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卷 初露峥嵘_第五百七十四章 同道中人
    “小辰子,有两下子哈!”从公安局出来后,张琳笑咪嘻嘻的看着吴辰,眼睛里在放光。

    “没两把刷子,敢三天两头的来警察局玩儿吗?”

    吴辰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举得自己很有本事的模样。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张琳知道这货经常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怀好意的盯着他:“我们三个大美女为了救你,跑断了腿,你该怎么报答我们?”

    吴辰对张琳就不必说了,对林思雨和凌菲儿是有感激的,患难见真情,自己出了事儿,她们第一时间找证据,来公安局替自己说话,的确该好好感谢她们。

    “我请你们吃大餐,先吃啥随便点!”吴辰大手一挥,大方的说。

    “一顿饭就想打发我们,想的美!”林思雨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似的。

    “林总,你还想要啥?”吴辰问道。

    “男人爱车,女人爱包,你先送我们每人一个最新款的lv包包再说!”

    林思雨这种工作狂很少逛商场,但不代表她不逛,要不然他身上的一副,手里的包包哪儿来的?

    “不就一个包吗,送十个都没问题!”吴辰财大气粗的说。

    “你可算有钱了!”

    没有人比张琳更清楚吴辰现在的财富,一个包才几十万而已,他一天的分红就比这个多,是个包对他来说真不是事儿。

    “你以为我不心疼啊,要不是你们对我好,我才不送呢!”吴辰有钱,但不代把不钱当钱。

    “咱们去买包,买了包,然后一起去吃大餐!”

    张琳兴高采烈,已经想好了几人的行程。

    “张总,林总,不好意思,既然吴辰没事儿了,我想请吴辰先去给我父亲治病!我父亲脑死亡,医生说如果没有办法医治,最多只能坚持一天!”

    凌菲儿表情有些伤感,目光里带着一丝愧疚:“如果吴辰治好了我父亲,你们喜欢什么包我送你们,我请你们吃饭,行吗?”

    “你请算怎么回事儿?我们不差这点时间!”

    张琳笑着对吴辰说:“小辰子,姐姐想起来了,公司里还有很多事儿,今天就放过你!”

    “会所今天有几个重要的客户要去,我也得回去了了!”林思雨善解人意的说。

    说完俩女干巴利落催的走了。

    凌菲儿感激的看了两女一眼,然后对吴辰说:“吴辰,你现在方便吧?”

    “昨天就答应你了,今天去给你父亲治病,就算在忙,也得过去!”

    吴辰一脸笑意,他可不是爽约的人,哪怕今天真的要坐牢,哪怕要被枪毙,他也得先把凌菲儿父亲的病治好,这是男人的承诺。

    脑死亡是指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功能丧失的可逆转状态,闹死亡的人无自主呼吸,说白了,就是死人。在医学上,脑死于是无法治愈的。

    凌家屹立皖南这么多年,积攒了不少财富,用了特殊的药物,特殊的仪器,才让凌傲天暂时还保持着植物人的状态。

    但在高明的医疗手段,都无法让死人复生。

    其实,凌傲天可以说已经死了。要不是遇到了吴辰,凌菲儿都放弃治疗了。

    一家人得到消息后,就早早的来到了凌傲天坐在的病房等着了。

    吴辰来到市医院的时候,凌家人的主要人都来全了,还有市医院的院长程玉刚,以及几名医生,也侯在这里。

    看到吴辰和凌菲儿到了,凌野狐急步走了过来,老远就笑了起来。

    “吴辰小友,你终于来了!”

    凌野狐虽然还是很消瘦,但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不用人搀着,健步如飞,声音洪亮。

    “答应你们的事儿,我自然会做到!”

    吴辰满脸笑意,信心十足的说。

    这话如果是别人说,所有人都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是狂妄无知,这话是吴辰说的,凌老爷子觉得理所当然。

    凌家的其他人都细细打量着吴辰,见他皮肤白皙,相貌端正,气宇不凡,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都微微点头。

    “吴辰,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凌菲儿这时候上前一步,把自己的家人介绍给吴辰认识。他指着一个中年人说:“这是我的大伯,凌傲云,他在最关键时候的支持我,我才做了凌家的家族,我们才能结盟!”

    凌傲云一袭青衣,青衣上绣着白云,青竹,温文尔雅,仿佛从古代穿过来的,仙气缥缈,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居然是道门中人,而且道法不浅!”

    吴辰一眼就看出凌傲云有道家气息,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凌大伯好!”

    “同道中人,而且他的修为比我深!”凌傲云看到吴辰的第一眼,就发现了这个事实,而却越是细细打量吴辰,越看不透他。

    “菲儿嘴里时常念叨你,说你是少年英雄,年少有为,今日一见,若然气宇不凡!”凌傲云含笑点头,惹得凌菲儿俏脸一红。

    “这是我伯母,周凝霜!”吴辰指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说道。

    周凝霜是凌傲云的妻子,是凌家古典服装行业的主要负责人,平日里都是古装打扮,从小饱读诗书,身上有种特殊的古典美,就好像她生来就是穿旗袍的,旗袍就是为她为设计的。

    “多谢你救了我父亲的命,我弟弟命,也拜托你了!”

    周凝霜口吐幽兰,声音细润,听她说话,是一种享受。

    “我绝不会让伯母失望!”吴辰看到周凝霜,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他母亲也是出自大家闺秀,说话也是那么动听。

    “这是我母亲,方梅!”凌菲儿指着和自己有几分想象的女子说道。

    方梅肤若凝脂,顾盼生辉,有着现代都市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美的也是一塌糊涂,她就是二十年后的凌菲儿,凌菲儿就是年轻时候的方梅,两母女站在一起,更像姐妹!

    周凝霜和方梅都是中年女人,但因为保养的好,看上去顶多也就三十来岁的模样,像两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但眉宇间,也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是两个当代女强人!

    “我丈夫的病,就拜托了!”方梅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一种托付,一种希望,和一种感激。

    “阿姨,您放心,今天晚上你们就能一家团聚了!”吴辰笑着说道。

    “吴辰,这是我大伯家的孩子,我弟弟,凌破军!”

    最后,凌菲儿指着哪个比她稍微挨一点,不到二十岁的俊美少年。

    凌傲云虽然是老大,但结婚比较晚,他的儿子反而比凌菲儿小几岁。

    凌破军活脱脱就是凌傲云的翻版,可能收到了他老子的影响,身上也有一种超然的气质。

    “你真能治好我二叔的病吗?”凌破军是凌家出现的人中最小的,但也是唯一个质疑吴辰的人。

    其实凌家人都有质疑,但因为凌老爷子的事儿,大家都对吴辰抱有希望,不想想说这种伤和气的话。

    “破军,怎么跟你吴大哥说话呢,没规矩!”凌野狐训斥道。

    凌破军却没有因为凌野狐的话而道歉,他并不认为自己说错了,直视着吴辰,等着他的回答。