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七十五章 不要用你的浅薄衡量
    “我能!”吴辰认真的回答。

    凌破军盯着吴辰,看了好几秒,说道:“你的眼睛没有说谎,说明你有自信,自信源自于实力!如果你真能治好我耳熟,我凌破军就认你做一辈子的大哥!”

    “你这儿子,有眼光!”凌野狐呵呵一笑,眼里带着一抹咱寻,对凌傲云说。

    “是!”凌傲云嘴里噙着微笑。

    “天生灵骨,他居然是修道的好苗子!”

    吴辰之前遇到的叶北庭,是刑天之命,刑天主杀伐,只要不死,将来可称为一代战神。

    而这凌破军,居然是修道的好苗子,虽然不是天生道体,但只要一心向道,将来的成就不会次于刑天之命的叶北庭。

    “你这个小弟我收下了!”吴辰对凌破军很有好感。

    “你能不能做我大哥,得看你能不能治好我二叔的病!”

    凌破军年龄虽小,却有一身傲骨。

    吴辰笑了笑,无意的扫了扫旁边,没看到凌傲雄一家人。

    凌菲儿似乎知道吴辰在找什么,解释道:“我三叔不听家主号令,擅自对张家出手,他们一家人已经被我关了禁闭!”

    “嗯。”吴辰点了点头,脸上无悲无喜。

    “吴辰小友,你要医治凌傲天,需要什么,我让人送来!”

    见吴辰和凌家人认识了,一旁的程玉刚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给我一套银针就行!”吴辰说。

    “我带了!”凌菲儿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吴辰上次用过的那套特质的银针,乖巧的递到他面前。

    “你们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好!”

    吴辰笑了笑,走进了凌傲天坐在的病房。

    程玉刚立刻跟了进去,还有几个医师。

    “人多碍事,你自己近来就行!”吴辰扭头,对程玉刚说。

    程玉刚和袁渊是朋友,是有名的针灸大师,吴辰看早袁渊的面子上,让他进来观摩。

    “你们都在外面等吧!”程玉刚心里有些欢喜,终于能再次看到吴辰施针了,他把其他医师拦在了门外。

    “一个小年轻,牛什么牛!”意识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不满的说。

    “慎言,凌老爷子的病就是他治好的,他的医术比院长都厉害!”一个老医师提醒道。

    “凌老爷子身体里不就是进入了一个虫子吗,这种手术我做了不下百例!我当时如果在,轮得到他显摆!”

    三十来岁的医师是院长的最得意的学生,名叫孙越,当年可是被称为神童,十来岁就拜在了程玉刚的门下,十五岁就成了皖南小有名气的小神医,二十岁考上了美国最著名医科大学,二十五岁就拿到了博士学位,和很多外国著名的专家教授做了很多震惊国内外的手术。

    孙越中西医双修,而且在两个方面都取得了傲人的成绩,念成成名,自然而然就有了一些狂傲。

    他这次应老师的邀请,回来皖南,搞一向科学研究,研究一旦成功,市医院的地位和他的名声都会提高好几个档次!

    然而他一回来,就听医院的人在议论一个少年治好了凌老爷子的病,称之为绝世无双的小神医。

    还要医治脑死亡的凌傲雄,在他看来就是天方夜谭,不自量力!

    “这倒是,如果当时你在医院,也不会让一个外人把风头都抢了去!”

    市医院的人虽然知道吴辰医术厉害,但毕竟不是他们医院的人,同行是冤家,对其有芥蒂!

    市医院的副院长问孙越:“孙越,你在美国那么多年,有没有脑死亡被治好的病例?”

    “没有,我和美国的导师以及很多享誉世界的脑科专家专门研究过,想让脑死亡的患者重获新生,除非研发出一种脑体细胞再造的药物或者技术,但这种技术,至少需要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才能研究出来!”

    孙越断然说到,在他看来,让脑细胞死亡的人活过来,无异于让地球倒转。至少一百年内,达不到这种医术水平。

    “照你这么说,吴辰说能治好凌傲雄,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有人讥讽的说道。

    “他根本就是沽名钓誉!”

    孙越淡淡的瞥了一眼病房内的吴辰,满脸冷笑:“谁都知道脑死亡的人是治不好的,而他却说自己能治好,哪怕治不好,也不会有人埋怨他,他根本就是在沽名钓誉!”

    “你们才是沽名钓誉,吴辰说能治好我父亲,就一定能治好!”

    凌家人就在旁便,把孙越等人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凌菲儿不乐意,冷着脸呵斥。

    看大凌菲儿,孙女目光有些火热,因为凌傲云和程玉刚是至交,孙越小时候程玉刚就经常带他去凌家给凌老爷子调理身体,那时候他就喜欢凌菲儿,而凌菲儿也很喜欢和他玩儿。

    而孙女出国后,很少回国,偶尔回来也见不到凌菲儿。

    这次回来,忽然看到当年他喜欢的小女孩儿长得亭亭玉立,美的令人窒息,本来已经湮灭的心思,忽然像草原上的野火一样,烧的的他心痒难耐。

    而孙越去和凌菲儿套近乎,菲儿却对于他及其陌生,儿时的轻易似乎在凌菲儿心里已经荡然无存,只把他当作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一切情感随着时间的加长,都会被冲淡,甚至是忘记,孙越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哪怕重新来过,也也有信心能摘下这朵美丽的玫瑰花。

    然而,凌菲儿对他送的鲜花不感冒,邀请她吃饭,她都是决绝,他拿着礼品来探望凌野狐,凌菲儿也只是礼貌性的说声谢谢。

    而凌菲儿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在谈论吴辰,每次说道吴辰,她的脸上都会挂着一样的情绪。

    这是孙越无法接受的,此时看到凌菲儿当面和喝斥自己,替吴辰说话,他心里很不爽。

    “菲菲,你要知道,脑死亡是世界上的最难攻克的医学难题之一,就算是世界科技最发达的美国,想要让脑死亡患者活过来都需要一百年的时间!在科技和医学相对落后的华夏,相对落后的中医,想要治好脑死亡,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

    孙越含情脉脉的看着凌菲儿,似乎是在好心的提醒,和关系:“菲菲,你也是学医的,千万别被某些心术不正的人给骗了!”

    “首先,我和你只是陌生人,就算小时候认识,也只是最普通的朋友,所以请不要叫我菲菲!”

    “第二,你是华夏人,你是靠着华夏五千多年流传下里的中医成名的,你现在却贬低华夏,贬低中医,你辜负了程院长对你的期望;”

    “第三,美国只是经济最发达,西医最发达的国家是瑞典,而中医在世界扬名的第一站就是在瑞典,瑞典最富盛名的医生曾经说过,华夏中医博大精深,神奇的中医和中草药或许能治好很多世界医学都难以治愈的疾病,只是没有人能找到方法,没有人的医术能达到那种境界而已!”

    凌菲儿义正言辞,摆事实讲道理,凌厉的目光看着孙越:“你只是学到了中医的一点皮毛而已,不要用你学到的那点浅薄知识,和自以为做了不少手术的西医经验,来衡量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