着就行!”吴辰头都没抬,捏起银针就扎栽了凌傲天的头上。

    “……”程玉刚杵在原地,既然吴辰让他看着,那他就好好看,认真看,目不转睛的看。

    脑死亡对于世界上任何医生来说,都是不治之症,对吴辰来说,小菜一碟。

    脑死亡无非就是脑细胞死了,激活大脑神经就行了。

    吴辰有很多方法,他用的是一种特殊的方法。

    他修炼了五行炼体术,可以远远不断的吸收木灵元,木灵元有再生的功能,用来医治凌傲天再合适不过了。

    他完全可以不用银针,但为了不那么惊世骇俗,用银针作为障眼法,同时也能起到辅助作用。

    吴辰心中默念天道决的法决,真气按照某种特定的轨迹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真元化作木灵元,通过吴辰的手指,顺着银针,进入了凌傲天的脑袋里。

    凌傲天的脑袋比作厂房,各个径路就是传送带,脑细胞就是传送带上的能量,此是厂房里没有一点能量,传动带断了一节又一节,整个厂死气沉沉。

    而吴辰输送进凌傲天脑袋里的木灵元,脑袋中枢似乎被点亮了,在一点点的修复凌傲天的脑神经,复活脑袋里的脑细胞。

    吴辰一边给凌傲天针灸,一边运转法决吸收从窗口涌进来到木灵元。

    没一会儿,凌傲天的脑袋上密密麻麻扎满了银针,乍一凌傲天的脑袋跟睡着的刺猬似的。

    “呼!”吴辰一口气扎了那么多针,感觉有点累,尝尝出了一口气。

    除了不知道某些穴位以外,程玉刚没看出吴辰用的针法有什么特殊之处。

    “吴辰小友,你这用的是什么针法?”程玉刚跟小学生在向老师请教问题似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套能刺激病人大脑,让病人脑细胞再生的针法。”

    吴辰轻描淡写,似乎这种针法根本就不值一提,甚至都没有名字。

    可程玉刚却满脸惊色:“这套针法真的能让脑细胞再生?”

    “或许吧。”吴辰笑着说,那表情十分的自信。

    “请问小友,这套针法叫什么?”程玉刚眼睛里带着狂热。

    “没名字,我自己瞎琢磨的。”吴辰说。

    “那小友能否给我讲解一番?”程玉刚满心期待。

    “也没什么特比的,就两点,以气运针,枯木逢春!”吴辰说的很深奥。

    程玉刚眼巴巴看着吴辰,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想必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天地生阴阳,阴阳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五行,五行造万物。”

    “枯木能逢春,木最强大的能力就是再生。我这里说的以气运针,就是用了天地间的木元气的再生能力,来修复凌傲天的脑细胞,脑神经!”

    吴辰讲得头头是道,理论是的确是这样,但实际操作起来,就好比一个人想像鸟儿一样在天上飞,对一般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事儿。

    “这种事儿真的可以做到吗?”程玉刚不可置信的看着吴辰。

    “等半小时就知道了!”吴辰笑了笑。

    程玉刚看过去,盯着安静躺在病床上,凌傲雄,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以为这样就能治好脑死亡的患者,真是异想天开!”孙越把里面情况看到一清二楚,对吴辰的做法嗤之以鼻。

    “孙越,你够了!”

    凌菲儿见吴辰停了下来,这才扭头,冷眼看着孙越:“你很希望我父亲死是不是?”

    “菲菲,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这种方法有用,我的老师和医院这么多的专家教授,早就治好凌二叔的病了,我只是关系你,不想看你被人欺骗!”

    孙越看着凌菲儿,一副为她着想的眼神儿。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我告诉你,吴辰不会骗我,他说了会治好我父亲,他就一定能做到!”

    凌菲儿对孙越毅然决然的拒绝,对吴辰毫无保留的信任。

    孙越深黑的眼睛里寒光一闪,看着眼前的丽人,他心中的征服欲,越发的强烈。

    “爸,看情况,吴辰还需要一段时间,要不您先回去休息吧,等二弟醒了,我们再叫您!”

    从等吴辰到现在,已经站了快一个小时了,周凝霜担心凌野狐身体吃不消。

    “我没事儿,你们如果谁累了,就去休息!”凌野狐脾气很倔强,不亲眼在这儿看着,他不放心。

    “爷爷,我累了,咱们去椅子上坐会儿吧!”

    凌菲儿知道凌野狐的性子,走过去,搀着他的胳膊,连拉带拽,总算让他坐在了椅子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凌家的人表面上很平静,表情却越来越紧张,谁都没有说话,气氛越来越压抑。

    “我看你能拖延多久!”孙越望着病房里的少年,已经将其视为了仇敌,不是,是情敌。

    “孙越,医院里有两个特殊的病人,今天下午我就安排你做手术,治好了这两个病人,你一定会震惊皖南!什么小神医,在你面前,就是狗屁!”

    副院长目光有些冷的看着吴辰,在他看来,吴辰和孙越比起来,差这十万八七里。孙越是中医的天才,在西医方面也是一流水准,为了留住他,副院长投其所好。

    “立刻安排,等他一出来,我就去做手术!”

    孙越迫不及待,在他看来,吴辰根本就治不好凌傲雄,而只要他把那两个手术做了,凌菲儿自然会知道,谁才是有真才实学的!

    透过玻璃,吴辰都感受到了深深的敌意,和挑衅,他心里无奈的叹息:这个世界上,怎么那么多自以为是的人呢?

    在凌家人焦急的等待中,在程玉刚满心的期待中,半小时的时间到了。

    “半小时到了,他怎么没醒?”程玉刚认真打量着凌傲天,喃喃自语。

    而就此时,吴辰手里忽然多了一根细长的银针,对准凌傲天的百会穴一阵到底。

    忽然,一动不动的凌傲天猛然做了起来!那种感觉,就跟诈尸似的。

    程玉刚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冷看想看吴辰笑话的孙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几个医师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凌傲云,周凝霜,方梅神情一阵激动。

    “姐,爷爷,我爸醒了!”凌破军第一个喊了出来,他是声音颤抖着。

    听闻这话,凌菲儿和凌野狐几乎是弹跳了起来,急忙走到了病房门口,看到做起的凌傲天,都激动的留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